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百零八章绝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人知道秦家三千解语白衣的修为,但北洲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无数个神话的缔造者。不管是谁,包括四大贵姓在内,没有人愿意在战场之上与他们对上。


        

对上十二万秦家军将士,四大贵姓可以不屑一顾,任意施为。但眼前解语白衣的自杀式冲阵,纵是有着上千位破境强者在,四大贵姓的家老依旧不得不认真对待,面色凝重,不敢有半点松懈。


        

战场之上不再是屠杀,却也没有势均力敌。秦家军仍是败势,解语白衣依旧不时有人倒下。只不过那些暗秘卫同样损失惨重。


        

解语白衣终究是寡不敌众,秦解语想要冲上去与解语白衣共同进退,却是被身后的福伯死死按住,动弹不得。


        

福伯立身原地,对眼前一切视若无睹,不进亦不肯退。眼神阴沉的厉害,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沉默不语。


        

福伯的存在是此战唯一的变数,四位家老一直暗中留意,只是不理解这位福伯为何如此安静?安静的让人想不通。


        

审判王庭最顶尖的杀手,没有之一,真正的无冕之王。他若是想带一个人离开,四位家老就算合力,心下依旧是没有把握能将其留住。


        

福伯为何不走,众人为之不解,只有福伯自己心下清楚,多少人豁出命来为创造的机会,只为让福伯带秦解语离开。


        

福伯不是不想走,而是走不了。更不敢离开秦解语身边半步,除了眼睁睁看着秦家军一个个倒下,静待时机,等待援军赶来下,再别无他法。


        

眼前四大贵姓这些暗秘卫确是厉害,但自己若是想离开,福伯自信没人能拦得住。


        

福伯所惧,是一直隐在暗处的一股危险气息。一股只能隐约感觉的到,却不知自何处生出的危险气息。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未知的,才最可怕。福伯深谙此理,因为自己便是这样一般的存在。所以在没搞清楚这股危险气息来援于何处时,福伯不敢轻动。


        

假若这股危险源自于审判王庭,其他杀手还好,可剑侍人还在北洲,福伯不得不防。


        

时间一分一秒间急速消逝,最后一位解语白衣终究还是倒下了。三百解语白衣力战四大贵姓千名暗秘卫,以命换命,斩杀近三百名暗秘卫后,终究还是埋骨于此。


        

眼见敌军逼近,福伯不得不动了。


        

下一瞬,福伯周遭杀气暴长,黑气弥漫在周身丈于远范围之内,莫名的恐惧感也随之油然而生。


        

刚刚拼过解语白衣,走在最前面的五位破境修为的暗秘卫,初一接触那黑气,还未来得及反应,便感觉脖颈处一热,鲜血不住喷涌,眼神中带着满眼惊恐轰然倒下。


        

不见福伯出手,却轻易夺走五位破境强者性命!此一击便震慑住所有人,众人惊愕间,福伯以然携秦解语逃遁而去。


        

“嗡!”


        

四位家老追之不及下,一道突生的强劲掌力迎面朝福伯袭来,阻住其去路。


        

恐怖如福伯,对这迎面轰来的一掌亦不敢硬接,无奈抽身撤走。


        

那股危险气息终究是出现了,非是审判王庭,但恐怖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天辰子!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八大玄门封号之一——天辰子!


        

福伯注视着眼前天辰子,须发皆白,面容却是全然看不出苍老,那肌肤反与孩童之稚嫩无异。一身素袍,背手而立,无风自动,一副仙风道骨之貌。


        

天辰子同样凝视着福伯,玄门封号,所修之掌道巅峰的存在。光是下山便可引得风云际会,天地动荡。刚刚所出那一掌虽未用力,但威力同样恐怖无比。可面前的福伯却是如此轻易避开,全身而退。北洲能做到这般的存在,屈指可数。


        

“阁下是何人?”天辰子出言问道。


        

“秦帅府管家——秦富贵。”


        

福伯将秦解语护在身后的同时,朝天辰子回道。


        

对于福伯之言,天辰子自是不会相信,却也不做过多在意,只是盯着福伯,再度开口道:“秦家亡矣。修至你我这般境界,又何苦被这些俗事羁绊?当追求武道之极致才是。


        

本尊不想与阁下生死一战,还请阁下退走,莫要逆天而为。”


        

“让路。”


        

对于天辰子的一长串说教,福伯全不理睬,只是沉声回道。


        

天辰子习惯了高高在上,被人如此无视自是面色不悦,便也不再多说。认真起来的天辰子,掌势再度引动下,天地随之骤然巨变。风动不止,天地晦冥,直朝福伯所在压来!


        

玄门封号,太强了!强到让人无法想象!就算是站在远处的四位家老亦被天辰子所引动之掌势逼退,更莫谈其他人。所有人尽数受之不住,或是跪地不起,或是整个人被震飞远去。


        

掌势中心,福伯屹然不动,不生半点波澜,更是将秦解语护持的丝毫不受天辰子影响。


        

“阁下承让了!”


        

说话间,天辰子出手了。一掌推出,没有半点多余之动作。可掌势之中却是蕴藏着如皓月群星压下之力。封住福伯所有退路的同时,力压而上。


        

落月谪星掌!


        

天辰子出手便是绝技,没有半点留手!


        

福伯依旧是没有半点波澜,更没有半步退意,同样是以掌力相迎。福伯双掌之上,仿若将自己影子抽离一般,说不出的一道黑暗掌力对了上去。


        

暗影秘术第二段——如影随形!


        

影本无形无意,无处不在。暗影之力自也如此,可化万物,更有着无尽力量蕴藏其中。


        

此刻与天辰子的落月谪星掌正面对抗,竟全然没有败势。


        

“轰!”


        

两道掌劲对碰,轰鸣之音久久不绝。


        

旁观的四位家老震惊,收回掌势的天辰子心下同样意外。


        

修至玄门封号境界,与敌交战,根本无需过多交手,只一招便以知晓结果。眼前的福伯不是自己的对手,但自己同样杀不死他,再打下去也是徒劳。


        

见天辰子收手,没有再战之意,一旁四位家老心下却是不再淡定。闻人家家老最先忍不住,急朝天辰子说道:“天辰子尊上,家主的意思,凡是秦家人,一个不留!


        

还请天辰子尊上出手想帮,拖住那秦富贵。容我等铲除秦家叛逆,还北洲以安宁。”


        

家老语气满是恭敬恳求,但话语中难掩以四大贵姓相威胁之意。


        

天辰子心下自是清楚,眼神满是不悦的朝四位家老看去下,四人皆是心下一震,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天辰子终究是没说什么,但还是依照四大贵姓的意思,再度出手。如二十年前对罗生堂一般,今日对秦家再下杀手。


        

四大贵姓与天辰子同时出手,福伯终是担忧起来。刚刚那一式对掌,天辰子知道,自己同样也知道不是天辰子对手。对方若是一心想拖住自己,自己将绝无可能再替秦解语拦下四大贵姓的杀招。


        

“福伯,别管我了,没机会了。您不是我秦家军的人,还是退走吧。”


        

天辰子出现的那一刻,秦解语以然知晓今日在劫难逃。挥动解语长剑对敌的同时,朝一直护持自己的福伯淡然道。


        

“老夫答应过公子,要护持二公子您安然无恙。只要老夫还活着,就一定不会要二公子有事。”福伯回道。


        

秦解语淡然一笑,摇摇头道:“母亲同解语讲了关于您老的事。福伯,真的不必了。您欠母亲的,一早便还清了。您没必要在为我秦家。。。”


        

福伯打断秦解语之言,再度重复道:“老夫答应过公子,一定会护持二公子安然无恙。”


        

“还真是感人肺腑,惹人生悲啊!可惜,你们惹了不该惹的存在,那便注定了灭亡!”


        

闻人家家老说着,先一步动手。天辰子同样依家老之意行事,再朝福伯攻杀而上,将福伯自秦解语身边逼走。


        

四位家老,修为尽是天玄境以上,每一人都如那剑家天子——叶辛一般的存在,又有天辰子这个巅峰的存在从旁协助。五人全力一击,意欲灭杀不过初入人玄境的秦解语。纵是福伯,此刻也无计可施,结果自不言而喻。


        

“轰隆隆。。。!”


        

五道极强之力同时落下,劲力碰撞之音久久不绝,争鸣之音震耳欲聋。


        

秦解语与福伯所在之地塌陷,飞沙走石,天崩地裂,遮蔽众人视线,全然看不到那以然注定了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