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百一十二章大秦帝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娘知道影子于你而言非同他人,你若想送他落叶归根,就去吧。”夏韵之语气中亦难掩悲意,朝秦无忧开口道。


        

“玄界大陆五州哪都可去,唯独西州,绝不可去!”


        

秦无忧脑中回想起玉玲珑临走时之言的同时,重重点头应下道:“会去的,无忧一定会去的!”


        

“西州不比其他,那里尽属禅宗之地。虽无中州那般复杂凶险,但去过西州的人,除了禅宗之外,没一个人能走出来的。”


        

知劝阻无用,夏韵之只是将自己所知说与秦无忧知晓。


        

秦无忧点头应下:“母亲放心,无忧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夏韵之接着开口道:“大陆五洲各不相通,唯中洲一枢纽。你若想往西洲送葬,现在的你需先借三大玄宗之路借道中洲,再过苦海,才能到达西洲。此行路远迢迢,你带着棺椁多有不便,更容易伤损影子遗体。”


        

“孩儿该如何做,请母亲指点。”秦无忧回问道。


        

“影子是西洲暗影一族之人,他们一族与常人不同,一生重杀戮之道。凡暗影族人身死后,体内都会结出一滴血精。


        

你可于秦川火葬影子,在此为他立下衣冠冢,并带他的血精去西洲,送回暗影族地。”


        

夏韵之言罢,见秦无忧尽数记下后,再问道:“你做了邪宗首座?”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秦无忧点头应下:“关于邪宗,当时事出有因,未得母亲允准,便坐上邪宗首座之位。不过母亲,邪宗并非世人所传那般邪魔外道,他们。。。”


        

不等秦无忧说完,便被母亲打断道:“你决定了的事,只要问心无愧,便去做就好,无需知会我。


        

至于邪宗,我太上星宫本就没有门第之见,星宫弟子也可于外派任职。就如那天官府一般,他们既是宇国朝臣之列,也属我太上星宫之派。


        

更何况邪宗和我们一样,都有着共同的敌人——三大玄宗。上一代邪王便是死于三大玄宗之手。只是你坐上了邪宗首座之位,到了中洲便会更多一丝危险。”


        

“无所谓,三大玄宗害我父帅,血债累累!就算他们不来找我,有朝一日无忧也会杀上三大玄宗,讨一个说法!”秦无忧眼神决绝道。


        

“北洲这边你不必担心,等你弟弟处理好秦家军事宜后,我会叫他入朝,代父兄守护好重建的太平盛世。北洲有为娘和你弟弟在,你一切尽可放心。


        

自雪月之乱后,你便一直不在母亲身边,如今又要你代替母亲往中洲那般险地,母亲对你心中有愧。


        

三大玄宗势大,母亲不求你为父报仇,只愿你可以代母亲保护好芊芊,助她重建太上星宫。”夏韵之作着最后的嘱托道。


        

“芊芊也要随无忧一起去中洲吗?”秦无忧试问道。


        

夏韵之点头应下:“芊芊是星主之后,只有她才能打开太上星宫之门。而且要整合四宫二十八殿,重建太上星宫也非她不可。”


        

“无忧明白了。母亲放心,只要无忧还活着,芊芊便绝不会有事!”


        

。。。。。。


        

一月后,王城,乾明殿。


        

北洲新帝,亦是第一位女帝——梁珺瑶,如今身着帝王朝服端坐于王座之上。


        

大殿之上,满头白发的闻人雨施礼过后,禀告道:“启奏女帝,北洲四境以按圣谕重新规整,现已划分为九州,设立郡县制,并集权于中央。兵部也已经拟好四境军务,军队整编,等候女帝批示。”


        

“有劳相国大人了。”


        

梁珺瑶说着,打开了闻人雨呈上的关于军务奏章,浏览过后,再问道:“相国大人,兵部所拟奏章之上,为何没有提及秦家军之事?”


        

闻人雨犹豫了一下,朝梁珺瑶看了一眼后,方才回道:“秦家军以于照月坡全军覆没,想是兵部不好做决断,所以并未列在军务之上。还请女帝明示,臣好安排后续事宜。”


        

“无论何时,秦家护国军候之爵位不变,秦家军永远不可废除。还请相国大人同兵部拟出一个重建秦家军的奏折报给朕。


        

至于主帅之位,待秦川丧事过后,朕会亲自请秦家人出川为帅。秦家军永远是护卫我朝之柱石。”


        

“臣明白,臣马上着人去办。”


        

闻人雨应下后,并未急着离开。梁珺瑶再度出言问道:“相国大人可还有事?”


        

闻人雨再施一礼后,自袖中取出另一道奏本,呈上后,说道:“如今北洲诸事以定,唯新朝国号尚未确定。不知女帝欲用何国号?是否沿用‘梁’字?”


        

“不,梁国已经不存在了。新朝国号就用‘秦’字吧,日后的北洲新朝就叫大秦帝国。朕为始皇帝,以传万世。”


        

梁珺瑶看也未看闻人雨所呈奏本,眼神坚定,没有丝毫犹豫的将心中早以想好的国号说与闻人雨知晓。


        

见梁珺瑶如此态度,闻人雨便也不再多言什么,施礼应下后,请示告退。反是被梁珺瑶叫住道:“相国大人,关于国号之事,不必送往天官府占卜了。朕意已决,烦请相国大人拟好圣旨即刻诏令全境吧。”


        

“臣明白,臣这就去办。”


        

待闻人雨离开,乾明殿内除了侍者,只剩梁珺瑶一人后,那威仪四海的神态方才撤去,转而换上女儿心该有的神态,眼神中满是思念之情的望向大殿外,无语凝噎。


        

不多时,天官府所在上空狂风骤起,整个启城的天都变的暗了下来。咱负责王城守卫的黄羽将军急走入乾明殿,朝梁珺瑶禀告道:“女帝,天官府那边。。。”


        

不等黄羽说完,便被梁珺瑶打断道:“朕已经知道了,不必惊慌,退下吧。”


        

梁珺瑶说完,不管呆立在殿上的黄羽,整个人呆呆的起身,如行尸走肉一般离乾明殿而去。转身的一刹那,两行泪水夺眶而出,洒在王座之上。


        

自己多年的夙愿实现了,而且还是整个北洲之帝王,史上第一位女帝!足以在史书留下浓墨重彩一笔,流传后世,可是梁珺瑶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


        

因为,那个明知不可能会留下的他,马上就要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