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当青春幻想具现后 > 第66章 真是缘分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子非鱼:“那明天早上你做什么早餐给我吃?”


        

月:“又不是特地做给你吃的。”


        

月:“我做葱油拌面。”


        

子非鱼:“我要吃很多的。”


        

月:“嗯嗯。”


        

月:“你要记得带我的伞,要是下雨就出不了门了。”


        

子非鱼:“那我去你家接你不就好了。”


        

月:“才不要。”


        

子非鱼:“该睡觉了。”


        

月:“那……”


        

月:【晚安~】 记住网址m.dzs5.com


        

子非鱼:【晚安】


        

睡前和喜欢的人发消息聊天,想象着对方此刻的表情、躺在床上的姿势,却又绝口不提关于喜欢的那些心思,实在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


        

一觉醒来,已经是天亮了。


        

于知乐起身,拉开窗帘,外面没有下雨,今天似乎是个好天气。


        

远远地看着那边的旧城区她家的位置发一会儿呆,于知乐赶紧洗漱换衣服出门了。


        

今天给她带的是酸奶。


        

听说有一个追女孩子很好的妙招,如果你确定一个女孩子对你有意思的话,晚上可以送她一杯咖啡,保证她会因为这杯咖啡睡不着觉,一整晚的胡思乱想。


        

来到见面的路口,大莫约是早上六点半左右,已经远远地看到那个挎着布制书袋,在红绿灯柱子旁等他的女孩儿了。


        

于知乐试过早一点来的,有一次便是他等她,结果夏枕月发现是他早到了,觉得自己来迟了,第二天就更早了一些。


        

她似乎很享受这个等待的过程,于知乐便不和她争了。


        

每次她都是先看着他的来的方向,等看到他之后,就转过身去背对着他,用耳朵倾听他朝她小跑过来的脚步声,然后等他轻轻拍一下她的肩膀,她就感觉自己像是躲在角落里,忽然被他发现了似的,有种说不出的小激动。


        

“早啊。”


        

于知乐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那张小脸便染上一抹羞,心情美丽,滴溜溜地转过来了。


        

“早。”


        

“等了很久啊?”


        

“没有啊,刚来……”


        

“你的伞。”


        

于知乐从书包里把她的伞拿出来给她。


        

一把常见的蓝色折叠伞,假如是他自己的折叠伞,用完之后,胡乱地用伞绳绑成一团也就算了,但这把伞不一样,他昨晚费了好一会儿功夫,一点一点地把伞的褶皱抚平整,再用伞绳绑好,每一片伞叶的间隔整齐又好看。


        

“还以为你又忘记了呢……”


        

“我倒是想把你的伞藏起来。”


        

夏枕月小女生姿态地白了他一眼,他笑道:“我的意思是换一把大伞,这样下次我俩一起撑伞,就不会那么狼狈了。”


        

“你、你记得带伞不就好了。”


        

“下次一定。”


        

“我带了葱油拌面。”


        

两人慢慢地沿着路边走,她从书袋子里拿出来一个饭盒,里面装了好多面。


        

“我们一起吃?”


        

“嗯……”


        

“那我喂你?”


        

于知乐兴奋起来,自从上周给她喂食以来,他就一直沉迷那种满足感,可夏枕月死活不肯让他喂,终于在今天又等到机会了吗!


        

“你、你在想什么啊!”


        

夏枕月有些羞恼,把饭盒拿给他之后,又拿出来两双筷子。


        

她打开饭盒,夹了一筷子的面到饭盒盖儿上面。


        

“你用饭盒吃吧,我用这个吃就好。”


        

“……”


        

最丧气的事情莫过于此了,她竟然如此聪明?


        

于知乐气呼呼地想着,要不下次让她带粥来,看她怎么用饭盒盖儿装。


        

“那你多夹一点。”


        

“够了够了,你吃吧你吃吧。”


        

饭盒里面还有两个很漂亮的煎蛋,于知乐夹了一个给她。


        

每天早上,于知乐给她带喝的,她给他带吃的,并非是为了让她心安理得接受他送的饮料才吃她的早餐,而是她做的早餐真的特别好吃。


        

哦,午餐也好吃,晚餐也好吃,说不定她也很美味,因为她虽然不喷香水,但身上总有淡淡的幽香很吸引他。


        

两人一起撑伞的时候,他偷偷地闻过,在她脖子和头发处,味道最香了。


        

“你这个葱油拌面怎么做的,我妈做的没这么好吃。”


        

于知乐大口大口地吃面,老妈的做法还更复杂一些,会放虾仁肉沫黄瓜丝等配料,但夏枕月这份就很朴素,除了葱和面,他就没看到其他配菜了,但味道却十分的好。


        

“就这样做的啊……”


        

夏枕月想不出来还能有多复杂,“可能是我用猪油做的?”


        

“是吗,你自己熬的?”


        

“嗯,去市场买肥肉熬的,平时炒素菜放一点,就会好吃很多。”


        

“怎么熬的,一直煮就行了吗?”


        

“可以加点水或者用油熬,要用小火慢慢地熬,它就会出油了。”


        

“我还以为像化学书里的那些什么蒸馏法之类的。”


        

“没有那么复杂啦……”


        

两人边走边吃边聊,这些都是于知乐的知识盲区,越看越觉得身边的姑娘贤惠能干。


        

吃完了面,夏枕月接过他的饭盒,放回书袋子里收好。


        

于知乐也撕开了酸奶盖儿递给她。


        

他能看出来,夏枕月挺喜欢喝酸奶的,但平时问她明天想喝什么的时候,她从来都不会说想喝什么,只是说‘不用不用’


        

小小一杯酸奶,他两口就喝完了,她却喝得很慢,小口小口地抿着。


        

“你知道吗,盖儿上面,还有杯子边儿上的酸奶,味道最好。”


        

于知乐伸着舌头,先把盖儿上的酸奶舔干净,然后又伸长舌头,把杯子里的酸奶也舔干净。


        

夏枕月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真不愧是厚脸皮的知乐同学呢,换做别的男生,一定不会在女孩子面前做出这么不斯文的动作吧。


        

“快试试。”


        

“我……”


        

“试试嘛。”


        

夏枕月也伸出了自己的小舌头,舌尖轻轻地沿着盖儿和杯沿舔了一圈,白色的奶渍粘在她粉色的舌尖上,竟说不出的可爱。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啊……”


        

“怎么样?”


        

“还、还行。”


        

终于把酸奶吃干净了,这次夏枕月可以心安理得地把空杯子丢进垃圾桶了,之前几次总觉得盖儿和杯壁上的酸奶没吃完好浪费,丢的时候她都心疼死了。


        

她为什么会觉得跟于知乐在一起的时候,会很自在很舒服,就是他总会以某种细微的体贴来照顾到她,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温柔的人。


        

两人吃完酸奶,也就走到学校了。


        

今天要开始最后一次模拟考了,走廊上多出来很多桌椅,那些把桌椅搬出来空试室的同学,就在走廊自习。


        

不在教室里面,在走廊显然热闹得多,不少同学还在自由走动着,真正看书的倒没多少。


        

高中生涯,也就剩这几天了,不少半公开的情侣,都已经成了公开状态,面对面地坐在同一张桌子上自习,表面上看着很认真,桌子下说不定还牵着手呢。


        

对此,老师们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加油啊。”


        

“嗯嗯。”


        

夏枕月点了点头,先上了楼,于知乐落后她一些,跟在她后面上了楼。


        

第一场的科目是语文,跟高考的时间安排一样,九点钟到十一点半。


        

不少同学八点半就拿着考试用具离开教室前往试室看自己座位,或者去试室再看会儿书,教学楼人来人往,热闹起来。


        

于知乐也带上自己的书包,起身前往实验楼403试室。


        

等他赶到试室的时候,门口挤着好多同学在看座位号,各个班的都有,都是随机安排的。


        

即便如此,他还是一眼看到了那个她。


        

难怪她昨天问了我试室之后,就不告诉我她在哪里考,真是缘分呢。


        

小可怜不敢挤上去看座位号,只好在人群外围努力踮起脚尖想看看他的名字,和她的名字。


        

又有人从一旁挤到了前面去,她无奈地后退一步,然后就踩到了某个人的脚。


        

“对、对不起,对不起!”


        

她回过身来低头道歉,先是看见了熟悉的鞋子,再抬起头来,看到了那张白净温和的脸,他个子高,已经看清楚了座位号。


        

“真巧呢,我名字在你上面。”


        

于知乐很得意,又压了她一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