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僵尸:我又被九叔挖出来 > 29、简陋的下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借用蜻蜓点穴的墓穴再次安葬林穆,这也是九叔没办法之中的办法。


        

任发生辰八字属金,而墓穴属于水,明日属木。


        

木克土。


        

三者结合,五行相生,刚好能够克制生辰八字属土的任老太爷。


        

可惜,九叔不知道,林穆的生辰八字是属火的。


        

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


        

不然,一定不会选择那蜻蜓点水的墓穴。


        

那个墓穴是比较小,要棺材树立安葬才能吸收到地气。


        

蜻蜓点水,一点再点不会点在同一个位置。


        

但九叔也有一句话没有说。


        

之前点过的位置会诞生大地气卵,只需要把任老太爷之前的墓穴棺材之下的一个石卵挖走,放在一起安葬。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就能再次的使用这个蜻蜓点水之穴,不过需要在更高的山头上,九叔昨天就是去挖那石卵的。


        

不然也不可能那么快就找到合适的位置安葬林穆。


        

对于分金定穴,九叔可是有一套非常严谨的原则,这是属于他的道,不容亵渎。


        

当太阳再次高挂在天空时,秋生才回到任府的祠堂,任老爷特意吩咐过,没人阻拦他。


        

秋生见到任府家丁拿着扁担粗麻绳,想要靠近任老太爷的棺材。


        

虽然精神非常疲惫,但也记得九叔的吩咐。


        

“你们做什么,别靠近棺材!”


        

快速大步超前,想要制止这几个家丁,可他忽略自己的身体已经差不多被小玉吸干了。


        

才迈开两步就腿软了,整个人趴在地上。


        

“不要...靠近棺材!”秋生虚弱的声音,从地面上传出。


        

“哼,还有得救,记得我的吩咐。”


        

这时,一道严厉的声音在秋生耳边响起,顿时让他稍微恢复一点精神。


        

“师父,我...好困啊!”


        

“你啊,麻烦几位大哥帮我把他扛到一边去!”九叔摇摇头,也清楚现在不是教训徒弟的时候,朝着家丁们说道。


        

当秋生靠在椅子不到两秒就睡熟后,九叔就准备出殡了。


        

“我这是出殡,还是出嫁呢?”林穆躺在棺材里,不由得感叹一声。


        

他为了早点完成系统的选择,也没有怎么闹腾,任由九叔给他盖了一条红头巾。


        

红头巾,这可是新娘出嫁时才盖上的,怎么会给死人盖上呢?


        

安葬前夕,正常流程是必须收敛遗容,重新换装的。


        

“任老太爷,很抱歉打扰你。安葬需要杜绝人气,原本是要在你嘴里放铜钱,但是我也知道你会很不舒服,所以给你盖条丝巾,算完成了。”


        

九叔担心会惊扰到林穆,只是打开棺材,恭敬的说完后,就在他脸上放了丝巾算完成仪式了,把能简化的全部省去。


        

原本整理尸身,出殡这一流程走下来,起码得一两个时辰,但九叔却用了十分钟,就完成搞定了。


        

而且那红头巾,是直接用牌匾上的红布。


        

随着一切准备就绪,九叔打头阵,身穿道袍,手持桃木剑,脚踏七星步。


        

开始朝着任家镇的西南方前进。


        

他的身后跟着四位精壮抬棺家丁,原本是要八位的,但九叔担心会出现麻烦事情,认为人数越少越好。


        

而作为至亲的任发和任婷婷两父女,不敢回任府昨晚直接跑去自家开的客栈去休息了。


        

任发等到太阳完全升起才敢上山等待九叔的到来。


        

至于任婷婷,不知道是太害怕了还是怎么,捂着臀部说不去了。


        

任发也没有强求,他其实也不想去。


        

走在山路上,阳光映照之下,九叔精神饱满,油光满面,看来那千年元参的功效不错。


        

起码让九叔能够摆脱病怏怏的状态,不会像昨天那天,连任发都能看出他的虚弱。


        

一路上非常的顺利。


        

一行五人,很快就达到了海边上,最高的一个山头。


        

“九叔,上来喝茶,吃点心,现在距离未时还有半个时辰!”


        

任发带着个家丁,笑容满面的朝着九叔打招呼,不过目光却不敢停留在那个棺材上。


        

“嗯!”九叔一早就来到任府忙活,也是饿得了,没有和任发客气。


        

“往下挖三尺!”九叔一手拿着点心,一边让家丁朝着他点位的地方开挖。


        

三尺也就是一米,很浅刚好能把棺材完全掩埋。


        

林穆这次的下葬没有法葬。


        

没有二胡唢呐演奏。


        

九叔也没有起摊坛法台作法,纸钱纷飞。


        

甚至连最重要的墓穴阴契,那是能够通天达地,证明这个穴位只属于林穆的。


        

九叔都没有给他办置。


        

一切从简。


        

任发也不介意,如果昨晚林穆不跳出来,让他献血的话。


        

他一定会大搞特搞。


        

办得声势非常宏伟,让整个任家镇的人都知道,任发是个大孝子。


        

现在,墓穴却很简陋。


        

比一般村民的还要寒酸。


        

不过,林穆也不在意,起码有副棺材躺着,而不是草席卷着。


        

“没问题吧,九叔?”任发担心棺材里面的林穆会跑了,所以小声的朝着九叔问道。


        

九叔撇了他一眼,正常的流程,出殡,下葬。都需要孝子在场,观瞻遗容,哪怕是一副骨架也得让族亲见一下。


        

但任发昨晚就说了,一切从简。


        

原本他都不想出面的,但在九叔的坚持下,还是胆战心惊的上山了。


        

“嗯!”


        

今天的九叔,除了骂秋生时,有一些情绪波动。


        

其余的都是很平静,言语极少。


        

这很不正常。


        

“九叔,未时快过了!”任发很焦急,太阳已经过头顶,大约接近两点,不断的催促九叔。


        

“哦!”


        

“下葬!”九叔没有挥舞他的桃木剑,也没有让所有人回避。


        

已经知道林穆早就尸变了,多余的告诫,担心生人冲撞什么都没必要了。


        

“九叔,我先回去了!”任发见到了墓坑挖好,棺材也要下葬了,就直接想要溜了。


        

“嗯!”


        

当棺材几乎全部埋在土里,只剩下一面时,九叔才从椅子上起来,走到墓坑旁边,仔细查看有什么遗漏没。


        

从九叔给林穆盖上红头巾时,他的心里就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当天边飘来一大片乌云,九叔的心脏乱跳,太阳穴也在不断鼓动,立刻让所有人全部撤离。


        

一时间,整个山头就剩下九叔一人。


        

独自的掩埋林穆。


        

随着铲子上下纷飞,九叔虽然很久没有亲自动手,但底子还在,很快就被棺材完全掩埋了。


        

并且还把那石卵让在墓碑下方,安置在坟头。


        

让路人知道这里是个坟,不会从上面跨过。


        

但此时,天上的乌云已经遮盖住了天空,周围漆黑到连墓碑上的字都看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