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当青春幻想具现后 > 第4章 女生之间总有一堆破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后一节自习课的下课铃响起时,沉闷的教室便热闹起来了。


        

作为重点班的学生,在距离高考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学习氛围还是很紧张的。


        

心态比较严肃的学生,一下课便赶紧去食堂吃饭,然后回宿舍洗澡,抓紧时间回来教室自习;心态比较放松的学生,便会去做些别的活动,比如打打球,或者躲宿舍里打两把游戏啥的。


        

“于知乐!”


        

教室门口传来一声娇喝,扎着马尾的钟浅怀里抱着一个排球,跟其他六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子一起,在一班的门口往里面张望,自然也是吸引了不少学生的目光。


        

不得不说,钟浅这个女孩子的相貌还是很受小男生欢迎的,肩上挎的包包是牌子货,一双桃花大眼,笑起来还有酒窝,穿着一件白T恤,裤子是一条运动短裤,露出来两条大白腿,煞是惹眼。


        

见到女神在门口等着了,叶杨跟打了鸡血似的,咻地一下跑到教室门口跟她打招呼。


        

“浅浅你今天真好看!”


        

“咦……你好臭。”


        

钟浅嫌弃地皱起眉头,扇了扇风。


        

“我刚刚跑了五圈,出了不少汗,要不我先回宿舍洗个澡?”叶杨讪笑道。 记住网址m.dzs5.com


        

“去吧。于知乐在干嘛?你不是说他答应去练球了吗?”钟浅的视线绕过叶杨,又在往教室里张望。


        

“对啊!老鱼他说要做完那道数学题,让你们先去球场垫球热身,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喔……那我们在这等他一下吧。你臭死了,别挨我这么近……”


        

几个人便在教室门口等于知乐,叶杨嘻嘻哈哈地找着聊天话题,钟浅浅几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


        

于知乐还真不想去练球,高二的时候,他是校排球队的队长,后来学校成立了女队,老师便让他帮忙带带,加上本来人就帅,成绩又好,小姑娘们就把老师丢到一边去了,每次要练球的时候就来找他。


        

毕竟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一开始吧,还觉得是个美差,毕竟和莺莺燕燕的女孩子们打排球,养眼又过瘾,偶尔给她们扣个球,还能收到一堆崇拜的目光。


        

练到后面,就觉得无趣了,毕竟这群姑娘没有一个认真的,到现在连垫球都能垫歪来,教得他心肌梗塞,腻了。


        

在座位上坐了一会儿,回头看她们还在门口等着,叶杨回头朝他投来求助的目光,看来没办法偷偷溜了。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鱼狗殊途,于知乐也体会不到叶杨的快乐。


        

说不定哪天叶杨开窍了,变身海王也不一样,即使他又胖又油,但毕竟家里有钱啊,现在还读书的小姑娘们不知道这款的好,毕业之后就抢手了。


        

叹了口气,于知乐将椅子推到桌子下,把书包往左肩一挎,起身走到教室门口。


        

今天是可以穿常服的日子,于知乐穿着一件白衬衫,扣子松开一颗,露出精美的锁骨,裤子倒还是校裤,校裤穿起来比牛仔裤啥的舒服多了。


        

“于知乐,你好慢啊。你成绩都这么好了,还这么用功啊。”


        

钟浅的语气带着一点撒娇的味道,虽然这话是对于知乐说的,但一旁的叶杨也听得热血沸腾。


        

不愧是女神,跟别人撒娇都那么好听!


        

“那是,老鱼想拿第一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你得意什么劲儿……”


        

“我跟老鱼关系最好啊。”


        

几个女孩子理解不了叶杨的逻辑。


        

于知乐笑了笑,“不好意思,刚刚耽误了一下时间,走吧,上次教你们的动作还记得吗?”


        

“记得是记得,可在排球场做前扑动作的话,会摔得很疼吧……”


        

“……那个吴佳妍,你的发球有练习好吗?”


        

“学长,我叫刘佳妍,高二五班的,你已经是第六次叫错我名字了……”


        

“……抱歉,我有个初中同学叫吴佳妍。”


        

“那她一定跟浅浅学姐一样漂亮吧,能够让学长记住诶!”


        

于知乐还没说话,钟浅浅已经得意地挺了挺胸脯,“哪有啦。”


        

闲聊着到了球场,于知乐先让几个小姑娘去跑了四百米热身,他靠在排球网杆子上无聊地看天空的鸟儿飞过。


        

夏季的傍晚来的慢,放学后的黄昏很是好看,足球场上有人踢球,操场上有人散步有人跑步,天空一片橘红色的云霭,整个校园像是蒙上了一层蝉翼般的金纱。


        

看着这厚厚的云,又想起刚刚在夏枕月空间看到的那条心情【天上有朵云,慢慢散成雾。】


        

真烦,你说她这时间怎么就停住了呢?


        

长这么大来,于知乐第一次遇到这么一件想都想不通的事。


        

……


        

钟浅先跑完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偷了懒。


        

“呼,累死了,腿好酸哦……”


        

她在于知乐的面前捶捶大白腿,又扭了扭腰,做拉伸运动。


        

于知乐瞥了她一眼,觉得她不应该练排球,去舞蹈社还合适一些。


        

想起了什么,便装作随口问道:“你们班那个夏枕月,我记得最开始体育课你们练排球的时候,她不是学得挺好嘛,后来怎么没参加排球队?”


        

听到这个名字,钟浅眼神里闪过一丝嫉妒的味道,语气却是满不在乎的样子:


        

“谁知道呢,她本来就不合群,整天一个人独来独往的,之前不是也有不少男生追她吗,也不见她对谁亲近过,看着很清高的样子。”


        

“是吗,她看着不像这么高冷的样子吧。”


        

“她小气得很,每次我们有聚会的时候,她就找个借口躲图书馆看书,其实就是不想出那份钱,周末约她去逛街也不去,同学生日聚会喊她也不来,我们平时聊那些化妆品啊衣服啊,她都懒得跟我们聊的,就是小气,明明每年的奖学金都这么多了,还跟守财奴似的。”


        

“可能是她家里比较困难吧?”


        

“谁知道呢,每次开家长会,她爸妈都不过来的,上次童娜漏在教室的娇兰口红丢了,一千多块的,我们都怀疑是她拿的,反正现在我们班没人跟她走得近了,也就老师才喜欢她。”


        

于知乐愣了愣,皱眉道:“那你们找到证据了?”


        

钟浅无所谓道:“那时候放假就她回了教室自习啊,都没有其他人在,童娜也都不追究了,看着就像她拿的,我们聊口红的时候,经常看到她在偷偷看,后来她也没出来解释,都好久之前的事了,反正就这样了。”


        

于知乐无话可说,又不是神仙,没法管住别人的嘴,当排挤某人已然成为圈子氛围的时候,哪怕自证了清白,总会又有新的不实出来,所谓真相,大多数时候只是圈子里更愿意相信的‘故事’罢了。


        

可目前他也没办法、也没有理由为她争辩什么,女生之间的矛盾可要比男生复杂的多。


        

钟浅反应过来,脸色古怪地问道:“你干嘛要打听她的事啊?”


        

“这不是你自己巴拉巴拉地说的么。”


        

“诶,是吗……”


        

眼看其他人就要回来,于知乐还是严肃劝了一句:“不过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弄清楚再判断的好,其中可能有误会也不一定。”


        

钟浅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反正不关我的事,高考完就各奔东西了。”


        

其他几人回来了,于知乐招呼她们练习,小姑娘们倒是玩得挺开心的,他却有些心不在焉。


        

目光看向教学楼,楼梯那边孤零零地走下来一个眼熟的身影,她似乎往这边看了一眼,又回过头去,自顾自地走出校门。


        

于知乐捡起地上的书包,尾随的机会来了!


        

“抱歉,我家里煤气忘了关,我先走了,你们继续。”


        

“哎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