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僵尸:我又被九叔挖出来 > 23、收拾局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嗯,你很想我死,难道你...”听到阿威说这话,任发顿时发现什么,疑惑的转头看向了那具无头的僵尸。


        

阿威也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立刻捂着自己的嘴巴,目光也不敢和任发直视,还偷偷的挪向门口。


        

“阿威队长,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九叔也很好奇,为什么阿威刚进来,就跑向任婷婷,而且还忽略了任老爷呢?


        

结合刚才的话,好像里面有猫腻。


        

在九叔和任发的步步紧逼下紧逼下。


        

阿威退无可退后,就只能坦白了。


        

原来,阿威从任府出来后,就遇到了那风水老道,两下就被制住了,并且透露了任老太爷依旧被搬回了任府。


        

阿威的嘴巴,一向是添油加醋,为了私心会自动增加额外的画面。


        

黑袍老道问起四目,结果阿威为了保命,就顺着胡乱回答。


        

让那黑袍老道以为这是四目的计谋,让任威勇吸食三代血亲的鲜血,想把它祭炼成飞疆。


        

听闻后,就赶紧跑到任府抢尸体。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这一切,都是阿威胡说八道搞出来,让那邪道误会,导致差点害死了这里的五人。


        

没有意外,阿威被秋生打出去了,任发也直接让阿威不用当保安队长,直接滚出任家镇。


        

任家镇是任家的镇,什么都是他说了算。


        

任婷婷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哼了一声,但目光依旧停留在秋生身上。


        

九叔也给了阿威一道符。


        

今晚他可是元气大伤了,不找回点利息,怎么过得去呢。


        

那符篆是引灵符,能吸引脏东西的。


        

遇到了脏东西后,担心怕死的阿威就会跑去找九叔帮忙。


        

这样,他能赚多点钱,买些补药。


        

“九叔,先父的尸身?”死里逃生的任发,依旧挂念着林穆,不枉林穆为他弄死黑僵,报了这仇。


        

“秋生,文才,赶紧把棺材搬进来!”九叔朝着任发压手,表示已经知道他的意思了,然后朝着连个徒弟喊道。


        

“好!”文才手臂受伤了,九叔敷上糯米之后勉强能够帮忙。


        

但主力还是秋生。


        

所以秋生也没有废话,直接走出去。


        

很快,两人合力,拖着一副几百斤的棺材进来。


        

九叔在祠堂内,找了一条干净的红布,盖住了林穆的脸,他不想被人发现异样。


        

这算是属于他们的秘密。


        

九叔也在想,他是在养尸呢?


        

还是供奉个长老?


        

在九叔的嘱咐下,秋生轻轻抓起林穆的双腿,而九叔却抓着他的肩膀,非常小心的把他给放回棺材内。


        

秋生不知道九叔为什么要那么小心,生怕弄疼这尸体一样。


        

而九叔,如此近距离的看着林穆,心里有些担忧。


        

也害怕林穆会因为被弄疼了,从而暴起伤人。


        

以他现在的实力,哪怕是再来一具跳僵,也能轻易杀死在场所有人。


        

很明显,他手中的这具僵尸,虽然没有正在见识过真正的实力,但也清楚是个非常可怕的存在,一定要小心伺候。


        

把林穆安置好后,九叔还让文才好好的把棺材擦干净。


        

“任老爷,令尊的尸身暂时按照在祠堂内。千万不要打扰他。”


        

“可是,九叔,这一片狼藉,总不能让先父在这里...停放吧”任发说话有些吞吐,其实他是害怕林穆又跑出来,找他捐血。


        

“任老爷,还是停放在这里比较好,迁葬什么也可以直接前往后山,不用浪费人力!”


        

九叔也是有一番打算。


        

已经证实了棺材里躺着的是一位大爷,他现在法力耗尽,元气大伤。


        

加上文才秋生都还没长大,贪玩人性。


        

如果伺候不周,惹恼了那大爷,就有得受了。


        

所有,九叔秉着一个死孝子不死贫道的心,劝说这任发,把林穆躺着的棺材,停放在任府。


        

“可是,九叔,我们这...也没有像你这样法力高强的高人看守啊!”任发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不想把这棺材停放在任府。


        

“秋生,你今晚守在这里。”


        

九叔看了任发一眼,眼睛稍微缩了一下,然后朝着秋生大喊,想让让这大老爷安心。


        

“秋生他...能行吗?”


        

“秋生,任老爷说你不行。”


        

秋生和任婷婷正在聊天,吹他如何厉害,一人扛住好几个僵尸什么的,也听不清九叔在说什么。


        

隐约听到‘他不行’这个词语,他立刻就激动了。


        

“师父,什么不行啊,我很能行?”秋生走过来,大力拍着胸膛,自信的说道。


        

“那好,你今晚守着任老太爷,我带着文才去治疗伤口!”


        

“啊!师父!”秋生这才明白,他被师父坑了,转头看向那安静如常的棺材,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脚底突然冒出一丝寒意。


        

“好好守着,不要到处乱跑,昨晚都见不到你,今天又睡了大半天。”九叔伸手拍在秋生的脑袋上。


        

如果之前对抗那黑僵时,这秋生突然乏力,也不至于墨斗线被毁掉了。


        

随着黑僵被彻底的消灭,笼罩在整个任府的黑雾全部消退了。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月亮依旧很明亮,照在这气势恢宏的建筑上。


        

许多家丁,仆人都纷纷醒来,管家也在任府寻找着任发和任婷婷的下落。


        

“师父,你留下来陪我不?”一想到他独自留在这里,秋生开始害怕了,学文才那样跑去拉扯九叔的衣角。


        

但被九叔一巴掌扇开了,他带着任发一起出去,去找家丁进来打扫。


        

很快,任发的出现让所有的家仆都吃了定心丸,安静的听从管家的调遣。


        

而九叔也吩咐秋生,在家丁打扫的时候,千万不要靠近棺材5米之内。


        

很快,祠堂的大门已经关闭了,破损的地方也由其他的木料暂时填补上,只留下秋生一人,还有几根明亮的蜡烛,陪着林穆一起睡觉。


        

“唉,为什么那么倒霉呢,好想搂着小玉啊!”秋生给自己整了张简易的木床,躺在上面发牢骚。


        

当林穆听到小玉时,不禁想起了那个年方19,能跟九叔对拼几个回合的美丽女鬼,受秋生三炷香,从而用身体报恩的董小玉。


        

当然她的美丽是生前,但谁死了,样貌都会很丑。


        

任家镇郊外的某个树林上空,一道雪白的靓影迅速飞掠而过,最终停在任府附近。


        

刚才,黑雾弥漫,她也知晓里面有法力高强的修士在作法,不敢靠近。


        

俏容上挂着担忧。


        

原本今晚,在一座灯火通明的院子。


        

院中,有间华丽奢侈的房间,董小玉带着幸福的笑容,正等待一位佳郎。


        

可是,她等了很久也等不到。


        

只能。


        

主动出击。


        

千里送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