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当青春幻想具现后 > 第33章 这孩子真好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阿姨,吃饭了。”


        

于知乐笑着从厨房里把烧好的菜端出来,那一瞬间的恍惚,让方如以为自己家招了个女婿似的。


        

“知乐你坐,哪能让你端菜呢……”


        

“没事,阿姨,我今天可是学到了不少知识,改天等我熟练一下,上来炒两个菜给您尝尝。”


        

于知乐将红烧鱼端到桌上,过来推方如到桌子旁坐着。


        

因为空间窄,平时椅子都是收起来的,他环顾一眼,从墙边那摞红色塑料高脚椅子里抽出来两张摆放好。


        

雪媚儿跳到了其中一张椅子上,于知乐便再拿了一张出来,简单把餐桌收拾一下,继续回厨房端菜。


        

总之方如就是很不好意思了,一直在劝他坐下等夏枕月收拾,但他不肯啊。


        

“阿姨可别这样说,我这年轻力壮的,让小月来给我干这些活,待会儿我怕是羞得饭都吃不下。”


        

这孩子真好啊,方如在桌子旁坐着,看着于知乐回到厨房,她目光柔和。


        

夏枕月在炒最后的一道菜,他就在她旁边给她摇摇扇子,偶尔跟她说说话。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方如惊奇地发现,女儿居然会因为他的话而笑起来,哪怕只是嘴角微微抿起,但依旧掩盖不住她的心情,这是多久没看她有这么开心了?


        

总觉得日子过得太慢,生活太难熬,方如时常担心自己看不到女儿出嫁的那天,也会奢望着能有一个女儿喜欢的男孩子,不祈求生活多富足,可以讨她开心、可以呵护她、照顾她,那她的心愿就完成了。


        

然后就有这么一个男孩子闯进了她们的生活,像是黑白色的照片突然有了光彩一样。


        

久处黑暗的人,对阳光最是敏感。


        

“于知乐……我来就行了,你去外面坐着吧。”


        

“一起来快一点,我肚子饿死了。”


        

“那、那我先洗一下锅。”


        

“碗筷在哪儿呢?”


        

“这边。”


        

于知乐从柜子里拿出碗筷,见到一旁还放着个可爱的猫咪图案小碗,好奇道:“这是你用的?”


        

“是媚儿的,给我吧。”


        

于知乐洗好碗筷拿出去,又把电饭煲拿了出来,开始拿着勺子盛饭。


        

“阿姨,给。”


        

于知乐盛好一碗饭递给方如,她赶紧双手去接,歉意道:“本来是请你吃饭的,却麻烦你做了这么多活,阿姨实在是不好意思……”


        

“阿姨可别这么说,太见外了,你看我自己都一点不客气的,我这碗饭装的多满,阿姨您太客气的话,反倒我不好意思了。”


        

于知乐把饭都盛好,果然他自己一点都不客气,碗里的饭盛得满满的。


        

“我也没干啥活,没给您添乱就好了,平时在家也是打下手的,我妈做饭的时候,我就剥蒜摘葱洗碗盛饭啥的,我要真坐着等吃饭,我妈知道了,准削我。”


        

高情商的人说话,总是让人很舒服的,才十七岁的他,能够时时为别人考虑,想来家教也是非常好。


        

夏枕月简单收拾了一下厨房,拿着雪媚儿的小碗出来了,碗里装着一些清水煮的白鱼肉,它最喜欢吃。


        

“你坐哪儿?”


        

“我都可以的,你坐吧……”


        

“呐,这是你的饭。”


        

“谢谢……”


        

于知乐便在方如旁边坐了下来,夏枕月在他另一边,两人中间隔着坐在椅子上吃鱼的雪媚儿。


        

夏枕月躲了一个小时,终于还是要跟于知乐一起,陪母亲一起吃饭,这种感觉怪奇妙的,她低着头不敢说话,生怕母亲问她什么,端着碗乖乖坐着,小口小口地吃饭。


        

晚饭很普通,红烧鱼加榨菜炒蛋再加一份青菜,两条鱼在这里,分量绝对是够了。


        

这是于知乐第一次尝夏枕月的手艺,先试了一下红烧鱼,鱼肉煎过之后并不松散,红烧之后又相当入味儿,吃起来竟不觉得只是普普通通的罗非鱼。


        

再试一下榨菜炒蛋,蛋香浓郁,配合榨菜一起,很是下饭,青菜也炒的很好,颜色保持着碧绿,嫩脆爽口。


        

“很好吃!想不到你厨艺竟然这么好!”


        

于知乐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不知道是不是对她有某种印象加成,总之他觉得这顿饭很合他的口味。


        

“那、那你多吃点……”


        

对比自在的于知乐来说,夏枕月就要拘谨多了,明明是她家嘛,怎么他比她还放松,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你夹菜啊,要我帮你夹?”


        

看她一直小口吃饭,于知乐忍不住道。


        

“不用不用……”


        

夏枕月这才伸出筷子准备去夹菜。


        

“夹鱼腩,鱼腩好吃。”


        

“哦……”


        

“你要汤汁吗,我觉得淋到饭上巨香。”


        

“你吃吧,你吃吧……”


        

……


        

方如就在一旁眼带笑意地看着两个孩子,这就是十七八岁啊,让她不由地想起自己当初和老夏的相遇,这真是最美好的年纪了。


        

她觉得女儿应该过这个年纪该有的生活,小月应该有属于自己的时间,不管两孩子现在的关系是怎么样,方如也都任由他们选择,但不能否认的是,她对于知乐这孩子确实很喜欢。


        

“知乐,多吃点,男孩子饭量大,阿姨看你吃得开心,我也感觉自己的胃口好了很多。”


        

“阿姨,我可是一点都不客气的,我都吃第二碗饭了。”


        

吃饭的时候,聊得也不多,都是老实巴交的普通人,说不出太好听的话,只是一遍又一遍地让他多吃点。


        

于知乐也能感受到方如的心意,毫不客气地干了三碗饭,还咕噜咕噜地喝完了夏枕月刚刚开给他的那瓶可乐,实在是吃得太饱了。


        

“我、我去洗碗了。”


        

见大家都吃完了,夏枕月赶紧找机会开溜,起身收拾碗筷到厨房。


        

“我帮你。”


        

“不用不用!”


        

夏枕月都快尴尬死了,这么大一个男孩子在她家吃饭,吃她做的菜,还跟她母亲说话,搞得她心慌慌的。


        

见她不愿意,于知乐只好坐下来再陪方如说说话了。


        

雪媚儿用爪子洗了洗脸,想了想跳到了于知乐的怀里,在他腿上盘下来睡觉。


        

“媚儿不怕我诶。”


        

“它喜欢的人它就愿意亲近。”


        

猫咪这毛绒绒的小东西,总是戳猛男心的,于知乐就给它揉揉捏捏,挠挠后背,摸摸头,感觉超好玩。


        

“知乐,你家是做什么的呀?”


        

“我爸普通当老师的,我妈在小单位上班,不过也算是比较稳定的吧。”


        

于知乐没有吹嘘家境的想法,在他看来,家境这东西,是他的福分,但不是吹嘘的资本,假如哪天他自己真成了大作家、大诗人了,那他可就要好好吹吹牛了。


        

不过方如还是能看出来他家境应该很不错的,之所以这样说,估计也是不想给母女俩压力吧。


        

“那知乐有意向的大学吗?以后打算往哪个方向发展?”


        

“我打算考浙大,正常发挥应该都是没问题的,以后想考公,我这人儿也没太大梦想,把生活过好就行。”


        

“挺好的,挺好的。”


        

方如叹了口气道:“我也经常劝小月,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了,当然我也知道,她是有很多事情放不下……”


        

“阿姨,您不用内疚什么,她也明白的,我想能让她开心的事情,不是什么都不做,而是看到自己努力之后,生活在变好,她就很开心了。”


        

“小月能有你这个好朋友,真是太好了。”


        

正在厨房里偷听外面讲话的夏枕月,搓碗的抹布停了下来,鼻子酸溜溜的,深吸一口气,内心重新坚定起来。


        

闲聊得差不多了,已经晚上七点多钟了,于知乐起身告辞。


        

把怀里的猫放下来,朝厨房喊了一声:“夏枕月,我回去了喔!”


        

夏枕月这个洗碗洗得久了,碗洗好了,她又洗灶台、扫地、擦冰箱……就是躲在厨房不出来。


        

“哦……拜拜。”


        

听到他说要回去,她才愣了一下,手里拿着抹布,转过身来,有些僵硬地朝他挥挥小手。


        

“明天见,别忘了我拜托你的事啊。”


        

于知乐说了一声,弯下腰来跟方如说:“改天再来阿姨家吃饭,阿姨注意身体。”“好好,知乐路上注意安全。”


        

最后摸摸雪媚儿的大脑袋,“下次过来给你带小鱼干吃。”“喵呜哇~”


        

他这才拎着书包和装好的酱油等用品离开了小店。


        

夏枕月在厨房又躲了两分钟,直到外面没有他的声音了,她才拿着抹布小跑出来,走到店门口那里朝路边张望。


        

路灯下,只看到他模糊的身影。


        

他走之后,家里的小店就又安静下来了。


        

不知为啥,她心里有些空落落的,拿着抹布站在门口发呆了好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