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当青春幻想具现后 > 第67章 考场也能约会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座位号安排表从讲台从上往下排,于知乐的名字压在她上面,也就是他坐在他前面。


        

“不用看了,走吧。”


        

其实他想趁机拉着她的手走的,但这会儿人多,各班的学生都有,为了照顾小可怜害羞的情绪,这次就不拉她的手了。


        

夏枕月跟在他屁股后面,走进了403教室。


        

这边是实验楼的教室,平时不在这里上课,主要用于当考场或者公开课等时候使用。


        

这个教室比平时上课的教室大得多,能容纳两个班的人。


        

考试用的话,考生容量也比普通班级多一倍出来。


        

于知乐的位置是讲台右手边靠窗的第一位,夏枕月刚好坐他后面。


        

在高中呆了三年,每次月考期末考都会分配试室考试,但这次还是两人第一次在同一间试室里,而且刚好连号。


        

这概率,于知乐简单估算了一下,或许今天应该和她一起去买彩票的。


        

桌子和椅子有不少灰尘,他拿出两张纸巾不动声色地放在她桌面,随后自己也拿出来两张纸巾擦着面前的桌子椅子。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夏枕月既紧张又开心,看了看周围似乎没同学特别注意她和他,有种当着所有人的面,在偷偷搞关系的刺激感。


        

开心的是和他同一个考场,还刚好坐他后面呢!如果是坐他前面的话,那就没那么开心,毕竟坐他后面,可以肆无忌惮地打量他的背影。


        

能够偷看喜欢的人而不被对方发现,本身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呀!


        

这边教室没有空调,于知乐把窗帘拉到一边,把窗户打了开来。


        

夏枕月很喜欢靠窗,眼眸里是明亮的户外,好似心情都自由了不少。


        

如果不是他的话,她自己是不好意思主动把窗户和窗帘都拉开的,怕有些同学不愿意。


        

总之,目前所有的安排,都是她最满意的模样。


        

窗外吹进来微风,她把发丝轻轻挽在耳后,时不时挑起眼眸,偷看一下他在干嘛。


        

于知乐在转笔。


        

他的手指怎么这么灵巧啊!


        

那根水性笔在他手中翻飞,跟耍杂技似的。


        

难怪他书本上那么多奇怪的墨点……


        

看着看着,夏枕月也学他,把笔夹在指缝里转了转。


        

哒……


        

笔掉了,滚到了他的脚边。


        

于知乐弯下腰,帮她捡起来,低声道:“别紧张。”


        

“才不是紧张……”


        

夏枕月红着脸接过笔,乖乖把笔放在桌面上,不再去转了。


        

第一场考的是语文,很快监考老师抱着试卷进来了。


        

“课桌里不能留任何东西,把你们的书包、资料等考试无关的用品,放到讲台这边来。”


        

老师话音落下,众人纷纷起身,拿着携带的书包等物到讲台放置。


        

于知乐还坐着没动,夏枕月没法像他那么淡定,老师一说话,她就赶紧去执行了,拿着自己的书袋子,放到了靠墙的角落地上。


        

见她起身从身边走过,于知乐这才站了起来,拿着自己的书包,跟在她后面,结结实实地压在了她的书袋子上面。


        

又是在上面,舒坦。


        

回来的时候,他还从书包里掏了掏什么东西,回到座位旁时,他手在她桌面上方掠过,随后掉下来两颗糖。


        

他什么都没说,坐回原位去了。


        

夏枕月也什么都没说,愣了愣之后,赶紧用手掌按住桌面,捂住了糖。


        

见他在吃糖,她也小心地撕开糖衣,吃了一颗糖,包装纸攥在手心里,藏到兜里。


        

酸酸甜甜的很可口,上次他说的心锚的作用似乎体现出来了,嘴里含着糖的时候,她感觉整个人都找到了那种非常积极的状态。


        

试卷从第一位开始往下传,她接过他传来的试卷和答卷,先看了看作文的题目,然后再粗略地看一眼阅读文章,最后在答题卡和作文纸上面写下姓名班级学号,这才回到试卷的第一页,从选择题开始做起。


        

语文是夏枕月最拿手的科目,每次都是年级第一,也是她跟于知乐拉开差距最大的科目。


        

状态好的时候,她能考一百四十分,作文满分也是常事,于知乐累死累活,也基本在一百二十分左右波动。


        

像前面的题目,都是语文基本功,她做的很快,而且字写得好看,卷面非常整洁漂亮。


        

光是靠这一手字,老师在阅读她的作文的时候,都是赏心悦目的。


        

考场里只剩写字的沙沙声、试卷的翻页声,偶尔也会有‘突然想不起某句诗’的懊恼粗重呼吸声,还有坐太久挪动屁股时椅子发出的咔咔声……


        

同一试室里的,重点班和普通班的学生都有,面对最后这场模拟考,各人的神态也都不同。


        

夏枕月答完全部题目的时候,离考试结束还有二十分钟。


        

她花了十分钟把答卷细节全部检查了一遍,这才停下笔,感谢于知乐送给她的两颗糖,让她在这会儿还有一颗糖可以吃。


        

于知乐做语文的速度就比她慢得多了,临考试结束十分钟才把作文写完,果然作文这东西有毒,写个八百一千字都要了老命了,要是能掺点水就好了,分分钟他写个三千字出来。


        

少女在他身后悠哉悠哉地观察他,大家都忙着做卷子,这使她第一次如此深刻地体会到,身为学霸的好处,也许就是可以更快地做完卷子,光明正大地看喜欢的人吧。


        

十一点半,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


        

“好了,都停笔了,真正高考的时候,没时间让你多写的了,每一列第一位同学帮忙收一下试卷,都在座位坐好,收完试卷才可以离开。”


        

于知乐起身,把自己的答卷压在夏枕月的答卷上,动作还很重呢,一副‘我就是要压你’的模样。


        

夏枕月也觉得好笑,为什么男生的快乐总是奇奇怪怪的?就好像他们很喜欢别人叫爸爸一样,有这么快乐嘛。


        

她乖乖地在自己座位坐着,直到大部分人都起身去教室前面拿东西离开,她才起身过去拿书袋子,见没人注意,她就也把他的书包一起拿了过来,像偷了心的贼似的,抱着他的书包赶紧从讲台上小跑下来了。


        

“卧槽,老鱼你别收卷子这么快啊,这题填啥,快救救我……”


        

一名同班同学在最后面,于知乐瞥了眼题目,低声道:“于嗟鸠兮,无食桑葚。”


        

“……草草!鸠字咋写去了?”


        

“九鸟,赶紧的,老师看着呢。”


        

“怎么咋看咋不像一个字呢……”


        

好不容易,那同学把鸠字写上了,结果葚字写错了,于知乐也没他办法了,收了试卷拿到讲台交给老师。


        

老师拿着卷子走了,试室里其他同学也都离开了,诺大的教室,便只剩于知乐和夏枕月还在座位上坐着。


        

他转过来,右手横放在她桌面,左手撑着下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一副调戏的模样。


        

“干、干嘛啊?”


        

“卷子做得咋样?”


        

“还行……”


        

夏枕月被他看着有些不自在,小脸微红,紧张地看了看外面走廊,小声道:“待会儿要被看见了!”


        

“切,大中午的,谁来实验楼啊,你喊破喉咙都没人知道。”


        

“你、你说话声音小点!”


        

夏枕月吓了一跳,恨不得扑上来捂住他嘴巴,明明面对面,他说话还那么大声,要是被听到可就完了。


        

“昨天我问你在哪个试室,干嘛不告诉我?”


        

“干嘛要告诉你……”


        

“想给我惊喜?”


        

“不、不要脸……”


        

夏枕月拿出一本书,打开来挡住小脸,不然被他盯着好心虚。


        

“待会儿我们吃完饭,一起来这里自习睡觉吧。”


        

“我不要……”


        

“没人在的,就我们俩在,下午就考数学了。”


        

夏枕月觉得这坏家伙又在蛊惑她了……


        

话说,蛊惑这个词的意思,大概是对方用言语勾起她某种欲望,难道说,她也很想跟他一起在这个没人的教室里睡……自习?!


        

“自习的话……是没什么问题的,不过这里是考场诶……”


        

“怕什么,咱们清清白白,为学校荣誉奋斗。”


        

于知乐从兜里掏了掏,剥开一颗糖喂给她。


        

“等吃完这颗糖,咱们就去吃饭,吃完饭就上来这里自习,明天中午也一样,或者明天早上,我们直接带早餐来这里一起吃?”


        

“……再说吧,明天再说吧。”


        

他怎么这么会蛊惑人啊!


        

夏枕月光是听着他说,就对这些事情期待起来了。


        

明明这里是人人都避之不及的考场啊,怎么搞得像是变成了两人的幽会场所了……


        

“现在才十一点多,要不我去食堂帮你打包回来,咱们直接在教室吃好了,你不是带了饭盒吗。”


        

“那你呢?”


        

“我去小卖部买个一次性的就行。”


        

他转过身去往后靠在椅子上,后背露出来给她。


        

“我背后有点痒痒,你帮我挠挠。”


        

“我不要。”


        

“快点快点。”


        

夏枕月只好伸出来小手,用手指轻轻地帮他挠挠痒痒了。


        

“这里吗……”


        

“左边一点,对,就是这儿。”


        

少女红着脸,柔嫩的手指,隔着薄薄的校服,轻轻地在他后背挠啊挠,像小猫咪蹭蹭似的。


        

“呼~啊~啊~”


        

于知乐眯上了眼睛,发出了舒坦的声音。


        

“你、你可不可以不要发出奇怪的声音啊!”


        

夏枕月要被他气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