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百一十四章报仇(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走!”


        

对死亡的恐惧与杀气最是敏感的剑侍第一个自震惊中反应过来,朝十八位刑堂执事说过,便急速逃遁而去。十八位刑堂执事亦没有丝毫犹豫,各自分路而逃。


        

千金一诺判生死,如约而至送魂归。令玄界大陆所有人为之恐惧,从未有一次失手,连玄门封号都可刺杀的审判王庭,今日竟是在秦无忧面前主动逃了!?


        

十九人才刚遁去,秦无忧终是停止了突破,自入定中转醒。猛然睁开双眼下,一念而千里。挥手间,身前一连化出十九道七节紫竹。紫竹后发先至,近乎同一时间出现在十九人身前。


        

不待审判王庭一众人有所反应,秦无忧满是冰冷的面孔近乎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十九人身前!


        

没有一句废话,秦无忧眸子被杀气充斥到血红!十九道秦无忧的身影同时出现,掌中雷法不住肆虐着朝无法动弹分毫的审判王庭一众人头顶盖下。


        

秦无忧掌中雷光不再是闪烁夺目,而是变成了暗黑色!映在审判王庭一众人眼中,仿若那通往地狱的锁链一般,灌入十九人头颅,肆虐其全身。


        

“咔!”


        

暗雷爆开在审判王庭一众人体内,刚刚还傲世战场,随意屠戮解语军的审判王庭十八位刑堂执事连同杀手之王——剑侍一起,顷刻之间消失了,变成了战场之上腾起的漫天血雾,一瞬间在秦无忧暗黑雷法之下尸骨无存!


        

那出现的十九道秦无忧身影也随之在血雾中消散,回到那最初所在之地。若非其逆鳞铠之上满是鲜血,怕是所有人都会以为秦无忧根本就从未动过。


        

快!太快了!一切皆在一瞬之间。在场之人除玉玲珑以外,没人能看清秦无忧是如何做到的?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血雾久久未散,依旧弥漫在战场之上,秦无忧看也未多看一眼,径直转向一旁的四大贵姓家老,缓步朝四人走去。


        

四人自始至终一动未动,眼看着审判王庭屠戮解语军,又看着秦无忧在一瞬之间秒杀审判王庭所有人,再朝自己走近。


        

四位家老心下清楚,自己一方败了。四大贵姓胜了秦氏,却是败在了秦无忧一人手上。


        

玄门之上,闻所未闻!连审判王庭都为之恐惧,北洲再无秦无忧敌手。


        

看着秦无忧掌中肆虐的暗雷,四位家老放弃了抵抗,更是不待秦无忧走近,便各自引动功法,扣向了自己的面门,自尽于此。


        

“该轮到你了!”


        

见四位家老自尽,秦无忧便也停下脚步,转向一旁的天辰子,冷声道。


        

此刻的秦无忧,举手投足之间便是毁天灭地之势。天辰子不战便以然知晓结果,自己绝不可能是秦无忧敌手。但自己不会如四大贵姓家老一般选择自尽,而是双掌汇聚全力,以最强一击迎战玄门之上。


        

对于天辰子从容冷静和其心中所想,秦无忧全不顾及。福伯死了,死在自己眼前。此刻的秦无忧心里只有无尽仇恨,双眼唯剩一片血红之色,被杀意所浸染,誓要杀尽所有敌人为福伯报仇!甚至要这世界为福伯陪葬!


        

“雷法——灭世!”


        

秦无忧掌中暗雷引动下,开始不住有雷云汇聚于天辰子头顶,且越压越低,直到将天辰子所凝聚之掌势压散,将其整个人压跪在雷云之下,再无半点还手之力!


        

“落!”


        

秦无忧爆喝下,一道如百年古树般粗壮的暗雷自雷云中落下,朝天辰子砸下。


        

“轰。。。!”


        

雷鸣声持续许久,空中雷云方才渐渐散去,一切慢慢归于平静。


        

天辰子依旧是跪在原地,疯狂喘息着,却并未被那灭世雷法伤到分毫!其身侧不知何时多了一道身影,站在天辰子身旁的玉玲珑为天辰子扛下了秦无忧的灭世之雷。


        

“你要干什么!?”秦无忧朝玉玲珑质问道。


        

“你要报仇,为师管不着,更不会妨碍你。但你不可屠戮无辜。他虽有罪,却罪不至死。算了吧,给为师一个面子,放了他吧。


        

我想影子他要是还活着,也不会允许你这般胡闹。”玉玲珑朝秦无忧规劝道。


        

提及福伯,秦无忧终是冷静了下来,手中跳动的暗雷也随之散去,并转身朝福伯尸身所在走去的同时,朝天辰子开口道:“你走吧,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不然我不保证还会不会放过你。”


        

败了,败的如此彻底!天辰子全没了玄门封号该有的气度,在剑圣的搀扶下起身,默默离去。


        

整个战场终是安静了下来,秦无忧跪在福伯尸身前,泪水不自觉的自眼框中涌出,小心翼翼的为福伯拭去尘土,擦干血渍。


        

“哥,都怪我!要不是我,福伯他,他也不会。。。”秦解语走了过来,语气哽咽的朝秦无忧说着,只是说到一半便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秦无忧摇了摇头,拭去脸上泪水,长吸了一口气,缓了缓情绪后,方才朝与自己同跪的秦解语回道:“不怪你,是哥无能,没能保护好福伯。是哥的错,是哥的错。。。”


        

秦无忧一遍遍劝慰着秦解语,更像是再怪着自己。


        

安抚好秦解语后,兄弟二人便同解语军一起开始收整秦家军将士尸体,妥善安置。


        

“唉。”


        

见眼前兄弟如此,一旁的玉玲珑长叹了一口气,走近秦无忧,说道:“你父帝叫我来接你回去。”


        

“飘飘可还好?”秦无忧边收整尸体,边问道。


        

玉玲珑点头应下:“一切都好,你出事后,你父帝便回九州了。有他在,九州一切都好,自也包括你那心上人。”


        

玉玲珑回过,秦无忧又问道:“你是如何能做到自这两个全然不同的世界自由穿梭的?”


        

“因为我太强了。”玉玲珑很是认真的回道。


        

对于玉玲珑如此回话,秦无忧丝毫未把其看做玩笑,只是应下后,再问道:“你真是我秦家军师?”


        

闻秦无忧言“我秦家”三字,玉玲珑顿了下后,方才回道:“没错,就是为师。”


        

“那鬼谷的玲珑道人又是怎么回事?”


        

“他也是秦家军师,不过他本来是太上星宫,北宫天璇位的紫微道人。是为师授意他以玲珑为名,接替为师的军师之位的。”


        

“所以我来这玄界大陆也是你安排的了?你打算要我来此干什么?”秦无忧再问。


        

玉玲珑则是不再承认,摇头回道:“不干什么,为师只是不忍看你断送了玲珑楼的传承。你用了轮回献祭,以是必死无疑,送你来此是你唯一的生路。”


        

对于玉玲珑很是讲道理的说辞,秦无忧半个字也未信。但玉玲珑不肯说,自己便也不再多问,而是开口道:“你走吧,我还有事情没办,现在不能跟你回去。


        

替我告诉父帝与飘飘,叫他们不必担心我。等我足够强大后,我会自己回去的。”


        

玉玲珑没有多做劝言,而是自话自说道:“看来你已经把自己活成真正的秦无忧了,也不知道这于你而言是好还是坏?


        

唉,不过倒也无妨。你小子命大,不会那么容易死。”


        

语罢,玉玲珑不忘朝秦无忧叮嘱道:“小子,记住。玄界大陆绝对没你想象的这么简单,日后万事小心。


        

还有,要想变的足够强,强大到可以自己离开这玄界大陆,那便到中州去,只有那里才能让你变强。


        

切记!玄界大陆五州哪都去得,唯独西州,绝不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