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离婚签字时我重生了 > 第四十五章 你们立即就会动手,对不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星移把猜测出来的几个音组合了无数次。


        

L,李,黎,柳,刘,梁,罗,林,龙,兰,丽,雷,陆,卢,骆,鲁,吕,凌,赖,廖……


        

W,王吴 魏汪 万武 韦温 文伍 翁邬 卫巫 闻尉 危卫 乌毋 巫沃 邬武 完、宛、万……


        

Y,杨,尤,严于,云,袁,殷,尹,元,姚,颜,虞,易,晏,燕,游……


        

组合无数次之后,林星移排除了人名的想法,开始试地名。


        

又耗费了十几分钟,在病历本上密密麻麻的演算组合,最后她挑出几个勉强能串得起来的字凑成了地名。


        

浏阳,黎原……


        

不,还是不太对。


        

就在这个时候,QQ视频邀请通话突然弹了出来,打断了林星移的思绪。她下意识地按了接通。


        

“姓林的混蛋,你这坑死人不偿命的,我看你要说啥?你说啊,说啊,接了视频脸不敢露,声音也不敢出了?!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你躲得了,衣服是扔到鹭园垃圾处理中心,你跟鹭园的主人一定有关系,让我猜猜……鹭园的主人是时氏集团的总裁时励吧?


        

你是总裁的夫人,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全名,但是我小弟多的是,总有一天会查出来的。等你们离婚成为定局,等你被时氏扫地出门,我一定会带着小弟来找你的!‘法拉利气急败坏地在视频那头骂开了。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电光火石间,一个模糊的想法掠过林星移的脑海,她脱口道:“你刚刚说了些什么?再说一遍!”


        

法拉利那头愣了半秒,啐了一口道:’干啊,这人是听不懂人话么?骂人的话还让我重来一遍,这是欠骂?!‘


        

“不,不是这些,是上一段,你所上一段话一字不漏的重复一遍,快点,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林星移道。


        

“我骂人的时候又没打草稿,骂完就忘了,我怎么一字不漏的重复得出来?!”法拉利大声道。


        

“你记性差性子急贪财好色不讲道义这事我知道,要你一字不漏确定有点为难你,你赶紧问问你第五个小弟,他不是你们里面的财会兼职狗头军师么?做财会的记忆力应该都不错,你让他帮你一起想!”


        

“啊……我问问……不,不对,我是来找你算账的,凭什么又听你指使?!滚蛋,先把我的钱还来,我再想想要不要重新骂你一遍!”法拉利说着说着又突然反应过来,她可是来声讨姓林的混蛋的啊。


        

林星移有点头痛,但是那个念头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实在是模糊不成形,她一时之间根本抓不住诀窍。


        

“行行行,你先让你家老五把那话重复一遍,钱的事好说。”林星移赶紧许诺。


        

“好说?怎么个好说法?”法拉利声音开始有些小激动,试试探探的道:“小金库还给我,卖衣服的钱再多分一成给我也行?”


        

“小金库的钱我暂时确定不了能不能还,但是卖衣服的钱如果你没黑掉,多分你一成没问题。”


        

“小金库是我的,你凭什么不还?!”法拉利一听小金库可能不会还就着急了。


        

“不是我不还,是小金库被人半道截胡了,我也正在找线索,刚刚你们那话里让我有点感觉,你赶紧重复一遍。”林星移解释道。


        

“什么?小金库也被人截胡了?!姓林的,你该不会是从一开始就在做局吧?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想让我和小弟们干白工,先帮你把衣服全卖成钱,最后一刻再假模假式的找个律师和平台说衣服来源有争议,款项不能直接划到我们账号上,那钱是不是直接打你那边去了?!


        

你说,是不是?!


        

你拿了全款一分不想分给我们不说,居然还挖了我们存着养老的小金库!


        

姓林的,你怎么能这么恶毒贪婪?!“”法拉利直接发飙了。


        

隔着手机屏幕林星移都能感受到她的愤怒已经炸破天际。


        

但是仔细回忆了她的话,林星移得到了好几个关键信息。


        

钱的确不是法拉利黑掉的。


        

最后打钱阶段出现了一个律师跟平台取得了联系,声称衣服来源有问题,所以款子暂时被冻结掉了。


        

莫名的,一张文质彬彬的男人脸庞出现在林星移脑海中。


        

“那个律师是不是姓陈?!”林星移问法拉利。


        

正骂得起火的法拉利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哑着嗓子道:“你装什么象?!你找的律师截的胡,你现在才来装样会不会太晚了?你当我是傻瓜么?姓林的,我告诉你,你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我不给你咬断我不信华!”


        

法拉利的反应间接证实了林星移的猜测。


        

这事果然跟陈居安有关系。


        

而陈居安是时励的狗腿子。


        

“你跟那律师见过面了?是律师告诉你,这钱是我冻结的么?”


        

“别跟我提那禽兽律师,他跟你一样不是个人!还有,我有脑子,根本不需要他告诉我,我这么前后一联系起来猜也能猜出是你们套起来搞我!”法拉利听到律师两个字,飙到顶端的怒火再次冲破天际。


        

林星移毫不怀疑,要是此刻法拉利在面前,她真的会冲来咬断自己的脖子。


        

“好了,不管你信不信,这事真不是我下的套,我以为是你黑了我的钱,为了报复你才挖了小金库,然后我也被人摆了一道截了胡,小金库根本没落在我手里就被人开了坛,坛里的纸条对方已经拿走了。


        

本来我要让你重复之前的话来寻找线索,现在不需要了,你放心,只要我能动弹了,我一定想办法把小金库和那笔钱弄到手,到时候,该分你的,该还你的,一分不会少!“


        

法拉利根本不愿意再相信这些有钱的鬼话,无论林星移怎么承诺,她都咬死是林星移设计她。


        

林星移发现解释无用就不想多费口舌了。


        

正准备挂断视频的时候,一个略微有些熟悉的男人声音响了起来,“你好,雇主,我是五号,你说的话我们也都听到了,大姐自从跟那个律师见面后状态就有些不太对劲,她现在被其他几个哥哥拉走了,接下来,由我来跟你进行对接。


        

如果我们双方都没有撒谎,我们可能是被同一个人盯上了,这个人阴险狡诈,腹黑擅谋,一定不好对付。


        

不管是小金库还是应得的那份,我们都希望能尽快给付。


        

你一个人势单力薄,应该会需要人手,我和几个小弟都暂时能听从你的调遣。


        

嗯,方便把你的地址告诉我们吗,我现在就和小六过去找你。”


        

林星移听了这话,突然就笑了,由衷地赞扬了一句:“五号,你脑子确实不错,你不是想送人手过来,你是想要知道我的确切地址,然后时刻监视盯梢,一旦确认如果我说谎,你们就会立即动手,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