夜间
电子书屋网 > 重生网游大时代 > 第001章 重生200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本书算是400万字完本小说《网游之金庸奇侠传》主角的现实生活,没看过的可以先去看看《网金》,其游戏设定对本书开篇有关MUD游戏开发情节有一定的帮助。但并不强求,毕竟是12年前写的小说,现在未必符合大家的口味,只是参考建议。)


        

“方杰,快过来,春晚开始了!”


        

“不看,我要复习!”


        

“这孩子……平常也没见他这么认真学习,大过年的做样子给谁哪……”


        

“你少说两句!还有半年就高考了,孩子肯认真那是好事!声音关小一点,别影响到他……”


        

卧室内,方杰皱着眉头,端坐在满是高考试卷习题集的书桌前,手里转动着着铅笔,时不时停下来在草稿纸上写下几个字。


        

如果凑近观察,就会发现草稿纸上写的并非是什么数学公式,而是标题为《未来发展纲要》的计划书。


        

三大远景目标:


        

“1、至少考上一所211大学,至少拿到博士学历。”


        

“2、至少找一个好老婆,至少一儿一女,最好是龙凤胎。”


        

“3、至少在一个领域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至少登顶一次全球首富。”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三大优势:


        

“1、重生到2000年,先知先觉。”


        

“2、学霸回归,一目十行,过目不忘,兴趣广泛。”


        

“3、前世40年生活技能积累,游戏、编程、互联网+、证券、心理学、玄学……”


        

三大劣势:


        

“1、家境普通,白手起家。”


        

“2、时代局限,软硬件基础差,尤其是互联网环境,目前网民基数少。”


        

“3、自身性格缺陷,太过理性、完美主义。”


        

综上所述,结合历史、当下实际情况以及自身兴趣爱好,最合适的发展路线为:


        

【以网游产业为核心,以文娱事业群为主体,以互联网+为助推器,打造全文娱商业帝国!】


        

写下最后这句话并标上重点,再将这份计划书检视了一遍,觉得没什么大问题后,将其来回反复撕成碎片,塞入了上衣的口袋中。


        

再将铅笔放入笔筒内,把桌上的所有书籍、资料、纸张,全部规整好,码整齐。


        

半个小时前,他发现自己重生到了2000年2月4日。


        

前世身为学霸的他,无聊之余曾看过无数重生小说,自己也写过重生小说,所以只用了5分钟就完全接受了这个现实,然后简略地写了一份目标纲要。


        

重生后,他还是他,但又不再是他了。


        

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母亲于桂芬端着一杯牛奶,手里还提着个红褐色的古董热水袋走了进来。


        

“天冷,喝杯牛奶暖暖身子,喏,热水袋放你这儿啦……”


        

抬眼看着母亲,方杰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你傻笑个什么?”


        

见儿子笑的莫名其妙,于桂芬不由得摸了摸脸,又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穿着,以为哪里不对。


        

方杰笑吟吟地道:“没有。就是觉得妈你今天特别漂亮。”


        

于桂芬顿时眉开眼笑:“行啊,没想到我这木头儿子也会夸人了!今天除夕夜,学习也不赶这么点时间,陪你爸看会儿电视去。”


        

方杰本想摇头拒绝。


        

春晚有什么好看的,味同嚼蜡,再说又不是没看过2000年的春晚。


        

过目不忘的他,清晰记得春晚每一个节目的内容,已经毫无乐趣可言。


        

有这时间,还不如思考一下未来发展的细节问题,或是刷刷题,找一找高考状态。


        

不过,想起重生前父母那已然老去的样子,心中就忍不住一阵唏嘘。


        

反正这辈子肯定是躺赢的一生,没必要急于一时,多陪陪家人是应有之义。


        

“好,看一会儿去。”


        

方杰应了一声,喝了一口牛奶,心中祈祷千万别是什么小鹿奶粉的同时,抱着热水袋起身,跟着老妈出了卧室。


        

这会儿家里还是42平米的单位福利房,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带阳台的格局,与后世普遍100平米以上的房子相比,稍显拥挤,但更有家的温馨感。


        

前两年国企改革、房产改革,家里花了2万多把这房子转成了商品房性质,于桂芬下岗在家待业,全家仅靠在大型冶炼国企建筑分公司供应科当科长的方万兴维持。


        

见儿子出来了,沙发上的方万兴拍了拍旁边位置,欣慰地一笑:“坐这边看。认真学习是好事,但要抓住事情的主要矛盾。今晚是大年夜,陪家人过年才是现在的主要矛盾。”


        

方杰微笑着点了点头。


        

他知道这位父亲是个很传统严厉的家长,在家一言九鼎,眼下这话看似是说教,实则是在褒扬。


        

方万兴在单位也是个说一不二的主,大型国企建筑分公司供应科这种实权部门有自己的独立办公楼,甚至还有个后花园,而不是只有一个科室的那种水货部门。


        

他虽然只是个科长,却是供应科的一把手兼支部书记,是私营老板们人人巴结的大财主,之前是分公司团高官,现在是分公司领导班子的第一候选人,前途无量,官威很重。


        

见一向心高气傲的儿子没有不耐烦,方万兴心中略感诧异。


        

也许是觉得儿子好像比以往沉稳了,藏着心事的方万兴斟酌着道:“方杰,你现在已经是大人了,有个事想让你帮我参谋参谋,毕竟这事跟你也有很大关系。”


        

“啥事?”


        

正无聊看着春晚的方杰顿时来了精神。


        

方万兴沉吟道:“现在有几个关系不错的私企老板,有意想请我去那边当副总,工资3000/月,年终奖再发3万。可这一步一旦走出去,就没有回头路了,你马上要上大学,爸现在这么点工资都不够你交学费的,我有点拿不定主意,想听听你的意见。”


        

“唔……”


        

前世的时候,父亲也曾找他参谋过,他当时是目光短浅地投了赞成票。


        

如今有了重生记忆,某学霸开始重新思考这个问题。


        

不谈什么年终奖,光是月薪3000,在2000年都算是高薪了。


        

这会儿企业效益很差,普通工人的工资拖欠几个月都发不出来,方万兴这种正科级国企干部,每个月扣掉三险一金后,也只能领到一半多一点的工资,差不多800块钱的样子。


        

1998年教育改革之前,大学学费分为公费和自费。


        

公费就是几乎免费,200块钱学杂费,自费也不多,3000以内,一般都是2000/学年,毕业之后还包分配!


        

而98年教育改革之后,刚好赶上的80后这一代相当悲催,2000年的学费普遍达到了5000以上,艺术类专业甚至要12000,毕业后自生自灭。


        

不过,上辈子就已经是亿万富翁的自己,这辈子更不可能为钱发愁吧?


        

而且如果10年之后再看国企的这份正科级岗位,那是真香……


        

其实要不了10年,只要再坚持个1、2年,抗住这波国企改革阵痛,配以国家加入WTO带来的经济红利,父亲一定可以进分公司领导班子,甚至未来有可能进大公司领导班子!


        

方杰小时候就没怎么吃过苦,90年代初像健力宝这样的奢侈饮料,曾堆满过阳台,他父亲虽然从不收受贿赂,但架不住人家过年过节礼尚往来送点吃食饮料什么的,根本拦不住。


        

科长都如此,如果以后进了大公司领导班子……


        

“唔,看来远景目标还得加一条:父亲升官,自己发财,成为一个富一代的同时,努力当好一个官二代……”


        

不过这几年,建筑公司供应科这种本来油水很厚的国企采购部门,比其他部门还惨。


        

公司一边要完成建设任务,一边又没钱购买建筑材料,只能靠赊欠,而方万兴干的就是专门打欠条,扯下脸皮到处求供货商们借材料的活儿。


        

一方面面临公司领导们的工作压力,拿不到材料就是工作不得力,另一方面整天被私营供货老板们讨债,他们还振振有词——我们当初是信你方科长才给赊货,我们讨债不找公司,只找你!


        

于是方万兴现在是一头的包,随时有可能遭遇打击报复,天天到处躲讨债的不说,还两头不是人,儿子学费压力是一方面,工作压力也占了很大的因素。


        

大致了解这些情况的方杰考虑了一番后,给出了自己的建议:“我认为继续留下来比较好。国企改革已经有2年,基本上到了尾声,今年国家马上要启动WTO谈判,一旦入世成功,社会经济将迎来一个巨大的飞跃!”


        

顿了顿后,迎着父亲那惊异莫名的目光,方杰微微一笑:“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再坚持一下就能迎来曙光!此为天下大势!不可逆转!”


        

听完这番话,死要面子的方万兴道:“你一个高中生,平常也没见你看新闻联播,居然还知道国企改革和WTO,是高中政治课本里学的吧?你的意见不一定正确,但很重要,我考虑考虑……”


        

方杰不禁莞尔,又点拨了一句:“私企老板之所以找你去当副总,恐怕只是想借用你在国企里的人脉关系,可一旦你脱离体制太久,人走茶凉,也就没什么利用价值了,非长久之计啊……”


        

方万兴神色猛地一震。


        

一语惊醒梦中人!


        

见父亲似有所悟,方杰嘴角一翘,转移话题道:“爸,这个小品挺好看的。”


        

这会儿家里25寸的“大彩电”正在播放着小品《卖拐》,这应该是本届春晚最大的亮点,自然要分享给父亲。


        

果不其然,一向严肃的方万兴便时不时地哈哈大笑起来,紧锁的眉头总算舒缓了下来。


        

看着老爸开心畅笑的样子,方杰笑着笑着,不由得眼眶有些湿润。


        

能重活一回,真好。


        

陪着父母看春晚,一直守夜快到凌晨时分。


        

“你去门口把鞭炮放了。”


        

方万兴指了指茶几上的一个2000响。


        

这会儿省城已经实行了禁鞭令,但铜城这个三四线小城市并没有,而且就算禁也禁不了,毕竟法不责众。


        

拿起鞭炮正要出门,方万兴带着揶揄的笑意递了根红塔山的烟给他:“用烟点。今天过年,允许你当面抽一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偷偷抽烟……”


        

方杰不由得哭笑不得。


        

他确实是个老烟民,初三就学会抽烟了,加上重生记忆,他现在的烟瘾更大。


        

这事儿说起来跟他爸有关。


        

有一次方万兴收拾柜子的时候,发现有一条阿斯玛放了很久已经受潮没法抽了,于是就扔进了垃圾桶,结果被方杰看见了,又偷偷捡了回来,然后到学校分享给了他的那些狐朋狗友。


        

要知道八九十年代的时候,阿斯玛算是仅次于红塔山的高档烟,7块钱一包,一般人抽的都是2块钱一包的红双喜甚至5毛钱一包的游泳,阿斯玛他们可抽不起。


        

所以即便是受潮的烟,也依然很有吸引力,可以用来装逼。


        

于是不光是他,班上不少男生都被带进了坑。


        

既然老爸今天好不容易“开明”了一次,老烟民的方杰当然是来者不拒。


        

笑嘻嘻地接过烟,点着,十分熟练地吸了一口,过肺,吐出烟圈,忍不住评价道:“啧,还是现在的红塔山带劲!”


        

方万兴一脸懵逼。


        

看儿子抽烟的动作和神韵,要说没有个十几年的烟龄他可不信,可儿子明明才高三啊,难不成小学就开始偷偷抽烟了?


        

罢了罢了,儿子马上就去省城读大学,想管也管不了。


        

零点到来,正式步入千禧龙年。


        

放完鞭炮进屋,父母跟他招呼了一声,让他早点休息,然后就回主卧睡觉去了。


        

方杰顺手将客厅茶几上的打火机和红塔山揣进兜里,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上下左右观察了一下自己的房间,虽然面积小,但家具并不少。


        

一张单人床,一张用玻璃压着各种老照片的写字桌,一个摆满了各种书籍的书架,一个带着椭圆形穿衣镜的穿衣柜,以及一张大方桌。


        

所有家具刷着金黄色的漆面,很有年代感。


        

挨着书架的,还有一台很有违和感的洗衣机,洗衣机的一旁就是阳台大门。


        

来到阳台,点上一根烟,趴在阳台栏杆上,一边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着烟,一边静静地望着右前方百米处的一栋筒子楼。


        

目光习惯性地定格在倒数第二层的某户客厅窗户,那里正亮着灯,一个靓丽的身影正坐在窗前不知道在干嘛。


        

他认识那人。


        

“呵,李晴。”


        

方杰嘴角一翘,心里头变得火热起来,这可是自己暗恋了6年的小情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