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百二十一章原来如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八百里秦川,世间绝美之地,胜却人间美景无数。虽名声在外,但闻之者众,见之者少。


        

在秦无忧眼中,所见不是美景,而是一道由解语花树组成的守护星阵。就算自己而今成就玄门之上,悟透了紫微命盘,也看不出当中玄妙的守护星阵。


        

队伍停步在秦川深处,被无尽的解语花树所保护之地。一座如世外桃源一般,与世无争的村落出现在秦无忧眼前。只是这份安静祥和之下,多了一丝沉重的哀悼之意。


        

村落前早以站满了人,一身素衣着装,却依旧不失雍容华贵的妇人在前,看上去给人一种莫名的神秘感。


        

妇人身旁站着换下红衣,改穿素衫的红苏秀,身后则是三千解语军的一众家小。


        

不待秦无忧收回目光,有所反应间,秦解语先一步上前,朝那妇人施礼道:“孩儿无能,兵败青沙关,致我秦家军覆灭。孩儿有罪,请母亲责罚。”


        

“能回来就好,起来吧。”一品夫人——夏韵之朝秦解语开口道。


        

秦解语依旧是跪地不起,秦无忧也从旁缓步上前,跪地朝夏韵之施礼道:“不孝子——秦无忧,拜见母亲。”


        

沉默,整个秦川陷入沉默。夏韵之并未如对秦解语一般唤秦无忧起身。只是千万种情愫汇于眼中,久久凝视着秦无忧。


        

“拜见主帅!”


        

夏韵之身后解语军一众家小,同样朝秦无忧跪拜施礼。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被唤醒的夏韵之缓步走近秦无忧,亲手将秦无忧扶了起来,缓了缓情绪,但声音依旧难掩哽咽的说道:“先去祭拜你父亲,之后为娘有话要与你说。”


        

“嗯嗯,无忧这就去。”


        

第一次见自己这位母亲,秦无忧心下全无一丝陌生感觉。亲切,母子亲情的亲切感油然而生。


        

应下母亲之语后,秦无忧又同秦解语一起,转朝身后解语军一众家小,施大礼以赔未能将已故解语军平安带回之罪。


        

解语军世代许秦门,不惧生死,更无怨无悔!就算死于边野,不过是马革裹尸还葬尔。


        

“送主帅去见先主。”


        

夏韵之开口打破双方之礼,众人听命分出路来,并在解语军带领下,穿过村落,朝位于后面的父帅——秦穆的陵寝而去。


        

陵前,摘下鬼面的解语军分列为两队,立身秦无忧兄弟二人身后,共同祭拜秦帅。


        

解语军军容严整,只是在这眼中有铁的军容之下流着两行热泪。


        

泪为先主后继有人而流,为先主父子终是“得见”而流,为誓死追随的先主遗愿得以实现而流!


        

祭拜礼仪过后,早有解语军使将战死的鬼面抬上前,于秦帅墓前,由秦无忧授解语年轻子弟鬼面。


        

“陈鹰!李宪!孙亮!楚良玉。。。!”


        

一个个为保自己无恙,主动赴死的名字自秦无忧口中念出。每念出一人,便有一位少年上前自秦无忧手中领走鬼面,带在脸上,领下解语军之职。他们或是青壮男子,或是半大孩童,还有三位女子也在当中。


        

秦无忧将带上鬼面之人的面孔一个个烙印在心底,连同青沙关前赴死的那些名字一起,永远铭记于心!


        

他们愿从父愿甘心守护秦氏,自己便如父帅一般,为他们挡下一切危险!


        

待一切事宜完成,秦解语领走解语军后,红苏秀方才走近秦无忧。没有了往日的调戏之意,话语中满是安慰的说道:“你做的已经很好了,秦帅若在,也会为有你这么一个儿子而骄傲的。”


        

“秀姨放心,我没事。你们也不会再有事,一切都会好的。”秦无忧回道。


        

红苏秀微微点了点头,眼神中有几分犹豫,但依旧还是开口道:“影子的死。。。”


        

话未说完,就被秦无忧打断道:“秀姨,带我去见母亲吧。”


        

“好。”


        

知秦无忧不想提起,红苏秀便也应下后,引秦无忧朝夏韵之所在房间而去。


        

步入主厅,秦无忧朝端坐于主位的夏韵之再拜过后,开口道:“秦家之败,过在无忧,请母亲责罚。”


        

“起来说话。”


        

夏韵之算是回应过后,待秦无忧起身后,继续开口道:“错不在你,错在为娘。你能平安回来,已经做的很好了。”


        

对于母亲之言,秦无忧满是不解间,夏韵之继续说道:“害你父帅的元凶,想来如今你已经知晓了。”


        

“是中州那些自诩神明的三大玄宗。”秦无忧重重点头应下。


        

“你可知他们为何要对你父帅下杀手?”夏韵之再问。


        

当日晟风枫只向自己言明元凶是谁,却并未说明因由。秦无忧心下对此亦是不解,见母亲提出,正欲发问下,夏韵之主动开口道:“你父帅是为我而死,三大玄宗要杀的人不是你父帅,而是为娘。”


        

旧事重提,夏韵之言语中亦满是恨意。只是在秦无忧面前不想太过表现,强忍着继续开口道:“太上浮沉星万象,日月俯首向北斗。


        

太上星宫乃是星派最高传承所在,下属四宫二十八殿。为娘我便是北宫主事,占天枢位。下有天璇,摇光,玉衡,天权,天玑,开阳六殿,各殿传人你以都尽数见过了。”


        

秦无忧应下后,夏韵之再度开口道:“太上星宫遭劫,被三大玄宗围攻。星主为保我等而战死,四宫不得已下只能四处逃离至各州。


        

为娘我引北宫一众,护卫着星主之后便就此来到了北洲。后又与你父帅相识,走到了今日地步。”


        

“芊芊她难道就是。。。?”


        

不等秦无忧说完,夏韵之便点头应下。星主临死前,将尚在襁褓中的芊芊封印,托于我手。后来因日久,封印破裂,引来了欲斩草除根的三大玄宗。


        

为保芊芊平安,你父帅用尽了所有方法,请人遮蔽了天机,又以剿匪为名,令解语军悄悄送走了芊芊,还通知星宫其他人以及旧日朋友来帝都护卫秦帅府,以骗过三大玄宗。


        

就在我生产解语那日,也就是雪月之夜那晚,三大玄宗终是找上门来,你父帅他。。。”


        

夏韵之不再说下去,也不用再说下去。聪慧如秦无忧,以然相通了一切。


        

更明白了母亲对自己说这些的用意,遂朝母亲再施一礼道:“为父报仇,本就是身为人子之责。代母亲继承星宫之位,亦是当为之事。


        

母亲放心,待无忧安排好福伯的后事,便去中州为父报仇,为您重震太上星宫,助芊芊登上星主之位。”


        

夏韵之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点头应下后,秦无忧方才出言问道:“无忧记得,昔日在启城时,福伯便常同无忧提起,说他老人家自离开家后便再也没回去过,他说他想回家看看。


        

福伯生前被无忧连累,没能回去,现在无忧想送他老认加落叶归根。母亲可知道,福伯他家在何处?”


        

“西州,影子的家就在西牛贺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