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离婚签字时我重生了 > 第四十七章 赢面不大(求票求收藏求支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天有觉得五十万有些多,犹犹豫豫的想讨价还价。


        

林星移一听他说话结结巴巴含糊不清的样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提前一步堵死他要说的话,“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有些人,花千万都不一定能请得动时励莅临呢。”


        

几分钟后,林星移收到入账提示,数了几遍零后,她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直接用微信给李墨转了一万块。


        

借一还五,这是她说过的话。


        

李墨当然不肯收,林星移只能说以后还需要她帮忙,叫一次跑腿都要花两千,这钱先存在李墨那里,以后多退少补。


        

李墨勉勉强强答应了。


        

十分钟后,QQ消息连续进来了三条,林星移看了看,是一组账号和开户行,不过名字和上次法拉利给她的不一样。


        

她加了个‘?’。


        

‘我们名下的所有账户都被冻结,为防止人家憋着坏继续封停我们新户,所以这次用的是小六弟弟的名字开的户。’


        

‘小六的弟弟不是死了一年多了吗?’林星移皱眉,一个死人怎么开户?


        

‘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我们兄弟这么些年,除了我和小六亲近点,大姐都不知道他弟弟过世的消息。’五号相当惊讶,也有一丝恐惧。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林星移无法解释这个问题,这些全是前世时励死后她在复仇的过程中得知的一些消息。


        

法拉利被判终身监禁前,将小金库的秘密说了出来,作为帮她寻找失散的几个小弟的报酬。埋着小金库几十米开外那座名为李冷的墓就是小六弟弟的。


        

法拉利还想让她帮找一个失联了十五年的朋友,但是林星移话没听完就拒绝了,小金库里的钱,只够让她办一件事。


        

五个小弟和一个朋友间,法拉利含泪选择了前者。


        

五号见林星移不再回消息,就没再提这个话题。


        

确定账号是有效账号后,林星移爽快地划了十万到李冷的账户里。


        

刚转完账,一条短信就进来了。


        

“林星移女士,关于你之前报到我所的故意伤害案件已经移交给检查院,检查院验证了我所王涂山唐立本李闻多调查所得的证据,决定提起上诉,法院回复予以起诉审理,此案将于三日后在城北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公开审理,如果你没其他指定,到时候将由公派律师与你会合后上庭。”


        

王涂山他们被陈伍摆了一道之后,已经有小半月没跟林星移这边联系过了。没想到再次联系,竟然就是通知要开庭公审此案。


        

林星移笑了笑。这些叔叔办事速度还是挺快的啊,这么快完成了取证检查立案排期还得到了批复。


        

也好,早点了结陈汐的事,她也省事儿。


        

陈汐那边同时收到了通知公审的短信。


        

她看了之后,花颜失色,惊慌无比地给陈伍打了越洋电话。


        

“爸爸,你不是说这事想要按下来十分简单,绝对不会让我被起诉的吗?现在我都收到开庭短信了,爸爸,现在怎么办?我,我不想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我,我不想身败名裂。爸爸,快想想办法!”


        

陈伍有些失望,但想到自小娇宠着养大的女儿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难免会有些慌张,他耐着性子安慰陈汐:“没事,爸爸在呢。陈家的基业不是白来的,你放心,哪怕之前有偏差,但是爸爸早已经有了安排,不会让人伤害到你的。你是陈家的小公主,是爸爸的骄傲,是天上纯洁的白云,爸爸不会允许别人抹黑你的。”


        

陈汐听了陈伍的话,心头安定了许多。


        

陈伍又提点了她几句,“汐汐啊,经一事长一智,那个不识好歹的东西要挑衅陈家的权威,爸爸自然不会让她如意,但是爸爸希望你配合爸爸,这样,我们才能一次性把她打得无法翻身。


        

你不是喜欢时励吗?做成这事之后,她一定会成为时家的弃子,汐汐啊,你知道到时候应该怎么做吧?“


        

陈汐娇羞地嗯了一声,“当初差了一步,让她抢了我的位子,这一次,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同时得到消息的,还有一直关注着律界动态的陈居安。


        

做为时氏集团的首席法务,他一看到涉案人的名单及开庭时间就把这事报到了总裁办公室。


        

“现在婚还未离,她时夫人的头衔还没摘掉,我看陈家最近很安静,他们一定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我觉得夫人的赢面不大。时总,你看,要我派律师团跟进此事么?”


        

端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眉目森然,眼皮子都未曾抬一下,两片削薄的唇沾了沾,吐出两个字:“不用。”


        

总裁说不用,陈居安当然不敢擅自作主,只能静观其变。


        

三天的时间,转瞬就过了。


        

这三天,林星移第一天啥也没干,一直在跟弟弟讲电话,事无世细的问他在那边的一切,弟弟虽然年纪小,可是十分懂事,总是只说好的,说他在外头吃得好睡得好,医生护士都很好,药也不苦,打针也不疼。


        

看着弟弟消瘦的脸庞,林星移强忍着泪意在视频里给他过生日,一遍一遍唱生日是歌,直到弟弟累了睡着了,她才挂断了视频。


        

剩下两天,她开始练习走路。


        

输人不输阵,坐着轮椅和陈汐对决,总感觉气势上就弱了一筹。她要昂首挺胸,一步一步走到法庭上,揭下陈汐的假面,撕破陈家的脸皮,为前世今生的自己都出上一口恶气。


        

公派律师临近开庭前一天才出现,递了张名片放下一个文件袋就说要赶着开庭匆匆忙忙的走了。


        

连自我介绍都没做一下。


        

林星移眯眼看着名片上的几个大字,心里突然有了些许不好的预感。


        

‘鼎成律师师务所见习律师吴升腾。’


        

这个名字,林星移听过。


        

在前世,这是一个因打虎行动一起入狱的,为HEI E势力提供法律援助,欺压老百姓和受害者的害虫律师。


        

但是他表面工夫做得极足,一直以服务大众声张正义为设定,活跃于各大媒体公众号上,还曾经获得网友们封赠的人民斗士美称。


        

据说,他在定罪前,办公室里挂满了锦旗,抽屉里装满了感谢信。


        

当时吴升腾的事,还曾经引起过轰动,一度让网络瘫痪。


        

而陈家,一直暗中秘密的给不少人提供资金,让他们成为行业大咖,再给陈家开方便之门。


        

吴升腾是后来才和陈家打得火热的,但是具体时间林星移不清楚。


        

要是现在陈家就已经开始收买了吴升腾的话,这次的案子,可能不容乐观。


        

看来,她要重新做些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