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百一十二章摘下鬼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保护主帅和二公子!”


        

眼见审判王庭一步步逼近,解语军使中有一人下令后,立时分兵为二。一队阻敌,一队紧守秦无忧兄弟二人与福伯。


        

两方初一碰上,只一合下,解语军便倒下十数人,审判王庭则是无一人伤亡,依旧是朝秦无忧所在逼近。


        

审判王庭做的本就是杀人的勾当,他们与暗秘卫不同。每招每式都属杀戮之道,从不打架,只会杀人。


        

解语军虽是传奇,但也属战场之上的两军厮杀。今对上只会杀人的审判王庭,自是略逊一筹。


        

远处,与天辰子对战的苏复,任北忘和剑圣三人对审判王庭的出现,同样认真起来。弃下天辰子,同朝秦无忧驰援。


        

“休走?看掌!”


        

天辰子一记碎空掌劈下,拦住三人去路的同时,又是连出三掌将三人逼退后,方才说道:“三位,既要一战,胜负未分,又怎可离去?”


        

“让开!”剑圣狠声道。


        

天辰子全不在意,依旧是试着朝三人规劝道:“北洲自古如此,大势所趋。欲改天地,三位做不到,我做不到,秦姓人同样也做不到。三位何苦逆天而为?自在逍遥于江湖,岂不快哉?”


        

“再不让开,休怪我三人无情!”轮到任北忘开口道。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天辰子心下本就不想掺和四姓与秦氏之争,欲做口中那逍遥江湖之人。有这三人出手拖住自己,自也顺势陪三人纠缠在一起。如此,与四姓也好有个交待。但眼下见三人态度坚决,执意搭救秦无忧,天辰子无奈长叹一口气,不得不认真起来。双掌开始聚势,封住三人去路的同时,朝三人说道:“既如此,那便该轮到本尊阻拦三位去路了。”


        

落月谪星掌!


        

真正的落月谪星掌引动,天辰子掌势所起,聚周遭山石于掌中,掌中自生天地,竟似真的有繁星皓月汇聚一般。


        

事态紧急,三人自也是全力以赴。疏狂醉拳,无象拳法与无尽剑式皆是催动到极致,朝落月谪星掌对上。轰鸣之音不绝,四人再度纠缠在一起。


        

玄门封号以一敌三,竟也丝毫不落下风!反将三人拦了下来,压制于掌势之下。


        

三人援手不及,解语军又非敌手,秦无忧三人此刻与审判王庭待宰之羔羊无异。


        

审判王庭目标明确,非是解语军。剑侍与十八位刑堂执事各自施为,尽可能的避开解语军,朝被护在中心的秦无忧三人攻去。


        

解语军可以死,秦家血不能流!


        

既然敌不过,拦不住,那便用命挡在秦无忧面前,不准审判王庭靠近!


        

解语军不住有人倒下,审判王庭却未损一人,反是剑侍那三尺古剑险些破开解语军重重守护阵型,刺向秦无忧。


        

不过是盏茶时间,解语军以倒下近七百人,审判王庭脚步则是从未停下过,离秦无忧三人越来越近。


        

“带主帅与二公子撤退!”解语军不敢再耽搁,下令道。


        

剩下的两千解语军听命而行,一队留下断后,一队护送秦无忧三人准备离去。只是尚还不及撤出,便被那十八位刑堂执事拦住了退路,围了起来。


        

杀阵再起,杀神巨影再度出现。十八道,整整十八道,每一位刑堂执事化身成杀神巨影,朝解语军大开杀戒!


        

眼见解语军一个个倒下,秦无忧心急如焚,无名坐忘心法在此刻竟也显得如此缓慢。


        

解语军尝试破开包围,但几番冲锋下来,尽数失败,无一生还下,只能转攻为守,收缩在秦无忧周围。或者说,是在用身体挡在秦无忧三人身前。


        

靠着无名坐忘心法恢复的一点气力,秦无忧起身的同时,朝解语军下令道:“带福伯与我弟弟回秦川去,我来引开他们。”


        

无一人听令,解语军一动不动,反是将秦无忧拦了回去!


        

包围圈以被收缩到极致,还活下来的解语军以退无可退。十八位刑堂执事停止了屠杀,严守杀阵。


        

剑侍缓步走了上来,三尺古剑悬在其身前,不顾护持秦无忧的一众解语军,一步步朝秦无忧而来。


        

“扑!”


        

三尺古剑刺出,上前阻拦其的解语长剑尽数被斩为两段,十数位解语军使倒下了。


        

如此手段,循环往复。解语军一个个倒下,秦无忧心都在滴血!


        

“退!都给我退!”秦无忧朝解语军喝令道。


        

向来为令是从的解语军无一人应声,也无一人肯听令。反是倒下多少解语军使,便有多出一倍的人再度补上,拦在剑侍与秦无忧中间。


        

剑侍自己以然记不清杀了多少解语军使,唯一能确定的是,古剑出手之后,尸山起在眼前,自己却是一步也未能前进过。


        

没意义了,不会再有人赶来救自己,也救不下来。解语军这是在送死,是在为自己凭白送死。


        

秦无忧不愿,也不准解语军如此。可自己无论如何也拦不下他们,更闯不出他们的包围,被强留在中心。


        

解语军可以死,秦家血不能留。既然救不出主帅,那解语军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命去抗,哪怕多拖延一秒也好!如果注定了会死,那秦家人必须是最后一个!多出一秒,便多出一丝活下来的希望。


        

轮到刚刚代秦无忧指挥解语军的那位军使上前,立身三尺古剑之下,眼神无比坚毅,缓缓摘下脸上赤色鬼面。


        

是位中年男子,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眼神里满是决绝的沉声道:“吾名——陈鹰,入解语二十有一年。饮马河之战不慎中箭落河,蒙先主搭救,以身为我挡下三箭,救我于生死,此恩永生不忘!


        

解语军可以死,秦家血不能流!”


        

“扑!”


        

挥剑朝剑侍冲上的陈鹰倒下了,心口血如泉涌。


        

又一人补了上来,如陈鹰一般摘下鬼面。


        

这次是位少年,看起来与秦无忧差不多年岁,眼神里没有一丝恐惧,开口道:“吾名——李宪,元启十八年,代父职入解语。三江口之战,先主曾救父亲于敌军枪下。父亲交代,我李氏这一枝,世代许秦门,报军恩!


        

自带上鬼面那日起,父亲叮嘱,誓不敢忘!解语军可以死,秦家血不可留!”


        

李宪倒下了,继陈鹰之后,倒在了三尺古剑之下。


        

又一位解语军主动补上,摘下鬼面,朝秦无忧说道:“吾名——孙亮,元启六年代父职入解语,自此十四载,受秦氏深恩,铭刻于心。亮有幼子十岁,现在夫人膝下受教。待其破境,请主帅准他代父职,入解语!”


        

“吾名——楚良玉,入解语二十载。先主四次救在下于生死,昆仑关血战,先主更是不惜以身为在下挡剑,险些丧命。恩不敢忘,今日以命相还!”


        

。。。。。。


        

。。。。。。


        

一个个解语军摘下鬼面,于三尺古剑之下拦路送死。秦无忧怒了,彻底怒了!


        

“剑侍!我誓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