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当青春幻想具现后 > 第75章 高考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小时过去,于知乐就算是钢铁,也都被她给磨软了。


        

满脑子只剩下待会儿能动的时候,要把她摁到墙上狠狠地亲,她对他做了什么,他也要对她做回来什么。


        

可惜吧,他的欲望被她挑起,可她却贤了。


        

夏枕月心满意足地松开了他,时间重新流动,等他回头的时候,那小房间里的窗户,啪地一声关上了,窗帘都拉得紧紧的。


        

有那么无数个瞬间,于知乐真的想扭头跑回去敲她的窗,告诉她‘我不想和你做朋友了,我们以生孩子的目的进行交往吧’


        

两人的PK中,她这简直就是开挂嘛!


        

他是在煮青蛙不错,可这青蛙有自己加冷水的方式,这锅怎么都烧不起来可咋办?


        

于知乐发现,他越煮她,她越开心,然后她开心完,就贤了,反而搞得他心痒痒的,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一开始觉得时停可真是一件福利的事呢,现在他只巴不得她没法再时停才好。


        

就像现实里,要是把岛国精髓都给禁彻底了,保证恋爱率可以大大地提高。


        

这口锅怕是不好用了,于知乐心想着,要不还是找个机会捅破窗户纸吧?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不然总感觉这样煮下去,真得煮的十年八年的。


        

诶不对啊,怎么越看越像是我被煮熟了?


        

居然会想着先跟她告白,要把这唯一的主动权都拱手让出去?


        

这不说好了谁先告白谁傻瓜吗。


        

于知乐苦思冥想,一时间也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儿……


        

总之,一时半会儿他思路理不顺,只好安慰自己,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她抱我也等于我抱她,大家一起贤好了。


        

反正不亏……


        

只是这妮子刚刚略显清凉的穿着,抱着他又蹭又亲的,少年的身子这会儿还是有了羞耻的反应,只好又绕着小区跑了两圈,这才压制住那股热血。


        

喘着气儿,满头大汗地回到家,老爸老妈还没睡呢,听到开门声,回头看了他一眼。


        

心里也清楚这臭小子跑去哪里了,本以为跑步只是借口,倒没想到他还真的跑了几圈。


        

“这是我媳妇送给你俩尝尝的饺子,她自己亲手做的,味道很好。”


        

“你媳妇你媳妇,你要脸不要?”


        

邵淑华拧了他一下,接过保鲜袋,也是暗自点头,这儿媳妇确实挺好的。


        

作为父母,儿子在这个年纪要去追女孩儿,不反对也就是最大的支持了,更别说他们还主动地给与一些助攻。


        

关键是这家伙上次自爆之后,老父老母已经压不住他了啊。


        

“小月答应明天中午来家里吃饭了吧?”


        

“嘻,她答应了,妈你真好,等小月嫁到咱们家来了,我一定让她好好孝顺您。”


        

“你这损样儿,谁看得上你,一身臭汗,赶紧洗澡睡觉去了,明天不用考试了?”


        

“这就去,这就去。”


        

于知乐扯着胸口的衣服闻了闻,也没啥臭味啊,夏枕月还不知道多喜欢他的味道呢。


        

这段时间都没怎么运动,这会儿跑了两三公里,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一个热水澡洗完,浑身舒坦。


        

把明天考试要用的身份证、准考证、中性笔、2B铅笔等准备好,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多了。


        

调好闹钟,关了灯,舒舒服服地一觉睡到了早上的七点二十分。


        

今天的天气不错。


        

七点四十分,于知乐和夏枕月在路口见面了,也许是昨晚两人见了面,又在时停里亲密了一番的缘故,她今天看起来精神也特别好的样子,像是得到了补充似的。


        

“早啊。”


        

“早。”


        

“看你今天状态不错诶,昨晚睡得还好吧?”


        

“挺好的,你呢?”


        

“挺舒服的。”


        

高考是一件大事,但真当这天来临的时候,大部分学生还是不紧张的,毕竟这三年来,大大小小的考试经历的太多了,尤其是最后这一年,都快把人考麻了,巴不得赶紧考完才好。


        

“咱们先检查一下,你身份证、准考证都带了吗?”


        

“带了,你呢?”


        

“都带了。”


        

于知乐自然地接过她的身份证和准考证看了看,主要还是在看她的身份证。


        

都说身份证的照片是世界上最丑的照片,这可不假。


        

夏枕月这张身份证大概是初中三年级的时候做的,那时候的她看起来也太瘦了一些,加上身份证照的丑化,像个灰姑娘似的,看得于知乐哈哈大笑。


        

“快还给我啦!”


        

夏枕月小脸羞红,刚刚忘了这事儿,结果被他看到了最丑的自己,赶紧把身份证抢回来了。


        

“好了好了,我的也给你看就是了。”


        

于知乐大方地把他身份证给她看,夏枕月当然没放过这个机会。


        

“为什么你的不丑啊……”


        

“已经很丑了。”


        

他的身份证也是初中的时候做的,面容比现在幼稚很多,发型跟现在也不一样。


        

两人一边聊着天,一边吃着葱油拌面,很快也来到了学校的范围。


        

作为高考的考点,以往七点多八点的时候,学校面前的马路很热闹的,今天已经实行了交通管制,两三位治安执勤人员在维持交通,路边还停着两辆警车,校门口也聚集了不少的家长和老师。


        

不远处还有几辆大巴停了下来,从里面走下来一批又一批的学生。


        

他们穿着跟于知乐不一样的校服,是其他学校统一安排过来附中这边考试的。


        

直到现在,于知乐和夏枕月才感觉到了浓郁的高考氛围。


        

以前或许有看见过这样的场面,但今天不一样了,他们是主角,比起社会媒体,他们将是第二批亲眼见到考卷的人。


        

两人今天来得早,九点钟才开始考语文,本校学生大多在阶梯教室那边自习,于知乐和夏枕月没有过去,而是找了一处安静的小凉亭,一起坐着翻看复习资料。


        

临近入场了,两人也准备各自前往自己的试室了。


        

“考完之后,咱们中午在校门口见面。”


        

“嗯嗯。”


        

于知乐伸出手掌,掌心向着她。


        

“来,击个掌。”


        

“嗯!”


        

夏枕月伸出小手,啪地一下跟他轻轻击了下掌。


        

“加油!”


        

“你也加油!”


        

于知乐先送她进了考场,然后自己再过去考场。


        

书包放在教室外,只带考试用品和准考证身份证,在门口检查之后,来到自己的座位坐着。


        

九点钟准时开考,第一场考的是语文,填上考生信息,简单地看一遍题目,作文是颇具思辨性的‘得与失’


        

前面的基础题并不难,于知乐的状态很不错,一路顺利地做到作文,关于‘得与失’这个主题,他也有自己的思考,或者说,对于他和夏枕月来说,今天的作文,可以写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这是张继写下的一首千古传诵的经典诗作,可经典之外的故事,却是他当年落榜的巨大打击……’


        

‘人生不会一帆风顺,社会不会一成不变,会经常遇到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场景,在得与失的矛盾碰撞中,就要看我们如何对待得与失了……’


        

‘得与失,贯穿了我们的人生,它应该是一个过程,而不是终点……’


        

利用经典例举和现实事件串联,于知乐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千字左右的作文。


        

单从语文这科的难度来看,他算是挺顺利的,做完卷子,还剩十五分钟的时间,仔细地检查了一遍。


        

于知乐也不着急,检查完了就继续检查,一直等到考试结束,才交卷离开了试室。


        

走到校门口,便看到了家长们那一双双焦虑期待的眼睛,比场内考生更紧张地,在不停地看看时间,看看校园内。


        

“同学,你们今天的语文怎么样啊?难不难?”


        

“放心阿姨,不算很难。”


        

一路走出来,不少家长也主动地凑上来问于知乐一些信息,期待着更早从他这里得到某些安慰,于知乐也都礼貌地给予了积极的回应。


        

随着身后更多的学生出来,于知乐就成为了他们,和这些人群站在一起,向着校园里张望着。


        

一眼便从人群中看到了那个肩膀挎着小布袋的女孩儿,他朝她招了招手。


        

夏枕月也看到他了,微笑着小跑过来。


        

仅仅是两个半小时而已,两人却像是上了一次战场,现在战胜后归来一样,彼此在见到对方的时候,心里都暖洋洋的。


        

看到她脸上的神情,于知乐心里也就踏实了,她考得顺利,可比他考得顺利,那种心情让他来得更喜悦一些。


        

“怎么样?”


        

“还行,你呢?”


        

“也挺顺利的。”


        

“那就好。”


        

夏枕月听到他说顺利,心情也愉快了不少,她知道语文一直是于知乐相对偏弱一点的科目,他这科顺利的话,那基本都没什么问题了。


        

“你怎么出来的这么快?”


        

“你在实验楼,我在六班,出来当然比你快得多了。”


        

因为老师常说考完不要对答案,虽然都有些心痒痒的,但两人都默契地先不对答案了,毕竟都是成绩顶尖的学生,只要感觉考得顺利,那基本都不会离预期有太大出入了。


        

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聊着天,很快就到了分叉的路口。


        

“那我们下午见。”


        

夏枕月说着,就准备开溜,然后被于知乐结结实实地拉住了小手。


        

“你上哪儿去?”


        

“回、回家……”


        

“不是说好了去我家吃饭的吗,走啦。”


        

“你、你先松开我。”


        

“不行,一松你就跑了。”


        

“真不跑……”


        

“那也不松。”


        

“我们是朋友,不可以这样的……”


        

“下次一定。”


        

于知乐拉着她的手腕,肌肤相触间,传来心动的感觉。


        

滑腻,舒服。


        

他喜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