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离婚签字时我重生了 > 第四十六章 给你们一个交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视频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


        

五号的声音重新响起:“雇主很聪明,但也间接证明了我的猜测,我家大姐人美心善直来直往没心机,玩不过你这样的雇主也很正常。


        

我们做这行也有十来年了,不说见多识广,但也从来没怕过谁。


        

大姐失利,这场子我们当弟弟的一定会替她找回来。


        

如果你心里没鬼,就报个地址给我们,我们见面详谈。”


        

“法拉利有你们这些弟弟,她应该很幸福。五号,多说无益,我没设局害人,你们来也没用,因为要对付那个人,靠人多根本没用。至于地址,报给你也没用,因为我这边早已经被他盯上了,你们来了会更加麻烦。


        

好了,给我十天时间,十天后一定给你们一个交待。“


        

林星移说完就要挂断,五号喊了一声慢着:“先别挂,现在我们一不知道你真实姓名,二不知道你在哪里,话语权完全在你那边,这生意也跟了这么久了,要说放手也确实肉痛。


        

信,我就替我大姐做一回主,再信你一回。


        

但是,你得先给我们打十万八万做个小小的保证,就当是这些日子以来的车马费。如果你连这个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的话,要我们如何相信你有诚意?”


        

五号这话说得滴水不漏,像个谈判老手。 记住网址m.dzs5.com


        

林星移抠着指甲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法拉利他们这段时间的确很辛苦,前期的活他们的确干了很多,到目前为止连定金都没收过。如果真是陈居安出手,法拉利肯定吃了暗亏,能让风月场中过片叶不伤身的法拉利状态大变的事,一定非比寻常。


        

她也想给个十万八万的表示下诚意啊……可她全身上下,又只剩下两毛了啊。


        

一个两毛党,想豪也豪也不起来啊。


        

林星移的视线在无名指上来回打转。


        

无名指上那颗十五克拉的大钻戒是全世界独一份,时励拍回来的时候,是板着脸扔给她的。前世的她,看到这么大的钻戒一直都以为是个假玻璃珠子,所以还曾经拿它砸过核桃……


        

还是时励临死前吊着一口气告诉她,“要是能活下来,不管如何屈辱,要活着。如果还能逃出去……找家典当行,这颗钻戒能当些钱……这些钱,应该能够你生活。


        

别回时家……林星移……林星移……林……星……移……“


        

她看着他咽了气,看着他们拖走了他的尸体,看着他们把他的尸体扔下了山。


        

他们大笑着告诉她,天气回暖了,山下的野狼经常会等在下面等肉吃。


        

后来,她真的当掉了这颗钻戒,靠当来的钱一点一点的查找着真相,慢慢的复仇。


        

最后,她死的时候,那个视频通话里,她恍惚看到对方也戴着一颗一模一样的钻戒。


        

这一次,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当掉它。


        

“雇主,你想好了吗?十万八万这种小数目,对你来说应该就是九牛一毛吧?哦,我们所有的账户都被冻结了,我一会儿会重新申请个账户,我告诉你卡号后你把钱直接打到我们新账户里。”五号道。


        

林星移嗯了一声,挂断了视频。


        

李墨不忍看着她为难,拿出手机就要给她认识的亲戚朋友借钱。


        

林星移默默地看着她,伸手摁断了她的电话。


        

这是她的事,不应该由别人来买单。


        

李墨有亲戚朋友,她林星移又不是石头缝里迸出来的孙大圣,她也有父母亲戚,这些年,她从来没主动开口问他们要过钱,可是万事都有头一回,她就开个先例。


        

秦女士那边,已经断绝往来了。


        

林星移就给林天有打了电话,不同以往的响着无人接,这次电话刚响两声就被接了起来。


        

一个稚嫩无比的童声脆生生响起:“谁啊?找我爹地干嘛?”


        

林星移怔了怔。


        

对方见林星移不出声,就大喊着跑向一个地方,边跑边喊爹地爹地,有电话。


        

林天有喊了声宝贝儿子,声音慈祥温和,满满的保护欲,“让爹地来看看,是谁来的电话呢?”


        

半晌的沉寂。


        

直到小男孩的声音再次脆生生的响起,林天有才出声道:“这是你弟弟小安,过两天是他三岁的生日,你秦阿姨说提前两天办,赶在周末开生日宴才热闹,你要是来的话,带上时总,给爸爸长长面儿。”


        

弟弟,生日宴,长面儿?~!


        

林星移没来由的有些心酸,止不住地道:“爸,我只有典典一个弟弟,我怎么不记得我什么时候多了个小安弟弟?”


        

林天有一时语塞,过了好一会儿才道:“那个,也不是故意不告诉你,就是想说的时候突然就忘记说了,我以为你知道的……”


        

“那你知道典典的生日是哪天吗?”


        

“那个,那个……不是还早吗?”


        

“哈哈,还早……还早?!你们为什么要在典典的生日这天把他一个人丢在医院,山长水远的回国就为了去给一个三岁的孩子提前过生日?”林星移捂着心脏的位置,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心,不是早就凉透了吗?


        

“什,什么……典典是今天生日?我……星星……我不是故意的……真是凑巧……”林天有说。


        

“是了,你什么都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爬小姨子床,不是故意拍下视频给我妈看到,不是故意离婚,不是故意分开丢弃我和弟弟,不是故意不给学校生活费,不是故意在我十五岁时把我照片送给老BT看的,不是故意安排司机以去见弟弟的名义骗我去山谷会所的……“林星移话赶话就揭开了往事的纱,那些封存在记忆深处的东西就这么破牢而出,让她肝肠寸断。


        

“那,那个,我也是被司机骗了,是他收了人家的钱,开着我的车去接的你,照片,照片也是他偷拍了传给人家的……


        

你,你不是打伤了人逃出来了么?那,那次,你应该没事的吧?这,这不是跟时总那,那的时候才…失的那个么。”


        

是啊,前世她的爸爸就是这样解释的,是司机干的,他不知道,她居然还愚蠢的相信过,原谅了,还为了他去跟时励要好处,把清江邸的建造项目要了过来,让他从中挣了上亿的黑心钱。


        

他根本不知道,她和花花是怎么从那个恶魔窟里逃出来的……


        

算了,她不是来叙父女情的,她是来要钱的。


        

“给我50万。“


        

“你,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不是要给你儿子小安买礼物么?不是想要时励来给你长长面子么?我最近看上个限量包包,时家给的零用钱我用超了,你给钱我买包,我替你办事长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