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百一十一章换我来保护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嗡!”


        

三尺古剑!是剑侍之三尺古剑!凭空出现,径直朝秦解语斩下!其势之迅猛,叫人来不及反应,亦不能拦下剑侍之三尺古剑。


        

家老出言之际,秦无忧便以然察觉出不妙。玲珑步法,移形换影,所有身法在第一时间引动,朝秦解语与福伯所在而去,可终究还是晚了半步。


        

“扑。”


        

古剑刺入人体内之音清晰无比的传出,秦解语依旧是完好无损。那三尺古剑被重伤的福伯用自己身体挡了下来,刺入了福伯肋下之处。


        

“敢尔!”


        

秦无忧满腔怒火自掌中雷法迸发而出,朝三尺古剑斩下。奈何慢了一步,三尺古剑飞离,回返至不知何时出现在四大贵姓家老身旁,捧着剑鞘的剑侍身边。


        

与剑侍同时出现的还有十八位形态,衣着,年龄各异之人。他们唯一相同的是,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强烈的杀气,就连那暗沉的眼神都似可以杀人一般。


        

十八人出现,杀意齐齐指向福伯,就势便欲出手。却是被同来的剑侍拦了下来,示意其等等,像是且容给予秦无忧与福伯一些诀别时间。


        

解语军借机收拢,警惕着审判王庭一众人的同时,将秦无忧兄弟与福伯护在中间。


        

一击未中的秦无忧扔下手中长枪,急上前按住福伯那不住流血的伤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神里满是急切与担忧。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公子穿上元帅这身逆鳞铠很合适,能看见公子穿上它,老夫无憾了。”


        

福伯撑着重伤之体,声音强装沉稳,但终究是难掩当中虚弱的朝秦无忧开口道。


        

“嗯嗯,无忧也觉得这逆鳞铠很好看。”秦无忧强忍着哽咽,朝福伯回道。


        

“老夫答应过公子,只要我还在,便保二公子无恙。现在,可以把二公子平安交还给公子了。咳咳咳。。。”


        

福伯终是忍不住这连番重创之伤,再度咳了一大口血。


        

“嗯嗯!解语他被您护持的很好,无忧不该给您添麻烦的。他不会再有事了,您也会没事的。”看着三尺古剑造成的伤口不住流血,秦无忧语气越发焦急了起来,嘴唇不住颤抖着。


        

“咳咳。。。


        

公子以后的路,老夫怕是不能再陪,再陪公子走下去了。我不在您身边,公子万事小心,一定保护好。。。”


        

“不!不!不!


        

福伯您会没事的,您不过就是受了点小伤而已。我们去找药神,那老东西一定能治好您的。他要是敢见死不救,我就烧了他的死人谷!”秦无忧打断福伯的叮嘱之言,不住摇着头说道。


        

福伯摇了摇头:“没机会的,我走不了了。剑侍身旁那些人是审判王庭的刑堂执事,他们与杀手不同,专门负责处决自己人,不死不休。


        

我叛出审判王庭多年,如今被他们找到,绝对不会放过我的。”


        

秦无忧不管福伯之言,朝那十八位刑堂执事看了一眼后,朝福伯说道:“审判王庭而已,没什么的。有无忧在,谁都不能拿您怎么样?您辛苦护持无忧十二年,现在该换无忧来护持您了。”


        

福伯笑了,笑的很是欣慰。秦无忧长大了,与自己朝夕相处十二年,被视为子侄的秦无忧长大了。福伯怎能不笑?只不过这笑容牵动了伤势,再度咳了起来。


        

咳过,福伯再度出言道:“没用的。我以重伤,就算公子拦下那些刑堂执事,我一样活不了了。


        

别管我了,带二公子走,去秦川。有解语军护持,我为公子断后,他们拦不住你的。


        

到了秦川,替我转告夫人。影子欠他的,今日还完了。”


        

“您欠母亲的,一早便还清了。可我兄弟二人欠您的,还没开始还呢。


        

无忧不会丢下您,有什么话,我们同回秦川,说与母亲听。就算回不去,母亲也不会怪我们兄弟,更不会怪您。


        

您等我,很快。马上就好!”


        

秦无忧说着,把福伯交还给秦解语后,重新起身转向四大贵姓与审判王庭。


        

福伯想要阻拦,却是因为重伤,无法拦住替自己而出手的秦无忧,随即忙朝身旁秦解语开口道:“快拦住他!那些刑堂执事不比其他,公子绝不是他们对手!”


        

被派来清除杀手之王——影子的人,秦无忧又怎会不知其恐怖?可那又如何?既着逆鳞铠,当护秦家人!死何所惧?


        

秦解语同样没有按福伯之意行事,因为没有意义。不管敌人有多强,秦家人都不会抛下自己人离去。自己若有一战之力,也会如哥哥一般站出来,就像那些死去的将士为自己而站出来一般。


        

秦无忧弃下长枪,立身解语军一众前,疏狂玄功引动的同时,加持最强之雷法于其中。周身撑天紫竹巨影中,雷光肆虐不止。脚下则是踏出紫微命盘,十四颗主星尽数亮起,命盘急速流转下,缓缓上升,再套于那紫竹虚影之外。


        

紫竹功法,雷法,疏狂玄功以及紫微命盘,秦无忧一次性催动所有功法,加持于一,成就最强一击,誓与敌死战!


        

还未战,秦无忧以然因强行聚力而口角溢血。秦无忧则全不顾及,随手擦去嘴角血渍后,主动朝审判王庭而去。


        

每踏出一步,皆是惊天动地之态。照月坡之上,天地色变,风动不止,雷鸣不歇!


        

此刻的秦无忧,令剑侍震惊!令四位家老震惊!就连一直被三大痴男拖住,不能分身的天辰子也不由得朝秦无忧所在多看了一眼。


        

审判王庭那十八位刑堂执事却是没有半点反应,依旧是最初的阴森杀意指向福伯。对于挡自己去路的秦无忧,则是视为蝼蚁一般,全未放在眼中。


        

十八人列阵上前,各施手段下,杀阵中杀气汇聚,一道暗黑色巨影杀神生出。面如修罗,恐怖至极!杀神一手持巨斧,一手甩出巨形锁链,朝秦无忧杀来。


        

“给我破!”


        

秦无忧不退不避,不管那杀神巨影朝自己如何施为?怒吼一声,飞身而起,携紫竹巨影硬悍上去!


        

“轰隆隆。。。!”


        

初一碰撞,漫天雷力不住狂泻,轰鸣之音久久不绝。在场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尽数朝那两道巨影处望去。


        

两道巨影当中,十八人坚守杀阵,面无表情。飞身而起的秦无忧则是定格在空中,紫竹巨影外被那锁链死死缠住,巨斧也跟着斩了下来。


        

“砰!”


        

“噗!”


        

紫微命盘碎了,秦无忧随之喷出一口心头血。


        

“轰!”


        

雷法跟着将那巨形锁链轰碎,不过那十八人只是退了一步,便扛了下来。随之各自再度运力,巨斧朝砸过来的紫竹巨影劈下。


        

“嗡。。。!”


        

巨斧碎了,粉碎!


        

紫竹巨影散了,被那巨斧劈散,散的干干净净!秦无忧整个人倒飞出去,重伤咳血。终究还是败了!


        

杀神巨影自行散去,然杀意却全然未减。十八位刑堂执事起身,擦去嘴角鲜血后便抽出各自刀兵,随剑侍一起,一步步朝秦无忧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