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百一十五章报仇(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一十五章报仇(二)


        

“为何单单西州去不得?”秦无忧问道。


        

不再有人回话,秦无忧转身看去间,方才发现玉玲珑以如来时一般,消失不见,仿若其从未来过一般。


        

玉玲珑消失不见,不远处却是再起烟尘,有大队军马正朝照月坡奔至。


        

活下来的三百解语军急提手中长剑护在秦无忧兄弟身前,随时准备应战。


        

秦无忧引动紫瞳心眼,见来军旗号为“梁”下,分开身前解语军,示意无妨后,静待来军兵至。


        

“吁。。。!”


        

来军勒马驻足,为首是位女将,西梁公主——梁珺瑶。身后跟着一架灵车,当中载着一副碧玉棺椁。


        

梁珺瑶下马走近,朝秦无忧先施一礼:“公子,珺瑶来迟了,还请公子勿怪。”


        

对于梁珺瑶对自己的称谓依旧是在启城时一般,秦无忧勉强一笑,反问道:“公主来此所为何事?”


        

梁珺瑶对上秦无忧的目光,顿了片刻后,回道:“珺瑶本是打算来此,为公子收尸。”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闻梁珺瑶之言,秦无忧又是一笑,看着其身后的碧玉棺椁,朝梁珺瑶回道:“所以公主这副棺椁是为我准备的?”


        

梁珺瑶点头应下:“不只这副棺椁,珺瑶虽不能为公子力敌四大贵姓。但公子此战若是败了,珺瑶愿为公子料理后事,为秦家军收敛尸体。公子若是能活下来,珺瑶为您准备了整个西梁以作容身。”


        

“公主好意,无忧心领了。”


        

“珺瑶能有今日,全仗公子想帮。恩不敢忘,为公子尽些绵薄之力自是分内之事。”梁珺瑶一副军中将帅之语气朝秦无忧开口道。


        

秦无忧则是摇了摇头:“昔日在启城,我不过只是帮了些小忙而已,算不上什么恩情,公主言重了。”


        

秦无忧说罢,见梁珺瑶身后军容严整,继续朝梁珺瑶问道:“公主如今以成梁国军中统帅,想来梁国大权以落入你之手了,不然梁王也不会用一名女将抵挡我秦家军了。”


        

梁珺瑶点头应下,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待秦无忧接下来之言。


        

秦无忧微微笑过,再问道:“公主弄权掌军的手段,无忧以然见识过了。不知若是为国为民,又会如何?”


        

闻秦无忧话中之意,似是以认下自己为梁国之主。梁珺瑶心喜的同时,忙出言回道:“民乃国之本也,珺瑶日后若为西梁之王,当广施仁政于民,爱民如。。。”


        

不等梁珺瑶说完,秦无忧便打断道:“公主帮无忧做几件事,可愿意?”


        

“公子有命,珺瑶万死不辞!”梁珺瑶施军礼应下。


        

秦无忧示意梁珺瑶起身后,上前引灵车至福伯身侧,兄弟二人小心将福伯尸体安置其中后,方才朝梁珺瑶开口道:“烦请收殓我秦家军将士尸首,妥善安置,另送以阵亡的解语军尸首回秦川。


        

还有,把你所有的兵交给我,换上我秦家军旗号。事后我许你整个北洲,让你做北洲之女帝。”


        

“珺瑶领命!”


        

梁珺瑶接令,并按秦无忧之意行事间,秦无忧方才将目光转向剑圣,任北忘与苏复三人,并上前施礼道:“大恩不言谢,三位前辈搭救我秦家这份恩情,无忧记下了。日后但有差遣,无忧绝不推辞。”


        

剑圣与任北忘二人对秦无忧之言并未放在心上,全不做理会。一旁的苏复倒是走近秦无忧,很是满意的拍了拍其肩膀,以长者至口吻说道:“一家人说什么恩不恩的?只要你们两个好好的,你姑姑便能安息了。”


        

“姑姑?”秦无忧疑问道。


        

秦解语走近,为秦无忧解惑道:“母亲同我讲过,父帅其实还有一个妹妹。只是碍于父帅当时引兵征战,树敌过多。未免祸及姑姑,才隐瞒了姑姑的存在,少有人知。哥你一直在启城,自然无人向你提起此事。


        

紫衣侯的这个称谓并不是江湖人给的称号,而是因父帅的军功所在,‘宇王’赐给姑父的封号。”


        

提及宇王,秦解语语气明显加重,话语中尽显恨意。


        

“侄儿见过姑父,谢过姑父救命之恩。”秦解语说完,便朝苏复见礼,秦无忧自也随同一起。


        

苏复将二人扶起后,朝秦无忧问道:“无忧,现在你是秦家之主。接下来该如何做,可都想清楚了?”


        

“血债血偿!欠我秦家的,我要他十倍奉还!”秦无忧眼神坚定的说道。


        

“那便去吧。你姑姑的仇,今日终于可以报了。”苏复眼里尽是回忆感伤之色,朝秦无忧开口道。


        

秦无忧应下后,沉声下令道:“解语军何在?”


        

“在!”


        

“血债血偿!随本帅一起,为我秦家军死难将士复仇!”


        

“复仇!复仇!复仇!”


        

“抬棺!进兵启城!”


        

红底银边“秦”字帅旗再起,秦无忧两兄弟在前,解语军抬福伯棺椁随同,引梁国大军,兵犯启城而来!


        

大军刚走不多时,沉寂在地上的三尺古剑突然开始争鸣起来,飞向不知何时出现,凝视着秦无忧离开方向的剑侍手中。


        

凉州,听雨山庄。


        

正邪之争后重新建起的听雨山庄的正厅内,夫人端坐于主座之上,春夏秋冬四美坐于旁位。身挂七剑的肖言夕安静立于一旁,怀抱刀剑的月秋雨则是不住自厅内来回走动,时而停下,朝外面不住张望。


        

日近黄昏,终是有动静自外面传来。一位罗生堂部众匆忙跑了进来。不待其施礼,月秋雨便先一步上前,急问道:“快说,西面战况如何?”


        

报信的兄弟长喘了两口气后,朝月秋雨回道:“回禀堂主,赢了!我们赢了!秦家军,秦家军惨胜。四大贵姓全军覆没,天辰子败回风岚山,连审判王庭也无一人得活。秦家军赢了!”


        

月秋雨闻言大喜,却也不忘再问道:“秦家军呢,伤亡如何?还有二当家和剑圣那老东西,他们如何?”


        

罗生堂部众语气有些悲壮的回道:“回堂主,秦家军十二万将士无一生还,秦家解语军也折损大半。


        

秦家两兄弟与剑圣安然无恙,秦家两兄弟此刻正以引梁国兵马,打着秦家军旗号,杀奔启城而去。剑圣,任北忘与紫衣侯——苏复三人随同。只是,秦家解语军抬着一副棺椁,不知所葬为何人?”


        

“抬棺?”。


        

夫人起身,为月秋雨解惑道:“能让解语军抬棺的,除了福伯,不会再有别人。”


        

福伯身死,对秦无忧而言意味着什么,夫人心里十分清楚。遂朝春夏秋冬四美开口道:“虞美人代传尊上法旨,命我邪宗所有教众,即刻赶往启城,听候尊上差遣。”


        

“虞美人谨遵法旨!”春夏秋冬四美起身,朝外急行而去。


        

月秋雨眼神也变的冷峻起来,缓缓拔出手中刀剑的同时,朝一旁的肖言夕说道:“老四,我们也该去寻二当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