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百一十七章报仇(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令出,万军动。


        

月秋雨与肖言夕第一个冲了上来,三道剑气斩下,城门顷刻之间粉碎,解语军在前,大军蜂拥入城。十四年前的雪月之乱,再度降临启城!


        

入城前,秦无忧朝身旁梁珺瑶下令道:“公主,分兵封锁帝都四门,不许任何人出城。约束你部,降兵不杀,更不可犯民。敢有违令者,军法从事。”


        

“珺瑶领命!”


        

“虞美人。”


        

“在!”


        

“领邪宗教众攻下王城,擒下宇王,等本尊发落。切记,不可滥杀无辜。”


        

“虞美人领命!”


        

“老三。”


        

“直接说事”


        

“和老四一起,做你该做的,给我劫了四大贵姓。”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懂了。”


        

“入城!”


        

。。。。。。


        

“砰!”


        

四姓中,闻人府第一个被解语军光顾。府门应声被撞开,秦无忧兄弟二人在解语军随同下径直入内。


        

以往门庭若市,往来之人尽是达官显贵的闻人府,此刻空无一人,冷清的异常。偌大的府邸,不见一位仆从护卫,只剩下闻人雨师端坐于正厅,身旁放着一杯热茶,身后立着闻人昆两兄弟。


        

“玄门之上?不过才两年不见,侯爷便有今日之惊世成就,令老夫不得不刮目相看。老夫隐忍了两年,筹谋许久,本以为胜券在握,到头来却是败在了侯爷您这个变数之上。”


        

对上秦无忧两兄弟满是仇怒的眼神,闻人雨师很是赞许的朝走近的秦无忧开口道。


        

“闻人杰呢!?”秦无忧直入主题道。


        

“侯爷就不关心那日我是如何假死脱身?这两年又筹谋了些什么吗?”闻人雨师不答反问道。


        

秦无忧摇了摇头,沉声回道:“不重要了!福伯死了,你们所有人都得偿命。”


        

闻人雨师无奈一笑: “既然已经败在侯爷之手,北洲易主,便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了。


        

我闻人家愿意退出,将北洲送与侯爷。至于杰儿,我已经送他离开北洲了,老夫留下来了结与侯爷之间的仇怨。”


        

“你装死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在此废话吗!?北洲不是你让的,是我夺回来的!”秦无忧语气冰冷道。


        

“闻人家基业庞大,不止这北洲一隅。只是灭了闻人府,杀了老夫,还远远不够,反会迎来侯爷相想不到的报复。


        

老夫承诺将北洲让与侯爷,日后便不会再有我闻人家人来寻仇,侯爷可安心坐拥北洲。”闻人雨师再度出言解释道。


        

“就算你不来,我也会杀上门去取闻人杰性命!遗言说完了没有?今日你没机会再装死了!”秦无忧不想再与闻人雨师废话下去。


        

闻人雨师又是无奈一笑,很是从容的端起身前热茶,轻饮了一口后,再度说道:“容老夫说最后一句可否?”


        

不等秦无忧回答,闻人雨师便接着开口道:“昆儿和雨儿他们两个才智堪当大用,可为日后北洲治世栋梁。这次剿灭秦家之事,他们两个也并未参与,全不知情。还请侯爷莫要因‘闻人’这个姓氏,牵连他们两个。有他们两个在,对侯爷接下我闻人家势力有百利而无一害。


        

至于影子与秦家军之死,老夫愿以命相还,了却秦家与闻人往日仇怨。”


        

“啪!”


        

话音落,闻人雨师手中茶杯脱手,应声碎裂,茶水湿透了闻人雨师衣衫。闻人雨师面上依旧带着笑意,却是再无半点生机,服毒自尽了。


        

一旁的闻人昆上前试了试闻人雨师鼻息后,朝秦无忧兄弟二人摇了摇头,示意以然无救。


        

秦解语想上前确认,被秦无忧拦了下来,出言道:“死透了,饮了药神的绝生泪,没机会再活过来了。我们走,去下一家!”


        

百里府。


        

秦无忧兵至百里府邸时,罗生堂以与百里英雄战在一起。损了大半暗秘卫的百里府,虽还将罗生堂挡在外面,但以露出败势,不住被压退。


        

看着以前一直被挂在口中的“二傻子”——百里英雄正手挥长枪,奋战守护府邸下,秦无忧朝解语军命令道:“别伤到百里英雄,此事与他无关。其余拦路之人,杀!”


        

“杀!”


        

秦解语在前,领着解语军在爆喝之下冲上。如秦无忧一般,被仇怒熏心的解语军,不顾自身,只是挥动手中长剑死战上前,劈杀拦路之人,并在被强行制住的百里英雄怒吼声中破开府门,冲进百里府。


        

“秦无忧!有种冲我来!别伤我家人!”百里英雄朝秦无忧吼叫道。


        

没有了往日与百里英雄玩笑的意思,秦无忧指着身后的碧玉棺椁,第一次唤其名字道:“百里英雄,是你们害我家人在先!你告诉我,我该找谁去吼?”


        

“一命换一命!我来抵福伯的命,别动我家人!”百里英雄回道。


        

“呵呵。。。


        

你来抵?你抵的了吗!?我秦家军十二万将士性命,你的过来吗!?


        

做错事,就得付出代价。害我秦家性命之人,活不了。我不杀你,是因为你与此事无关。你走吧,我给你机会找我报仇。”


        

秦无忧说过,不管身后百里英雄的怒吼之音,径直走入百里府。不多时,院内数道暗雷落下,府内随之安静下来。


        

百里英雄整个人瘫坐在地,双眼无神的看着秦无忧带人自府中快步走出,往下一家而去。


        

晟风府。


        

离开百里府的秦无忧,赶至晟风府门前时,月秋雨与肖言夕以然将晟风府包围。府外没有硬战,众人却是被绿衣着身的晟风花一人拦在门前。


        

分开众人,秦无忧刚一走近,没有了往日古灵精怪的晟风花一脸哀伤的上前,满是关切的朝秦无忧开口道:“无忧,你还好吗?福伯他。。。”


        

“把路让开。”秦无忧沉声打断道。


        

“无忧,一定要这样吗?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


        

“把路让开!”秦无忧声音越发冰冷起来。


        

“不!不!我不能让!我不能看着你与我家人为敌,你们两方都不能有事!无忧,你若执意要进的话,那便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晟风花以身拦在秦无忧马下,眼中满含泪水,不住的摇着头,以央求秦无忧不要与自家人为敌。


        

两人对视许久,眼见往日古灵精怪,不知忧愁为何物的晟风花如此看着自己。秦无忧几次欲策马上前,终究还是强忍了下来。


        

“走!”


        

秦无忧说罢,再也不看晟风花一眼,调头径直往最后一姓——褚师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