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当青春幻想具现后 > 第70章 离开学校了(陈十一同学的加更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青春幻想具现后正文卷第70章离开学校了考试的时间比起平时上课的时间,总是要过得更快一些的。


        

要是再把考场当成幽会的秘密之地,那时间过得就更快了。


        

周六日两天的模拟考很快结束,眨眼便是新的一周,时间也来到了六月,距离高考的日子,几乎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了。


        

评卷时间也很快,时不时有各科代表拿着本班的试卷进来分发。


        

听说这次考试不排名了,但每个人对自己分数所占的名次也有大致的判断,这次模拟考排名并不是最重要的,主要还是在最后关头的演练,拉紧状态。


        

于知乐考得不错,六百八十八分,跟上一次比起来,还进步了三分。


        

只是看到自己的分数时,他便知道要想超过夏枕月,铁定是无望了,除非她出现失误,但他比她更不愿意见到她出现失误。


        

夏枕月考了七百零二分,毫无疑问的又是第一名。


        

在学校的排名对于高考来讲,意义不大,各大高校的录取,也都是按省排名的位次录取的,能够考上七百分,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成绩,按照往年的分数线估计,也能够排进省前一百名了,于知乐大莫约也能排进省前三百名的位次。


        

越往上走越难,每一分,都足以拉开几十名的位次。


        

信心这种东西,是长期慢慢积累下来的。 记住网址m.dzs5.com


        

于知乐估摸着,浙大在苏杭的的平均线大概六百六十分左右,两人如果是想考浙大的话,大概会提前录取。


        

按照前年浙大的招生政策,省前一百名报考,有三十万的对外交流奖学金,以及二十万的新生奖学金,前三百名报考,有十五万的对外交流奖学金,以及五万的新生奖学金,对外交流奖学金是指以后出国交流学习用的,新生奖学金是实打实的钱,不过好像要分期给。


        

后来因为高额奖学金抢占优质生源的事,被要求整改了,现在的话,奖学金力度就没那么高了。


        

上个月的时候,浙大招生的老师也有联系过于知乐,省前一百名报考的话,有十万的新生奖学金,前三百名有三万,都是免学杂费的。


        

本校的奖学金大概也有三五万左右吧,对高中生来说,这算是一笔不菲的钱财了。


        

于知乐知道夏枕月想要报考浙大的心思,一来是离家近,她可以申请走读;二来也是因为奖学金。


        

当年在车祸中,方如的脊柱和腿部严重受伤,即便是现在依旧留有后遗症,有全身瘫痪的可能,手术要在这两年尽快完成才行,术后最好的结果,大概是下肢能够恢复一些知觉,最差的,便是永久地坐在轮椅上了。


        

手术的费用大概要二十多万,母女俩这些年省吃俭用,存了大概五六万块钱,到时候再加上奖学金,离凑齐的目标也就近了。


        

这也是夏枕月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事。


        

当年夏枕月家也并非多么富有的家庭,父母亲都是普通上班族,那时候的房子也是按揭买的,父亲出事之后,房贷自然是没法供的,也就转手卖掉了。


        

最开始的时候,家里的亲戚也会帮忙,但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大家也都渐行渐远,偶尔年节过来探望的时候,也都是在说自己家现在也不顺利,一副生怕母女俩开口借钱的模样,夏枕月和方如也都懂事地不再去打扰,甚至连打电话去问候都不敢了,因为每次打电话,对面都要响铃很久很久才接。


        

普通人或许无法理解,对于年仅十二岁的夏枕月来说,从期望变成失望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前所未有的孤独感和被嫌弃感。


        

亏欠和白眼,是最令人难受的事,也大概是因为这些,夏枕月对亲密关系很没有安全感,她怕自己会拖累别人,怕也会有这么一天,对方受不了她,离她而去。


        

她不敢奢求会有那么一个人,愿意陪着她一起努力,所以啊,她想要自己更努力一点,把自己变得更好,大概那样就能够坦然地站在喜欢的人面前,告诉他,我其实一直喜欢你吧。


        

于知乐从来没有问过夏枕月这些事,他知道她肯定不会跟他说这些的,平时去她家的时候,偶尔才能从方如口中问出一些细枝末节来。


        

不知如何言语,只是看着厨房里忙碌的她,感觉到心疼,也只有这时,他才恍然想起来,她跟他一样,才十七岁而已。


        

好在,他最终还是走进了她的世界里面。


        

两人的关系,也在这高中末尾的一天天日常里,稳步地提升中。


        

虽然于知乐想让她当女朋友、当老婆的心愿没有实现,但至少现在,她每天都很开心啊。


        

开心本来就是一件简单又难得的事。


        

……


        

模拟考后的那几天,仿佛又回到了刚上高三的那时候,老师开始每节课都站上讲台评讲试卷了,底下的学生也都认认真真地听着,就连叶杨都破天荒地做笔记。


        

到了六月四号这天,该讲的试卷,该练习的题目也都做完了,离开学校的日子就到了。


        

上面发下来的考场安排也都出来了,本校作为考点,本校学生幸运地不用到其他学校去考试,倒是有不少其他学校的学生,会过来这里考试。


        

不过对于于知乐和夏枕月来说,就没模拟考那么幸运了,夏枕月还在实验楼这边考试,于知乐被安排到高三六班考试。


        

六月四号刚好是周五,下午四点钟的时候,高一高二还在上课,高三年级便开始热热闹闹地清空教室,准备离校了。


        

等到放学的时候,高一高二也开始清空教室,全校放假回家。


        

隔着教学楼,还能看到高一高二那边,扯了个大横幅,阳台挤满了学弟学妹,扯着嗓子喊:“学长学姐!高考加油!”


        

“骆媱学姐!高考加油!我爱你!”


        

喊着喊着就变味儿了,变成了大型告白现场,于知乐甚至还听到了有学妹在喊‘知乐学长高考加油我也爱你’


        

“老鱼!快过去看啊!那边好几个鲜嫩多汁的学妹跟你告白呢!”


        

“淡定,常规操作。”


        

“卧槽,我这儿这么多书,怎么带走啊!老鱼,你帮我带回家去?”


        

“丢胖子宿舍不就好了。”


        

现在还不是丢书的时候,宿舍楼下已经有好几位老师在目光如炬地盯着楼上了,就看谁敢丢书。


        

于知乐和夏枕月前几天就开始分批把书本资料都带回家去了,这次离开学校,倒也不剩多少东西了,一个书包刚好装完。


        

不过比起平时来,书包装得鼓鼓的,背在肩上很是沉重。


        

这么重的书包,自然是没法帅气的单肩背了,于知乐少见地把两根书包带子都挎在了肩上,感觉自己背着一个麻袋。


        

忽地想起来网上看的一句话,我拿一麻袋的钱换书,后来把书卖了,还换不回一个麻袋。


        

言重了,至少十个麻袋还是买得起的。


        

“兄弟们,走了!战场上见!”


        

“冲冲冲!”


        

于知乐背着书包,从一班前门出来,来到了二班的后门。


        

夏枕月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了,她今天也背了个包过来,款式挺旧的,想来是以前家里用的旅行包,里面同样装满了她的书。


        

见到他在门口,小可怜眼神立刻慌了一下,连忙收拾好东西走过来。


        

钟浅在打扫卫生,见到于知乐,也朝他喊了一声:“于知乐?你要回去了?今晚一起去吃饭吗?”


        

夏枕月自然也听到了,她走过来的动作慢了一些,头也低了很多,似乎有些犹豫。


        

“你们去吧,我们先走了,拜拜!”


        

说着,于知乐不顾众人目瞪口呆的模样,走进了二班的教室,拉着夏枕月的手就一起走了。


        

像是时间静止一样,看到这一幕的二班众人,都愣了好一会儿,直到两人走远,才爆发出一阵阵惊诧声:“不会吧!”


        

“被、被看到了!被看到了!!”


        

夏枕月的小脸红成了小番茄,急得像被从洞里揪出来的小白兔,无头无脑地只想找个洞再藏回去。


        

“那我们快跑啊。”


        

“快……快……”


        

她都已经懵了,被于知乐拉着,他往哪跑,她就往哪儿跑。


        

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还一直在说刚刚被看到的事。


        

“不、不可以这样的!她们会告诉老师的!会说我们在谈恋爱……”


        

“那就当是在谈恋爱吧,我无所谓哦,你呢?”


        

“我、我……”


        

大概是看他这副淡定而且很坏的模样,夏枕月才想起来,大概这次离开教室之后,没有再回来二班的机会了。


        

“我才不要跟你谈恋爱!”


        

因为紧张而通红的小脸,依旧通红,不过这次也许是羞的。


        

“要不我俩回去跟他们澄清一下?”


        

“不要不要……”


        

夏枕月用脚指头想都知道现在班里关于她和他的事情传成什么样了,那里就像是一个雷区,她恨不得赶紧跑得远远的才好。


        

看了看周围,她奇怪道:“我们怎么跑行政楼来了?”


        

“还记得我那颗小松树吗?”


        

“嗯……”


        

“你不是好奇我怎么跑到行政楼的天台去的吗?”


        

“是挺好奇的……”


        

“那好,我今天就带你登上附中的权力顶点!”


        

夏枕月突然觉得燃起来了。


        

.


        

.


        

着笔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