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百二十章入秦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神吗?做错了事情,那便注定了要跌落神坛,他们会为自己犯下的错,终生忏悔的。”秦无忧眸子中满是杀意,沉声道。


        

对于自秦无忧口中听来狂妄之言,晟风枫没有一点意外之色,用一副意料之中的态度暗自叹了口气后,继续开口道:“还记得听雨山庄的正邪之争吗?”


        

不等秦无忧回话,晟风枫便再度开口道:“三大玄宗每十年便会向玄界大陆五洲招收弟子,北洲便是由我四姓负责。


        

听雨之争看似是正邪生死战,实则是为选出送往三大玄宗修习的子弟。”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秦无忧反问道。


        

“三大玄宗身在中州,不管你想干什么,都得人到中州去才行。但玄界大陆五洲并不相连,常人不可能跨州而行,就算是玄门之上也不形。你要想前往中州,只能与三大玄宗所选弟子同去。”晟风枫解释道。


        

“然后呢?”


        

“时间在一月之后,你若想离开,需在这一月时间料理好北洲一切,并赶回天官府。


        

记得,去看一下小花。不管如何,你肯因她对我晟风家罢兵,心里总还是有他的位置。”晟风枫说过,便不再管秦无忧,转朝肖言夕而去。


        

与晟风枫分别,秦无忧没有去看小花,而是同秦解语一起,抬福伯棺椁回到秦帅府。


        

虞美人早以备好福伯灵堂,秦无忧兄弟二人亲自为福伯披麻戴孝,行为人子之礼,为福伯守灵。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一应礼仪结束后,邪宗两位夫人与月秋雨一起步入灵堂,先朝福伯祭拜过后,夫人率先开口道:“尊上,如今邪宗以重归一统,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无忧不过是机缘巧合之下,才领了邪宗首座之位,其实并没有为邪宗作过什么?当时也只是想助夫人统一邪宗,如今。。。”


        

“邪宗教众唯以尊上为尊,请尊上下令。”夫人打断道。


        

秦无忧此刻全无心思与夫人讲道理,便也算作应下,回问道:“二位夫人可有何想法?”


        

“重回中州,光复邪宗,为先王报仇。”


        

夫人回过,一旁箫夫人也跟着点头附和。秦无忧自也不再多说什么,也未过多询问缘由,只是点头应下道:“无忧要去秦川一趟,一切事宜就交给二位夫人了。”


        

。。。。。。


        

秦无忧于秦帅府守灵期间,梁珺瑶于启城承袭梁王大位,任命闻人雨为相治政,闻人昆为太尉,掌在外诸军事。又有罗生堂,晟风枫,褚师然从旁想帮,启城渐渐恢复往日和平之象。


        

南越亦承上详表,甘心归顺。四境归一,北洲一统。四大贵姓不复存在,乱局之后,终是迎来太平盛世!


        

七日后,秦无忧亲驾福伯灵车自秦帅府起行,在解语军的护送下,往秦川落葬。


        

秦川。


        

灵车一路行来,直到停在挂满白幡的秦川前。川前,芊芊与陆羽,青衣等七人早以等候多时,上前相迎秦无忧。


        

“无忧哥哥,福伯他。。。”


        

芊芊早以哭红的眼睛,见福伯棺椁,再度忍不住涌出泪水,语气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秦无忧上前为芊芊擦去泪水,心底强忍着悲意,安慰好芊芊后,朝走近自己的青衣与陆羽问道:“秦川可安好?”


        

“未伤一草一木。”知道此刻不该吟诗的陆羽,回道。


        

秦无忧看着眼前的秦川,灵幡下那些数之不尽的解语花虽未损伤,却是尽数闭花收枝,为秦家军哀悼。


        

草木如此,何况人乎?


        

“入川吧,宫主她在等你。”青衣从旁开口道。


        

秦无忧朝青衣点了点头,不去在意其对母亲的称呼,领着芊芊,步入秦川。


        

终是进来了!两次未得入内的秦川,今日秦无忧终是进来了,只是心中却没有半点喜意。


        

一路走过,除了闭花不开的解语花数外,便是处处坟冢,新立的坟冢,在照月坡战死的秦家军将士的坟冢。


        

走过花树林,入秦川深处,眼前一副世外桃源,与世无争的村落之象,如果不是举村哀悼的话。


        

村落前,一身素衣却依旧不失雍容华贵的妇人在前,身旁站着换下红衣,改穿素衫的红苏秀,身后则是三千解语军的一众家小。


        

不待秦无忧收回目光,有所反应间,秦解语先一步上前,朝那妇人施礼道:“孩儿无能,致秦家军覆灭。孩儿有罪,请母亲责罚。”


        

“能回来就好,起来吧。”一品夫人,夏韵之朝秦解语开口道。


        

秦解语听话起身,秦无忧这才上前,跪地朝母亲施礼道:“不孝儿秦无忧,拜见母亲。”


        

沉默,整个秦川陷入沉默。夏韵之并未如对秦解语一般唤秦无忧起身。只是千万种情愫汇于眼中,凝视了秦无忧许久,方才缓步走近秦无忧,亲手将秦无忧扶了起来,缓了缓情绪,但声音依旧难掩哽咽的说道:“先去祭拜你父亲,之后为娘有话要与你说。”


        

“嗯嗯,无忧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