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离婚签字时我重生了 > 第四十八章 他有些不对劲(求票求收藏求支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已深,万籁俱寂。


        

城市里的万家灯火也渐渐熄去。


        

风从城市里空隙里穿过,拂过男人短而碎的发丝。


        

黑暗中,男人清冷的眸子里一片寂黑,如这黑夜。


        

他穿着合体的黑色衬衫,每一颗钮扣都扣得规规正正,衬衣上没有一丝褶皱。


        

薄薄的布料下,是块垒分明的身躯,富有张力。


        

时励端坐在木制长椅上,一动不动,犹如一尊亘古存在的神邸雕塑。


        

张妈站在庭院中,远远地望着,眼里满是担忧。


        

先生好久没有这样过了。


        

但先生这副模样,明显无法靠近。


        

张妈迟疑着掏出手机发短信。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原本静默着的男人耳朵突然轻轻地颤了颤,像发现了猎物的野豹一样抬眼看了过来。


        

张妈感觉到风都吹不动了,吓停了般。


        

她一抬眼,就看到了那双慑人心魄的凌厉黑眸。


        

如同最浓重的墨色,没有一点波澜,却能溺毙吞噬掉世间所有颜色!


        

时励眯了一下眼,瞳孔慢慢收缩。


        

张妈的手机啪的一下掉到了院里的地上。


        

手机屏幕上来不及发出的那条短信像被海浪冲岸的鱼儿,静静地躺在那里。


        

‘先生好像又要发病了,昨天凌晨四点我起夜发现他就在阳台上坐着,今天六点回家,到现在还没睡。’


        

时励慢慢地收回目光,抬头看了看天。


        

张妈颤抖着手把手机捡了起来,赶紧按了发送键。


        

片刻后,张妈收到了回复,只有短短几个字:‘通知所有人离开鹭园。’


        

同时,值守各道门禁的保安也收到了紧急频道来的信号:锁门后,即刻撤离鹭园。


        

沉寂的鹭园暗流涌动,一道道特制的黑色雕花大门快速合拢,安保人员全部紧急从早就安排好的特别通道撤离。


        

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尽可能地放轻动作,生怕脚步声惊醒院中二楼阳台上坐着的那位主。


        

时励仰望着天空,眼皮微掀,眼底划过一道冷冽至极的光,唇角慢慢勾动了一下。


        

与此同时,时氏大厦的信息安全中心,灯火通明。


        

所有被紧急召回来的电脑尖端技术人才都如临大敌地盯着眼前的电脑屏幕。


        

一串串急速跳动的代码像是飞流直下的瀑布一样滚动着。


        

无论他们怎么操作,他们都进不去时氏的终端操作台。


        

只能眼看着数据一点一点的被人窃取复制,流向未知的危险所在。


        

安全中心负责人紧紧的拽着自己的领带尾端,力度大到几乎要把自己勒闭气,他自己却似乎感觉不到,瞪着电脑屏幕的两眼渐渐充血,目眦欲裂。


        

“程总监,是我们没用,这波攻击来得迅猛激烈,短短三十秒就攻破了我们时氏引以为傲的防火墙,我们几乎毫无抵抗之力。”


        

程风亭用力地锤着桌子,却根本无法发泄掉心里堆积的那股子怒火和羞恼。


        

“是我们大意了,也不知道对方窃取了哪些东西,要用到哪个领域……我们应该第一时间就汇报给总裁的!如果他在,或许我们不会输!”是他的骄傲和大意造成了现在局面。


        

程风亭正要给时励汇报,一个电话先打了进来:“时氏的数据中心是不是出问题了?”


        

“是,我们被攻击了,对方目的不明却极其凶残,我们没有还手之力。”程风亭挫败无比地道。


        

“对方很强,我已开启时氏终极权限临时密钥验证功能启动拷贝即毁程序,对方却轻而易举的破解了,幸运的是,她没进核心数据库,只进了民用库,拷走了部分对时氏没什么实质损害的东西。”


        

听了师傅的话,程风亭一下子愣住了。


        

攻停时氏安全中心,竟然只是为了进民用库拷东西?!这人是脑子多不正常啊……时氏任何一个数据段都能在国际上卖出天价……


        

“匪夷所思吧?我活这么大年纪,也没见过这样怪的人,得了,我抢线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事。嗯,时总那边我没通知你,你不要惊扰他。”程风亭的师傅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程风亭握着手机好一阵没说话。


        

听到消息的程序员们却欢呼雷动,声音大到差点把房顶都掀翻。


        

“太好了,我们不用被时总死亡凝视了。”


        

“嗯嗯,谢天谢地谢菩萨,谢谢我阿妈把我生得甘靓仔才躲过这一劫。”


        

刚说完这一句,电脑屏幕变黑了,一秒后,上面出现了一行字:兄弟,你的脸皮简直存到令我都叹为观止。


        

这行字只出现了几秒就消失了。


        

再之后,所有电脑的操作都恢复了正常。


        

那人来得突然,走得潇洒,还留下一句调侃让时氏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安全中心的画风因这一句话画风突变。


        

大家都开始研究起这个靓仔靓不靓了。


        

程风亭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快两点十分了。


        

一两点正是人最困的时候,大多数的人好梦酣。林星移看着闪烁不已的手机屏幕,略略犹豫了一下才点了接听键。


        

“喂?是秦医生吗?是老宅那边有什么事吗?”林星移的声音有点发颤。这个时候收到老宅的电话,她不敢往下深想。


        

“小林,我是爷爷。”时老爷子急促而担忧的声音响起,“小林,时励不太好,你,你在哪儿?”


        

听到老爷的声音,林星移心头大定,听完时老爷子的话,她的心又咯噔了一下。


        

时励发病有多恐怖,她是亲身经历过的。


        

“为,为什么会发病?他,他不是好得差不多了么?”


        

“不知道,是张妈发现的,没人敢近距离接触他,鹭园的门全都关了,他现在一个在家里,你,你能不能帮爷爷过去看看?”时老爷子说。


        

那天的回忆突然跳了出来,林星移用力咬住了自己的唇瓣,整个人都止不住颤抖起来。


        

“小林……你帮帮爷爷。时励,时励他是我们时家唯一的支撑和指望。小林,你和发病后的他呆过,我知道这样的要求十分无理,可是,爷爷没有其他办法。这么多年,没人能靠近发病的他……”时老爷子颤抖着声音请求林星移。


        

“小林,只要你肯帮爷爷,你想要什么时家都能给……时氏的股份……”时老爷子不停地加着码。


        

林星移突地打断了他的话,一字顿道:“爷爷,不要再说了。”


        

时老爷子以为林星移拒绝了,情绪一下崩溃了,声音哽咽不成语调:“小林……我知道他很可怕,我当年看到那一幕也怕过……”


        

“我不会让时励出事的,我现在就回去。”哪怕他失控的时候挺吓人的,但是她欠他一条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