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百零九章三大痴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


        

须臾间,亦或是永久。那恐怖异常的能量终是散尽,跟着,秦解语恨天不公的怒吼之音随之传出。歇斯底里,满是不甘!


        

四位家老与天辰子抽身撤出,那一道掌形塌陷的深坑内,被适才强大劲力波及的秦解语依旧还活着,不过是口角溢血,无力再战。


        

可本该轻易脱身的福伯却是倒在了秦解语怀里,全身伤痕累累,五处重伤,嘴角不住咳着血,命在旦夕!


        

“唉。”


        

眼前结果,天辰子不再出手。只是长叹一声,面露悲意,似是回想起了二十年前自己掌杀罗生堂堂主——岳阳之事。


        

刚刚那一战,天辰子心里很清楚,就算是加上四大家老的全力一击,福伯若是全力出手,依旧是可以抗下,再不济也能全身而退。只是福伯若是如此的话,那秦解语便绝无生还可能。


        

为保秦解语无恙,福伯放弃了自己的生路。没有选择出手,因为福伯清楚,自己没把握做到将五道攻击尽数拦下,更不可能躲开。若是不慎漏掉一击,秦解语必死于此。


        

福伯不敢冒险,更不能冒险。只能选择最安全的方法,什么都不做,不顾天辰子意欲将自己逼退的那一掌,以身硬接的同时,将秦解语护在身下,撑着重伤之体,再替秦解语扛下所有杀招。


        

五道重击,福伯倒下了,仅有一口气尚在。秦解语怀抱福伯,朝天怒吼,恨天不公!倒下的人不该是福伯,不该是解语白衣,不该是十二万全体秦家军将士!


        

秦川援军依旧未至,整个战场只剩重伤的二人。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奄奄一息的福伯眼角也湿润了起来,语气断断续续的朝秦解语说道:“二公子,老夫,老夫,咳咳。。。老夫有愧于公子。怕是不能,不能再护您。。。咳咳。。。”


        

“不!不!您一定不会有事的!撑住!您一定要撑住!哥他会来救我们的,他一定会来的!您不准死,我不准您死!”秦解语涕泪纵横,语无伦次的朝福伯重复着,一遍遍重复着。


        

对于眼前生离死别,四大贵姓之人全没有半点悲悯之心。对于福伯全无意义的螳臂当车,舍身为人。闻人家家老不过冷笑一声,便随手拿起身旁暗秘卫手中之剑,再度朝秦解语走去,以结束秦解语性命,终结这场战场。


        

“要怪只能怪你们选错了姓氏,更不该妄想着改天换地!不会再有人来救你们了,去死吧!”闻人家家老自话自说着,手中长剑落下,朝抱在一起,不住落泪的二人落下。


        

“嗡!”


        

意外再生,有一剑自东而来,将闻人家家老手中之剑震飞,连同其整个人一起,轰退至丈于远之外。


        

“老贼敢尔!”剑圣之语,由远及近传来道。


        

话音落,望月剑,修长且精致的望月剑横在秦解语身前,剑圣的身影随之掠来,执剑立于众人身前。


        

“剑圣?”


        

被人搀扶起来的闻人家家老看着坏了自己好事的剑圣,朝剑圣说道:“四大贵姓做事,还望剑圣前辈不要干预为好,以免惹祸上身!”


        

“狗屁!我若非要干预呢?四大贵姓,你们的猖狂之日到头了!”剑圣全然不屑道。


        

剑圣出现,便以代表了其立场。家老自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态度阴冷的回道:“剑圣若是要执意坏我四大贵姓的好事,那我等便不客气了!


        

连那福伯都做不到的事,凭你一人,同样改变不了的结局。”


        

“哈哈哈。。。”


        

剑圣狂笑过后,挥剑横指道:“废话少说!哪个不怕死的,尽管上来!”


        

闻人家家老再度将目光转向天辰子,剑圣同样跟着朝天辰子这边看来。


        

“唉。”


        

天辰子再叹一声,朝剑圣开口道:“聂离老弟,何必要趟秦家这趟浑水?你不是我对手,离去吧。”


        

“那要是再加上我呢?”


        

又是一道声音由远及近,自南方传来,其音浑厚无比。下一瞬,一身酒气,似醉非醉的任北忘立身在剑圣身旁。


        

“是你这醉鬼,云梦泽难不成也要插手秦家之事?”天辰子朝任北忘问道。


        

“此事与云梦泽无关,我只要秦家人无事。”任北忘朝天辰子回道。


        

任北忘那点江湖旧事,世人皆知。为何又要来保下情敌之后,不言自明。天辰子心知这痴情种为那红苏秀一言,死都不会退走。


        

对上面前这两位痴情人,天辰子自也不再多说什么。手中掌势再度引动的同时,朝二人开口道:“即便是你们二人联手,在本尊掌下,同样保不下秦家人性命。”


        

“哈哈哈。。。!谁说只有他们二人?”


        

又是一道声音自西传来,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道紫气掠过,停在二人身侧。


        

来人中年模样,长发飘散,下巴长着胡茬,参差不齐。一股子放荡不羁,豪迈洒脱之意。


        

“苏复?你还活着?”


        

看清紫衣人面目,天辰子朝来人道出其姓名。


        

“你都还没死,我凭什么不能活着?”苏复笑语道。


        

紫衣侯——苏复,其性情豪爽,放荡不羁,潇洒于江湖,年少时立志名扬天下,成就侠名。其无象拳法可与之剑圣比肩,少有敌手。


        

只因年少时在秋风渡口多一眼流连,自此盾出江湖,与佳人相伴天涯,成就一对神仙眷侣。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后江湖传闻其挚爱病逝,苏复痴情于挚爱,悲痛不已。曾一人独上大雪山,强夺其玄冰棺后,又占昆仑山龙脉大墓,将挚爱葬于当中,更是连同自己一起与挚爱陪葬于墓中,自此绝迹于江湖。


        

却是不曾听说这紫衣侯——苏复与秦家有何关系?又为何冒死来管秦家之事?


        

醉鬼——任北忘,剑圣——聂离与紫衣侯——苏复,江湖上传说中三大痴情男子,武道修为皆是仅次于玄门封号的存在。两个爱而不得,一个痛失挚爱。


        

今日三人聚于此处,为保秦家血脉无恙,迎战天辰子与四大贵姓。


        

“二位,这小子的命交给我就好。有我在,他便死不了。”苏复朝剑圣与任北忘开口道。


        

两人应下苏复之语的同时,战场之上再度沉寂了下来,沉寂的让人感到恐惧,就连每一道呼吸都变的小心起来!


        

剑圣没有半分预料的率先出手了,无尽剑意扩散之下,手中望月剑挥出离水剑式,先一步朝天辰子而上。身后引动疏狂玄功的任北忘,重拳也随之挥出,共战天辰子。


        

另一边,见三人接连来援,担心迟则生变的四大贵姓家老互望了一眼,纷纷点头应下后。闻人家家老下令道:“所有人,给我上!无论如何,一定给我杀了秦解语!”


        

话音落,所有暗秘卫与各家军士直朝苏复护持的秦解语杀来!


        

对上迎面扑来的杀气与一众人,紫衣侯——苏复全不为所动,立身原地,眼神有些恍惚的凝视着远方天际,语气很是落寞的自语道:“自你离去后,我见过春日白堤拂柳,夏日山花烂漫,秋日霜天红叶,冬日玉树琼枝,看尽美景无数。


        

后来我又回到你我初见之地,方知这人间万千景象,全不及你嫣然一笑。”


        

感伤离别,凄然泪下。一滴泪自苏复眼角流出,缓缓落于其掌中不散。并在冲杀到近前的四大贵姓一众人尚未出手之前,被苏复祭了出去。


        

“无象泪!”


        

泪滴晕开,化出万千景象,将冲杀之上的一众人尽数困在其中,全然挣脱不得。


        

四位家老见状,自不敢有半点耽搁,分四路朝秦解语而来。


        

“嗖。。。!”


        

眼见四位家老冲杀而上,苏复凄然一笑,周身劲气暴长,紫衣翻飞间,拳势已成。只是尚不及其打出,数道破空之音便自耳边响起。


        

七节紫竹!一连九道七节紫竹飞射而来。越过苏复,爆开在四位家老身前。当中雷蛇肆虐不止,将四位家老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