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当青春幻想具现后 > 第78章 十八岁可以吗(感谢倵涳的盟主+1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耶思!”


        

于知乐激动地挥了下拳头,可算是报了时停里的仇,将她给抱了。


        

果然实践出真知啊,想想之前自己书里关于对抱女孩子的描写,还是太片面了一些。


        

他一边走路回家,双手臂还在虚抱着、比划着,想找找刚刚的感觉,路人时而向他投来诧异的目光,好好的一个小伙子,怎么喜欢抱空气呢。


        

第一感觉就是软,她不仅皮肤细腻,连骨头都像是软绵绵的一样,抱起来的感觉像是猫咪,生怕稍稍用力就把她抱碎了。再接着就是香,明明她从来不用香水,却香得诱人,刚刚他差点就忍不住低头亲上去了。


        

失策,就应该亲上去的。


        

“我回来了。”


        

“考得很好?看你开心成这样?”


        

“还行吧,没意外的话,至少六百八十五分打底。”


        

“小月考得怎么样?”


        

“连她都觉得很顺利的话,估计能往七百分冲一冲了。” 记住网址m.dzs5.com


        

“那就好,改天多让她来咱家吃饭。”


        

“妈,我的幸福全靠你助攻了!”


        

邵淑华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我想收小月当我的干女儿,我喜欢她,关你这臭小子啥事?”


        

“妈,你可得冷静点!儿媳妇可比干女儿香的多!”


        

开玩笑,于知乐才不想要干妹妹啊。


        

晚上一家人吃饭的时候,电视机里也播放着当地的新闻,于知乐没太在意,倒是老爸先在新闻里发现了他。


        

“小鱼,你咋上新闻了?”


        

“真的假的,这么快。”


        

于知乐捧着碗,跟老爸老妈一起看新闻。


        

这句话说完后的他,跟胖子拥抱在了一起,戴眼镜的女记者微笑着看着镜头,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却又好似说了千言万语。


        

“儿子,你和小叶……”


        

“这什么假新闻!”


        

于知乐无语,他给表姐咖啡店打广告那段被截了,这段偏偏给留了下来。


        

现在搞内容这块的,都想弄噱头。


        

明天老爸没课,他跟老爸一起回一趟乡下见见爷爷奶奶和大伯他们,听说奶奶还特地去请大仙保佑他考试顺利。


        

于知乐也能猜到,估计明天回去,跟堂哥当年那样,全家人一起商量到时候填志愿的事。


        

吃完了饭,回到房间里,先更新了今天的小说章节。


        

他写的是目前男频市场里比较火的日常类轻小说,一来是自己比较年轻,对二次元等文化也有了解,写起来顺手,二来也是因为传统的仙侠玄幻不好出头了,他一个把写书当副业的五级小作者,更新又咸鱼,还是老老实实地写日常更合适。


        

当然了,年轻就是资本,他未来肯定有更多尝试的机会。


        

要是等到了二三十岁的年纪,想抛开一切去全职写书,那可就真的太孤注一掷了,风险太大。


        

这也是他为什么建议夏枕月去尝试的原因,对于写书的人来说,没有比学生更合适的时间和空间了。


        

除了写书之外,他还有学摄影,这些都是他的爱好,这个年纪可以做自己想做的,本身就是非常幸福的事。


        

于知乐并未规定死自己未来要从事什么行业、什么工作,他觉得自己都可以去尝试一下,等到毕业之后,也就清楚自己适合什么了。


        

但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就跟那天的梦里一样,有一位同样是作家的美少女老婆,两人可以一起旅行写作,背上笔记本电脑和相机,周游世界的同时,又能兼顾生活,这很妙不是吗。


        

他喜欢温柔、温暖、努力的心,寻找着相互吸引的东西。


        

名字这东西,或许真的能影响人的,以前的人起名字,为了孩子好养活,都取一些很土很大众的名字,有些名字就很大,名字越大,包含的期望就越大,无形中就有一种压力,压力就会影响性格。


        

于知乐的名字就很中性,知足常乐,这也形成了他的人生观,成为了他身上的气质。


        

没有忘记答应夏枕月的事,他找了十来本目前市场比较火的小说,男频女频的都有,订阅向的、免费向的、版权向的,总之先把这些都整理出来,拿给她看看。


        

她总能从里面找到自己喜欢的,写书最重要的还是写自己喜欢的,连自己都不喜欢的话,那就更不能奢求写出来的文字别人能喜欢了。


        

微信给她发了消息,她没回。


        

打个微信电话,又秒挂了。


        

好家伙,还在矜持呢,他懂。


        

于知乐便换了一身运动服,跟老爸老妈说了一声,下楼跑步去了。


        

他已经跑了四天了,运动是一个好习惯。


        

看起来懒洋洋是他的气质缘故,但他并非一个不爱运动的人,相反他很喜欢运动,每年的校运会都会参加,还是排球队长。


        

男人在身体上面,还是得注重保养才行,跑步就是一项很不错的选择,长期运动的人,在意志品质上,也会更强韧一些。


        

绕着小区跑了四圈,又跑到了糖水店。


        

“老板,绿豆糖水一份,打包。”


        

“好,稍等啊。”


        

“诶,老板,给我换个大碗装!”


        

买完了糖水,又往夏枕月家跑去。


        

现在是晚上的十点多钟,夏枕月家的小店关门了,但她房间的灯还亮着。


        

“是谁在敲打我窗~~”


        

夏枕月躺在床上,用枕头捂住脑袋,可无论怎么捂,他的声音还是清晰地传到了耳朵里。


        

才不想理他!


        

她又翻了个身,用被单捂住了脑袋。


        

被他抱完之后,心里到现在都还乱糟糟的,这可跟时停里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她喜欢的很,又怂的很,干脆躲起来好了。


        

“是谁在撩动琴弦~~”


        

于知乐还在窗户旁边唱歌,见她久久不开窗,就敲了敲窗户。


        

哒哒两声,像敲在她心房似的。


        

好一会儿,窗帘总算拉开了。


        

雪媚儿叼着窗帘拉开,隔着窗户跟他对望着。


        

“媚儿,你姐姐呢?快叫她出来。”


        

“喵呜哇。”


        

哒地一下,这会儿房间的灯都给关了。


        

然后雪媚儿又跳了过去,把灯给打开。


        

于知乐就在窗户前,看着房间里的灯好似坏掉了一样,一明一暗一明一暗……


        

“你再不开窗,我就去敲门了啊。”


        

夏枕月这才走到了窗户面前,努力摆出一副生气的模样,给他开了窗,但是决定不理他。


        

“干嘛,怎么气成河豚了?”


        

“你、你骗抱!”


        

“我啥时候骗炮了……”


        

“是抱!”


        

夏枕月小脸更红,干脆背过身去,靠在一旁的墙壁上,不看他了。


        

“我没骗你啊,我明天确实要离开苏杭,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你还说!”


        

“好啦,不生气,咱不是好朋友吗,在校门口那会儿,我不是也跟胖子抱了,总不能厚此薄彼吧。”


        

于知乐将糖水拿出来:“我给你带了绿豆糖水,刚好下下火。”


        

夏枕月很苦恼,为什么自己的生气毫无作用?


        

归根结底,对于被他抱了的事实,还是喜欢的,偏偏理智告诉她应该生气,但控制情绪的是身体,身体很诚实,于是变成了一个拙劣的演员,气也是气自己不争气……


        

“碗太大了,伸不进去,我喂你,啊——”


        

“不要……”


        

“快点快点,啊——”


        

夏枕月闷声不说话,但见到他伸进来的勺子,还是乖乖地张开嘴巴接受投喂。


        

糖水真好喝。


        

冰凉清甜的滋味儿沁入心脾,吃完了一勺,又眼巴巴地等他投喂另一勺。


        

“那下次你不可以再这样了,我、我要对你负责的……”


        

“负什么责?”


        

“就是……”


        

夏枕月不知道怎么说,还是时停好,亲亲抱抱都不用负责的。


        

“你是说男女朋友吗?如果你想的话,我也勉强可以答应你的。”于知乐很大度地说道。


        

“不是这个意思啦!”


        

夏枕月差点一口糖水喷出来,好在目前的免疫程度比较高,愣是被她压住了想要关窗拉窗帘的双手。


        

她又不是傻瓜,早就已经明白他的心思了,只是他还未戳破,她也不想他戳破,宁愿把自己变成傻瓜,一直在边缘疯狂横跳,贪恋着这一份温存。


        

“你没有想过吗,趁着这个漫长的暑假,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什么的,似乎也挺好。”


        

“我二十五岁前不会谈恋爱的!”


        

“那如果提前变得了不起了呢?”


        

“这……”


        

他的目光有些炽热,夏枕月被他看得有些心慌,低下了头,好一会儿才小声说道:“那二十三岁前不谈恋爱……”


        

“太久了!你大胆一点,往二十岁里面想!”


        

“那、那就二十?”


        

“不给你喝了。”


        

于知乐一把将糖水收了回来。


        

夏枕月看他似乎有些气恼的样子,也急了,连忙道:“十八,十八可不可以……”


        

十八?


        

于知乐一琢磨,他今年三月份已经满十八了,夏枕月九月份才满十八,现在都六月了,岂不是说……?!


        

“来来,快喝,啊——”


        

于知乐眉开眼笑,又一勺一勺地给她喂糖水了。


        

她也不说话,一双小手揪着放在窗台边,张开小嘴接受他的投喂,静静地看着他的眼睛、看着他的嘴唇,想一辈子这样看下去。


        

“如果……如果我还是不能变得了不起怎么办?”


        

“有我帮你,怎么可能会不厉害?”


        

“我、我是说如果……”


        

他投喂的动作停了下来,认真地看着她:“你害怕浪费我的时间?”


        

她低下头,不敢看他,只是从喉咙里低低的‘嗯’了一声。


        

“刚刚不是说了吗,我俩只是朋友,又不用跟对方负什么责任,所以你也不用对我负什么责任,如果时间无论如何都会被浪费的话……”


        

他看着她:“浪费在你身上,我心甘情愿。”


        

这个瞬间,让夏枕月感觉整个世界都流淌着温柔的水。


        

并将在以后无数的睡梦中回放。


        

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地击中,她又没出息地哭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