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百一十四章讨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谁在放肆?还不给我滚出来!”


        

闻声拔剑的瘦高个,警惕着周遭的同时,厉声喝道。


        

话音落不多时,依稀有身影自观星楼上冒出。


        

一个,两个,三个。。。乌泱泱一群人,一个个出现在观星楼顶之上,众人视线之内。


        

瘦高个与胖子停下索取供奉,转朝出现在眼前的一众人看过,将目光定格在队伍中,被四位美人簇拥,身着天衣——落霞的秦无忧身上。


        

“他们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瘦高个不再提及玉枫扇之事,朝晟风枫问道。


        

“。。。。。。”


        

秦无忧如此嚣张的出场方式,晟风枫心下虽无半点意外,但面上依旧不免露出无奈之情,一时无言以对。


        

晟风枫无语间,月秋雨自人群中冒出头来,手中刀剑指向瘦高个的同时,先一步开口道:“山高路远水长流,过客三千去无留。小爷我是听雨山庄三当家,来要你命的人。”


        

“听雨山庄?”瘦高个一脸莫名的朝晟风枫看来。


        

“我北洲的一个很是传奇的山贼匪寇组织,惩恶扬善,匡扶正义,为侠江湖,受万人敬仰。”晟风枫很是认真的朝瘦高个回道。 记住网址m.dzs5.com


        

“匪寇?”


        

只听进去两个字的瘦高个满是莫名道。


        

晟风枫点了点头:“正是,最传奇的匪寇。手持刀剑的那位是听雨山庄三当家——月秋雨,还有刚刚开口的那位,身着天衣——落霞的是听雨山庄二当家——秦无忧。在下面前身挂七剑的这位瞎子,是听雨山庄四当家——肖言夕。”


        

“二三四?三位当家都在,大当家人又在何处?”一旁的胖子第一次开口问道。


        

“你猜。”


        

晟风枫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的同时,手中玉枫扇以然摆开,说话间直取瘦高个脖颈而去。


        

“砰!”


        

刺耳的撞击音在下一瞬传出,玉枫扇划过瘦高个再最后一刻提剑格挡的剑身之上的同时,一胖一瘦两人之剑以然后发先至,朝晟风枫袭来。


        

初一过招,晟风枫匆忙躲闪的同时,心下不禁骇然。眼前这一胖一瘦的两人,原来眼中不止是财色这般简单!自己自信做到了出其不意,以全力一击必杀对手,却是被面前之人如此轻易化解,并在下一顺朝自己杀来。看不出二人是何修为,但光是做到如此,晟风枫心下以然清楚,自己绝不是二人对手。


        

中洲三大玄宗,果然不简单!


        

剑式转瞬即至,晟风枫心下思索的同时,不敢有片刻耽搁,急将身旁小花护在身后,不准其受到半点伤害。


        

“嗖!嗖!”


        

七节紫竹先肖言夕手中悲悯剑一步,挡下那两道剑式后,自始至终没有半句交流的听雨山庄四位当家同一时间出手,朝一胖一瘦两人攻杀而上。


        

“大胆凡人,敢对仙家出手,找死!”


        

胖子手中剑式霸道无比,每一式落下都如万山压来一般。硬悍月秋雨引动的岳家刀法,招招压制间朝月秋雨冷声道。


        

“呵呵!”


        

全力挑开胖子之剑,不退反进的月秋雨只是冷笑一声,以作回应。


        

另一边,三人围攻话最多的瘦高个下,任其修为高深玄妙,有玄门之上且掌控雷法的秦无忧在,自是处处受制,每一刻都是险死还生。


        

瘦高个面色阴沉到了极致,不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无法忍受这比死还难受的结果。


        

一群下等人,支配乞求自己施舍的下等人,竟是将自己逼到如此地步!


        

瘦高个想杀人,想杀尽北洲所有人,可是偏偏做不到,反是自己多处受伤,血流不止!


        

伤口不住增加,血流的越来越多,手中之剑变的越发沉重,动作也慢了下来。面对死亡的威胁,瘦高个终是清醒过来,无边愤怒也转化为恐惧。


        

“师兄救我!”


        

再度被携着雷法的紫竹洞穿下,瘦高个终是放下尊言,朝鹏鸟之上一直观战的那阴郁少年求救道。


        

秦无忧顺声看去,那阴郁少年同样在注视着秦无忧,却没有半点要出手的意思,似是从未将秦无忧放在眼里一般。


        

对于比自己还要臭屁的存在,秦无忧心下莫名生出不爽,不管那阴郁少年什么意思,随手祭出一道紫竹,朝鹏鸟之上的少年射去。


        

“呼。。。!”


        

少年依旧纹丝未动,座下鹏鸟则是展开双翼,扇动狂风,将紫竹吹飞的同时,劲风同样将打斗的六人分开,自秦无忧三人手中救下那瘦高个。


        

秦无忧三人同样走近一直与胖子单打独斗的月秋雨身侧,见其凌乱的衣衫与些许血迹,秦无忧问道:“如何?可还好?”


        

“死不了!”


        

月秋雨喘着粗气,挥动了下手中刀剑的同时,回道。


        

见月秋雨还有心思赌气,秦无忧便也就放下心来,朝那鹏鸟之上,自始至终未曾出手的阴郁少年,说道:“朋友,你的路,我走了!”


        

“你是谁?”


        

“你又是谁?”


        

“逍遥元天宗弟子——夏桀。”


        

“邪宗首座——秦无忧!”


        

“你接下来的回答,会决定你的生死。”阴郁少年沉声道。


        

秦无忧笑了,被夏桀之语逗笑了。眼前少年之语态,与自己往日里如此相似。推己及人,秦无忧此刻才彻底明白,为何自己以前会这么让敌人讨厌?


        

笑过,秦无忧方才开口回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夏桀点了点头,不管秦无忧的表情,依旧是自命不凡的开口道:“两年前,来北洲的另一位仙使,他人在。。。”


        

“死了,我干的。”不等夏桀说完,秦无忧便打断道。


        

夏桀不再开口,面上依旧没有半点变化,只是手中玉剑已经出鞘,剑指秦无忧,沉声道:“他死了,那你也没机会活下去了。”


        

“太像了,他这语气和你简直一模一样,一样讨厌。”一旁晟风枫忍不住朝秦无忧开口道。


        

“那也比你故作风雅的好。”


        

“嗡!”


        

秦无忧正反驳晟风枫间,凌厉剑气以然袭来。夏桀出手了,手中之剑斩下的同时,整个人随之消失在鹏鸟之上,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