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百零六章半步不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宇王“诏令”传遍四境,秦家军从原本的奉王命西征,一夜间成了叛逆乱党,如昔日的罗生堂一般,遭天下共讨。


        

眼下秦家军前有西梁敌军,后有四大贵姓“奉诏”讨伐,腹背受敌,举步维艰。


        

同一时间,江湖也随之再生波澜。


        

风岚山,顶上苍穹突然开始风云际会,天地动荡,八大玄门封号之一——天辰子出山了!连听雨正邪之争都未能引出的天辰子,今日下山了!


        

同一时间,正在剑冢练剑的肖言夕,周遭那些数之不尽的古剑突然开始不住颤鸣,剑气激荡不止。


        

如此异变,停下手中之剑的肖言夕,朝自剑冢深处走出的剑圣施礼求教道:“师尊,可是发生什么事了?这些古剑为何争鸣不止?”


        

“瞎子,别练了。你现在出冢去找秋雨,为师要出去一趟。”剑圣遥望着天边风云际会之状,出言道。


        

“师尊欲去何处?”肖言夕试问道。


        

剑圣抬手间,一柄很是精致的淡紫色宝剑自剑冢深处自行飞入剑圣手中。


        

此剑名为——望月,本是月秋雨之母,剑圣师妹曾经所用之剑。只是自其嫁入罗生堂后,便将望月剑留在剑冢,一直由剑圣悉心供养。


        

如今望月剑在剑圣手中重新出鞘,随手一挥,将那些争鸣之剑尽数压制后,剑圣方才回道:“秦家人有难,为师去还他秦穆昔日之情。”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言夕随您同去。”肖言夕急开口道。


        

“不必跟来。你去找秋雨,整合罗生堂与武林盟,那小子会有需要你们的时候。秦家军这次怕是在劫难逃,他需要新的秦家军帮他复仇。”剑圣说罢,一人一剑便以消失在剑冢,奔西而去。


        

越国,云梦泽。


        

云梦深处,秦无忧曾醉梦领悟疏狂的那处偏谷内,一席红衣的红苏秀正在树下纺布织衣。不远处,任北忘自斟自饮,但眼角余光总是看向红苏秀,不肯移开,一副宛若男耕女织般的美妙景象。


        

“大师父,秦。。。”


        

匆忙走近的瑶光仙子打破这份和谐,出言道。只是还未说完,便被任北忘打断。


        

自这祥和美景中抽离的任北忘,远望天边那风云际会的同时,朝红苏秀说道:“秀娘,天辰子下山了,秦家此番危矣。”


        

红苏秀闻言,急朝瑶光看去。


        

瑶光点头应下的同时,将外面发生的一切尽数告知红苏秀知晓。


        

四大贵姓加上天辰子联手对付秦家,这意味着什么,红苏秀心下再清楚不过!慌忙中,急弃下手中织布机,便欲离云梦而去,却是被任北忘先一步拦下,安抚住心急如焚的红苏秀后,开口道:“秀娘,交给我吧,我代你去西梁。”


        

“不!无忧他们兄弟二人如今身处险境,我怎能。。。”


        

不等红苏秀说完,任北忘再度打断道:“四大贵姓与天辰子一同出手,你一人去了又有何用?不过是飞蛾扑火,徒增伤亡。


        

我代你去,相信我,就算是我死,我也会把秦家那两个小子活着带出来。你与瑶光引云梦泽弟子去秦川,那里同样需要有人想帮。”


        

关心则乱的红苏秀被任北忘叫醒,冷静下来后,双眼满是殷切的看向任北忘,再度说道:“求你,我红苏秀求你!一定,一定要将无忧和解语平安带回来。只要他们能活下来,我甘愿。。。”


        

“不必再言,秀娘放心,你要的,我任北忘就算拼了命,也会给你。”


        

任北忘说完,不给红苏秀再度开口的机会,飞身离开云梦,奔西梁而去。


        

青沙关前,战场之上。


        

秦家军粮草断绝,又腹背受敌下,无奈弃守青沙关,被迫退到距青沙关十里外,西梁境内的照月坡之上扎营苦守。


        

秦家军营,中军大帐内,军甲上沾满鲜血的秦解语面色凝重,久久不语。福伯则是安静的守在一旁,护卫秦解语周全。


        

“报!”


        

军帐外混身是伤,绑着胳膊的斥候匆忙走进,跪在秦解语身前,禀告道:“报!大将军,前方战线被破。我楚州营全军覆没,吴雄将军战至力竭,身中数箭,当场阵亡!


        

敌军,敌军现正朝我中军逼进!”


        

“什么!?”


        

闻前军覆灭,吴雄将军战死,秦解语重重的锤了下身前案几,起身怒道:“解语白衣何在?即刻随本将杀敌!”


        

“将军且慢!”


        

一旁的牛贺急上前拦住秦解语,禀告道:“将军,无需您亲自带兵前往,罪将请命代您前去迎敌。


        

此处战事十万火急,军师他求援又许久未归,请将军带解语白衣突围,再往秦川求援!”


        

“军师他一定会带援军回来的,不必再去。眼下战事危亡,以无兵可分,现在众将士全部随我去与敌军决一死战!”秦解语否定牛贺之言道。


        

“将军!”


        

知秦解语以看出自己的心思,不肯突围逃生下,牛贺再度叫住秦解语,劝谏道:“宇王以背叛元帅遗愿,断我军后路,伙同四大贵姓意欲覆灭我秦家军。


        

眼下敌军数倍于我们,我秦家军粮草军械又以断绝三日,十二字营,六先锋更是损伤大半,兵力加起来以不足两万,我们以无力对抗四大贵姓。这照月坡地形又于我军不利,非是久守之地。


        

我们,败了!”


        

牛贺心中满是不甘的回过,再度劝谏道:“我等罪将死不足惜,但您是元帅之后,绝不可枉死于此处!请将军带解语军突围,我等罪将死命断后,为将军。。。”


        

“给我住口!牛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将士们在前奋力杀敌,不畏生死,你却叫我临阵脱逃!?如此,我还有何颜面领秦家军将士?又如何对得起父帅在天之灵?”秦解语怒声打断道。


        

牛贺自知退走乃是不得以之举,但此战十死无生,不得不为!便再度跪地死谏道:“二公子!秦家军绝不可亡于此啊!


        

只要二公子能活着离开,秦家军他日便有再起之时。才能为我等报仇,才能完成元帅遗愿,还北洲一个太平盛世!”


        

“请二公子突围,我等定死战断后!”


        

“请二公子突围,我等定死战断后!”


        

。。。。。。


        

帐内众将换了称呼,尽数附议牛贺之言,跪地求秦解语离去。


        

“够了!全都给我站起来!


        

你们给我听清楚了!我秦家军上下一心,命无贵贱。你们死得,我秦解语亦死得!


        

死又何妨?今日我秦解语就算是战死沙场,亦还有我哥在,秦家军亡不了!


        

秦家军,军魂不灭!


        

秦字军旗之下,半步不退!


        

传我军令:秦家军众将士,即刻随我出阵杀敌!”秦解语拔剑,报必死之心下令道。


        

众将不再劝谏,听军令行事,追随在秦解语身侧。


        

三日时间,不过三日时间,曾经天下军中一字飘的秦家军败了,败的很是彻底。


        

十二万将士,如今以不足两万。


        

十二字营,六先锋将中,楚州营——吴雄,靖州营——田旭,鄂州营,先锋副将——孙亮,吴州营,先锋将——蒋天兴,青州营,先锋将——董先,凉州营,先锋将——李道,甘州营,先锋将——江恒。这些曾经名噪一时,随秦帅沙场扬名的众将军先后战死。


        

十二去其七,还活着的幽州营——牛贺,青州营——桓宏,冀州营——张远,襄州营——王竞,栎州营,先锋将——韩俊五位将军则是守在秦解语身旁,立身秦字军旗下而战,准备着为秦解语赴死。


        

是啊,二公子说的没错。秦家军,军魂不灭。秦字军旗之下,又岂能退步?


        

既是必死之战,那便死得其所!但求以罪将之身为秦解语挡下来犯之敌,守住元帅之后无恙!守住秦家军魂!守到秦川来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