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百一十六章报仇(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无忧抬棺,一路自西而来。沿路之上,邪宗两位夫人,春夏秋冬四美,月秋雨,肖言夕以及罗生堂各部统领纷纷引部众随同。


        

短短十日之内,梁国十万将士临近启城时以是扩增五十万之众。声势浩大无比,沿途守军但见秦字帅旗,纷纷避其锋芒,让出路来。


        

启城,晟风府。


        

“咚咚。”


        

府内北院,晟风枫所在偏院,叩门声响起。不多时,天叔自内打开院门,见到来人,躬身见礼道:“老家主。”


        

晟风颥朔独自一人,面容也显得憔悴了许多。点头应下后,回问道:“风儿在吗?”


        

“在房间读书。”天叔说着,引晟风颥朔朝书房而去。


        

不待二人走进书房,闻敲门声响起的晟风枫先一步走出,见是祖父,忙施礼道:“孙儿不知祖父前来,未及出迎,还请祖父勿怪。”


        

对于晟风枫的俗礼,晟风颥朔摆了摆手,示意无妨后,开口道:“跟祖父进来,有事与你商议。”


        

见祖父独自一人来寻自己,晟风枫心下便以然猜出大概,面上依旧不为所动,随祖父走进书房,关上房门。


        

书房内,祖孙二人一坐一立,彼此沉默了许久,晟风颥朔方才打破沉寂道:“老三,你的选择是对的。我们输了,四姓这次彻底输了,家老他也死了。” 记住网址m.dzs5.com


        

晟风枫依旧是不语,没有半点反应。晟风颥朔看在眼里,语气有些不悦道:“你是在与祖父赌气不成?”


        

“孙儿不敢。”


        

“哼,你没有什么是不敢做的!眼下是家族存亡之际,你还有心思跟祖父赌气?


        

这次祖父以委身亲自来找你,你还要怎样?叫祖父也跪下不成?”


        

见晟风颥朔生气,晟风枫忙施礼赔罪道:“祖父息怒,孙儿惶恐!”


        

“起来吧,同祖父说说,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做?”晟风颥朔开口道。


        

晟风枫起身,问道:“孙儿需要知道如今结果如何?”


        

晟风颥朔看了晟风枫一眼后,语气不悦道:“你不是以然猜出来了吗?”


        

说罢,依旧是将刚接到的简报自袖口取出,交给晟风枫后,简要介绍道:“那秦无忧成就了玄门之上,我四姓所有人连同审判王庭一起不敌他一人,全军覆没,天辰子也败回风岚山不出。”


        

“秦家呢?”


        

“秦家军折损殆尽,解语白衣也折损大半。秦川那边也是败报,南越倾国之力竟被六位少年挡在了忘忧河畔,连秦川都碰不到。那个三王子——李济深徒有虚名,越国怕是不会存在太久了。


        

还有,那个福伯,死了,死于审判王庭——剑侍之手。”


        

闻福伯死讯,晟风枫眉头紧锁起来,整个人呆在原地,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就算秦家军全部阵亡,晟风枫亦有三分把握躲开秦无忧的复仇,为家族避祸。可福伯死了,自己便一分把握都没有了。


        

福伯在秦无忧心中的地位不同其他人,十二年生死相依,是如父一般的存在。福伯身死,就算秦无忧打算屠尽整个启城为其报仇,晟风枫心里也一点都不感觉惊讶。


        

见晟风枫如此,晟风颥朔暗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秦无忧以军杀来,按时间算,最迟明日,秦无忧便可兵临城下了。


        

闻人雨师以把闻人杰送走了,你若无法可避祸,那今夜便带小花走吧,祖父安排你们。。。”


        

不等晟风颥朔说完,晟风枫便出言打断道:“祖父曾经教导过风儿,不论到什么时候,自家人永远也不能有危险,就算置于险地也不可!


        

枫儿既是晟风家主,那便哪都不会去,留下来守护家人。”晟风枫说着,朝门外而去。


        

“你去何处?”


        

“去找小花。或许能救晟风家于水火的,如今只有小花了。”晟风枫语气落寞的说着,消失于书房外。


        

竖日,破晓。


        

王城,乾明殿。


        

如往日一般,早以失了往日雄姿英发,一副颓败之意的宇王,在典月的“侍奉”下,坐于王座之上,等待着早朝奏事。


        

身旁的典月也不再如往日一般恭顺,挺身而立,与其说是侍奉,不如说是监视。


        

西梁战事只传入四大贵姓府中,无一人向王城告知。夜雨也被典月送给了四大贵姓,宇王如今彻底被架空,对外界全无所知。除了后宫的嫔妃还属于自己外,大宇帝国便再没有什么是宇王所有。


        

早朝时辰已到,朝臣却不似往日一般走入。王座之上的宇王连多问一句的心思也没有,只是朝身旁的典月开口道:“典月公公,既然众臣不朝,那便摆驾凤鸾殿吧。”


        

典月全不理睬,亦不按王命行事,而是换来宫中值守,叫其出去打探,并差人往闻人府,询问情况。


        

半个时辰后,外出打探的值守匆忙跑进大殿,喘着粗气回道:“禀王上,启城外旌旗漫天,到处是兵马,我们被围了!”


        

“何人围城?打的是何旗号?”闻言,宇王终是来了精神,急问道。


        

“秦,来军打的秦字旗号。领军之人是护国军候——秦侯爷。”值守回道。


        

“传孤旨意,即刻摆驾城门。孤要亲自去见世侄!”宇王近乎激动道。


        

秦家军出现在启城,便证明四大贵姓输了。有了秦无忧率军前来清君侧,重夺权位,宇王心下自是大喜,如久旱望甘霖一般,重新有了生机。


        

宇王一路急行,快步登上西城门时,晟风枫,褚师然与闻人昆两兄弟以然在西城门之上。见宇王走近,四人看也未多看一眼,全无半点君臣之礼。


        

宇王虽心有不愿,但眼下只求秦无忧快些进城,如昔日其父帅一般,助自己重掌王权。到时便没人敢对自己不敬,自己将是真正的北洲之主!


        

宇王这般想着,急朝城下秦无忧高喊道:“世侄,快快。。。”


        

宇王顿住了,看见秦无忧兄弟二人身后还立着西梁公主——梁珺瑶时,宇王整个人呆住了。


        

此刻宇王心底才彻底明白,秦无忧此来针对的不只是四大贵姓,还有对秦家军被逼上绝路而置之不理的自己。


        

秦无忧离开启城时的“三年”之约,今日用他自己的方式,提前来兑现了。只不过不是助自己成王,而是要覆了这个被权力所祸,违背初衷的大宇帝国!


        

绝望中迎来希望,却又在转瞬之间破灭,到头来这一切不过是自己的奢望而已。


        

宇王整个人瘫在原地,不自觉的退了半步。若无典月在侧,以然倒在地上。


        

许久,重新整理心绪的宇王,朝城下秦无忧兄弟二人开口道:“二位世侄,孤是被人胁迫才不得不那般行事,弃秦家军于不顾!二位世侄莫要误会,叫外人凭白受益。”


        

“开门!”


        

没有半句多余的废话,秦无忧只是沉声喝道。


        

如此结果,晟风枫不禁暗暗摇头叹息。最怕的便是秦无忧连商量的机会都没有,不讲其他,一心只有报仇。


        

知事不可违,但晟风枫也不得不出言道:“二当家,福伯身故,枫心里也很难过,我晟风家甘愿付出任何代价作为补偿。但启城这些百姓军士都是无辜的,二当家可否。。。”


        

“开门。”


        

即便是晟风枫开口,秦无忧依旧是没有半句多余废话,语气越发冰冷起来。


        

知秦无忧意以决,晟风枫便也不再多言,转身离开的同时,只能寄希望于天眷晟风,可避过此劫。


        

宇王依旧是不肯放弃,再度开口道:“世侄,孤与你父帅是生死之交,曾经。。。”


        

“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