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百一十章血债血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哒哒哒。。。”


        

紫竹爆开的同一时间,地上石子突然开始不住震颤,马蹄声渐近。一道血流杀奔而来,秦家解语军,赶至战场!


        

身着逆鳞铠的秦无忧勒马于沙场之上,目及之处尽是秦家军尸体下,秦无忧面色越发阴沉起来,直到将目光锁定在四位家老一众人之上。


        

“你杀了我秦家军,那你们也别再活了。”


        

秦无忧没有半句废话,语气异常平静,平静的让人感到恐惧。


        

一旁怀抱福伯的秦解语,见秦无忧带解语军前来,喜极而泣道:“哥!福伯他。。。”


        

话未说完,便被秦无忧打断道:“没事了,不会再有事了。弟,替我照顾好福伯,很快就好。”


        

“嗯!”


        

秦解语重重点头应下后,秦无忧再朝第一次见面,尚不认识的苏复出言感谢道:“无忧谢过前辈出手相帮大恩,秦家没齿难忘。”


        

苏复同样在注视着秦无忧,看着其身上的逆鳞铠,眼神满是期许的点了点头后,回道:“有你父亲的样子,没给秦家人丢脸。”说罢,紫衣以然消失于原地,前去助剑圣与任北忘,共同对战天辰子。


        

秦无忧分兵护住秦解语与福伯后,手中长枪指向四大贵姓,沉声下令道。“解语军!” 记住网址m.dzs5.com


        

“在!”


        

众人齐声喝道,恨意滔天!


        

“一个不留,杀!”


        

话音未落,秦无忧第一个挥枪而上,身后两千位解语军随同,朝刚刚自无象泪中破开,对眼前的一切还未反应过来的一众人杀来。


        

嘶吼声,喊杀声,刀兵碰撞声此起彼伏,久久不绝。


        

夜幽骑如何?背嵬军如何?玄甲军如何?暗秘卫又如何?


        

秦家两千解语军所过之处,所向披靡,杀伐无情。有仇必报,有恨必雪!秦家军血仇原样奉还,连溃逃的机会也不肯给四大贵姓一众人。


        

混战之中,不住有人倒下,彼此以然杀红了眼。秦无忧眼前唯有一片血红之色,眼神中满是杀意的注视着站在暗秘卫身后的四位家老。一次次刺出手中长枪,挑开眼前拦路之人,朝那四人立身之地一步步走去。


        

两方相距不过只数丈远,秦无忧则是走了整整一柱香时间。踩着脚下四大贵姓尸骨,每走一步,逆鳞铠上便多一道敌人鲜血,让本就血红的逆鳞铠变的暗黑起来!


        

“簌!”


        

秦无忧最后一道长枪刺出,挑死最后一名暗秘卫后,眼前除四位家老外,便再无一人活着。


        

战局自始至终,四位家老自始至终未曾动过一步,对于自己人之死全然无动于衷,眼神漠然的与秦无忧对视。


        

“该轮到你们了!”秦无忧沉声道。


        

闻人家家老先施一礼,朝秦无忧先礼后兵道:“侯爷,我等以在此恭候您多时了。”


        

“呵呵。。。”


        

秦无忧冷笑一声,回道:“血债当以血来偿还!今日不论你们如何算计,留了多少后招?我必杀尽你四姓氏族!”


        

“那就看侯爷能否杀的尽?又救不救得出了?”闻人家家老冷声道。


        

话音落,不及秦无忧动手,照月坡之上兀自阴风骤起!秦无忧预感不妙,再想施为以然来之不及。


        

阴风所过之处,照月坡之上,秦家军十二万死去将士,连同四大贵姓一众人尸体竟是尽数活了过来,成了恶尸,被人操控着朝秦无忧而来,似那伞下魂之百鬼夜行一般。


        

眼下密密麻麻的一众恶尸出现,朝秦无忧一步步走来下。解语军忙上前将秦无忧护在中间的同时,手中解语长剑朝冲上来的恶尸斩下。


        

恶尸无识,只知一味的冲杀,不知躲闪更不知损伤。解语长剑每每斩下,恶尸虽然不是其敌手,奈何这些恶尸本就是以死之身,杀不死,打不退。如那家老所说一般,杀之不尽。


        

断其臂,残身依旧冲杀。斩其头,无头尸亦不肯停下。即便是拦腰斩恶尸为两段,也不能令恶尸停下。更何况恶尸多为秦家军士,解语军心下终是不忍辱尸,出手多有犹豫,只是防守,不忍出击。


        

“老东西,你们这是在玩火!”


        

秦无忧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仇火更甚,隔望四大贵姓家老,沉声道。


        

“侯爷严重了。本就以是非生即死,又何必在乎手段如何?”闻人家老回道。


        

秦无忧不再多言,朝身旁解语军开口道:“伞下魂的百鬼夜行杀不尽,得先把他找出来才行。你等护好我弟与福伯周全,尽可能不辱我秦家军尸体,本帅把那恶源找出来!”


        

“解语军领命!”


        

秦无忧紫瞳心眼引动,将照月坡揽尽。当紫瞳停在那隐于四位家老身后数丈外所在。寻到恶尸源头间,面上不禁生出震惊之色。


        

恶尸之源非是那如孤魂野鬼一般的伞下魂,竟是同为恶尸,被秦无忧毙于饮马河畔的无常鬼!今日竟是会出现在此处?秦无忧震惊之余,不免生出好奇。


        

秦无忧看的出来,无常鬼如今与眼前这些恶尸无异,不过勉强称之为恶尸之王而已,与伞下魂御尸之法全然不同。


        

晟风枫说过,无常鬼的尸体是被那些神秘人带走,应该不会有错才对。今日竟是以这般形式出现在此处?还有了这般能力来对付自己?


        

秦无忧想不明白,眼下也来不及多做思索。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的同时,手中凝聚的紫竹以然飞射而出,并借移形换影,独自一人朝无常鬼而去。


        

对于秦无忧这么快寻到无常鬼所在,四位家老好像并无多少震惊。反是对秦无忧一人脱离解语军而心喜,并各自引动功法,追了上去,朝秦无忧攻杀而上。


        

眼见秦无忧手中解语长枪刺进无常鬼头颅那处旧伤,无常鬼依旧全无所动,似是没有半点损伤,双手机械性的朝秦无忧抓去,将秦无忧死死困在原地。


        

“保护主帅!”


        

解语军见状,急分兵来援,但终究还是比那四位家老慢了些许,四道天玄境强者的全力一击先解语军一步朝秦无忧斩下。


        

“轰。。。!”


        

四道恐怖异常之劲力爆开在无常鬼所在,四道重击轰在秦无忧逆鳞铠之上,连同无常鬼一起被波及,两人尽数化为飞灰,自战场之上消失。


        

一击得手,四位家老收手退开,面上喜色难掩。


        

下一刻,不见解语军冲杀而上,为秦无忧报仇间,四位家老笑容僵在脸上,以然意识到当中不妙。


        

无常鬼被四人之力所轰杀,战场之上这些数之不尽,杀之不绝的恶尸自也随之散去。


        

秦无忧刚刚并非是仇意熏心,莽撞燥进。而是有意为之,欲借四人之手解决这丧尸麻烦。如此,秦无忧定不会这般草率殒命,一定会有脱身之计才对!


        

四位家老想通了,可是已经晚了。


        

“有时候笨,也很致命。现在你的人以被我杀尽,你还拿什么活下去!?”


        

见四位家老反应过来,不知何时出现在解语军中的秦无忧,完好无损的走出,朝四位家老冷笑道。


        

闻人家家老面色虽是不悦,却也沉得住气,朝秦无忧说道:“侯爷杀的尽又如何?杀的尽,可不代表能救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