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百零三章无路可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说你们留不住他的,还不相信。”


        

吹笛人离去,各大禅像也自动停了下来,停在以然破败不堪的白马禅院内。一旁晟风枫随之收起玉枫扇,朝秦无忧三人开口道。


        

“你认识他?”秦无忧反问道。


        

晟风枫摇了摇头:“自然不认识。不过玄门封号——天辰子我同样也不认识,但若是对上,我不用动手也知道打不过他。”


        

“这吹笛人竟能让枫三少拿来与玄门封号相提并论,看来确实不一般。”秦无忧从旁笑语道。


        

晟风枫微微摇了摇头:“我可没这么说,那是你自己瞎猜的。”


        

晟风枫回过,看着白马禅院的一众禅师无一人顾及己方四人,只是埋头挪运各个禅像间,开口道:“既然那吹笛人逃了,后续事宜也有白马禅院的人处理,那此处便也没我等之事了。二当家,我们该回听雨了。”


        

“不是说好要去大雪山报复吗?急什么回听雨?”月秋雨把玩着刀剑,插言道。


        

“去什么大雪山?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你能不能有点出息?”放下风度的晟风枫朝月秋雨教训道。


        

“上长白岭时你怎么不说打打杀杀?大雪山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护着他们?”月秋雨同样不客气的反驳道。


        

“哪来那么多废话?我就护着了,怎么招?有本事你咬我啊!?”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枫老三,我是不是给你脸了?小爷我劈了你!”


        

“来啊,谁怕谁?”


        

对于两人的针锋相对,互不让步的争吵。秦无忧全不去在意,揉了揉耳朵,以示扰人后,从旁打断道:“先不说要去何处?我也有些好奇,枫三少为何突然对大雪山这么关照了?”


        

重新恢复风度的晟风枫似是意识到说漏了什么一般,开始含糊其辞起来。


        

秦无忧全然不吃这一套,连同身旁两人一起,齐齐朝晟风枫看去,静候答案。


        

晟风枫苦笑一声,说道:“听雨发生的正邪之争表面看上去顺理成章,其实不然,它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简单,不然也不会连掌星使都被惊动了。”


        

“然后呢?和这些神秘人可有关系?”秦无忧再问道。


        

晟风枫摇了摇头:“不知道,或许有吧?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听雨已经有了结果,吹笛人也自己离开了。待国战结束,北洲应该就会重归安稳了。”


        

“太上星宫呢?那又是个什么存在?”秦无忧再问道。


        

“额。。。!”


        

提及此事,晟风枫闭口不言,一副无语表情。


        

秦无忧还想再问间,突然被一道声音打断道:“欲问酒家何处有,人生何处不相逢。师弟,没想到你来的竟比我们还要快?”


        

秦无忧顺声看去,陆羽,李轩,岳盈,青衣与墨言五人不知何时正朝这边走近的同时,陆羽朝秦无忧开口道。


        

“这么巧,你们也来这了?”秦无忧回道。


        

“不巧,我们是来找那吹笛人的。”青衣回道。


        

陆羽也从旁开口道:“师弟果真聪慧,我们五人算尽一切也没能找到那吹笛人所在,师弟这么快就将他给找出来了。”


        

秦无忧微微一笑,如实开口道:“不是我找到他,而是他要出来见我。还对我说了一个。。。”


        

“嘘!”


        

陆羽抬手做了个嘘声状后,说道:“不要当众说出来,天机不可泄露。你想知道的,师兄我现在便带你去寻一个答案。”


        

“终于肯告诉我了吗?要去何处?乐意奉陪。”


        

“秦川。”


        

目送秦无忧随陆羽,青衣他们五人离开后,晟风枫正欲朝肖言夕开口间,天叔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面前。


        

对于第一次肯在外人面前露面的天叔,晟风枫自是知道事情紧急,刻不容缓,便也正色问道:“出什么事了?”


        

“大事!三公子,我们得回启城去了。”有外人在,天叔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简明扼要道。


        

晟风枫点头应下,也同秦无忧一般,辞别二人后离去。


        

听雨复仇之行就此结束,肖言夕携苍山七剑往剑冢练剑,月秋雨一人无事,自也去寻夫人,心甘情愿的陪伴在夫人身旁。


        

。。。。。。


        

“天叔,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


        

出现在周围有夜幽骑护卫,回启城的马车上,晟风枫沉声问道。


        

“秦家军西征开始了,启城的四家暗地里都有所动作,这次怕是要认真了。”天叔回道。


        

“要对付秦解语了吗?怪不得福伯他明知道听雨危险重重,却还要去秦家军守护秦解语。”晟风枫自话自说道。


        

天叔则是摇了摇头:“怕是不止一个秦解语这么简单,恐怕整个秦家,连同秦家军一起,都要消失了。”


        

“祖父呢,他是什么态度?”晟风枫听过,问道。


        

天叔没有开口,晟风枫则以然知晓了答案。长叹一口气后,满是无奈的朝天叔问道:“天叔,如果是你的话,可有什么好办法解决眼前事?”


        

“三公子想怎么解决?”


        

“唉!”


        

晟风枫再叹一声,满是落寞道:“不管怎么说,为了他,为了小花,总要想办法试一试。”


        

“三公子恐怕要另寻他路了,劝说老家主改变想法这条路怕是走不通了。老夫临出启城时,在府上看到了一个人。”天叔再度打破晟风枫的幻想道。


        

“谁?”


        

“闻人家嫡孙——闻人杰。”


        

“他!?”


        

晟风枫沉默了。许久,方才再度开口道:“天叔,这次怕是没有路可走了。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为晟风家避祸。”


        

“三公子还是认为这次秦无忧会赢吗?”天叔问道。


        

“不知道,不过不管他是输是赢,我们都帮不上忙。他若输,我来为他处理后事,史书留笔。可他若赢,一定不会顾及因为情分而放过晟风家。所以避祸,是眼下唯一能做的。”


        

晟风枫摇头回过,继续出言道:“天叔,派人密切注视秦家军西征动向。


        

还有,我要知道西梁何人统军?他近期都和什么人接触过?事无巨细,一切都要报与我知晓。”


        

。。。。。。


        

元启二十年,六月。宇王受命护国大将军——秦解语率秦家军北征,一统北洲。三月时间,大军七战七捷。至九月,望日。北萧千百年未得一见之东风狂起。秦家军巧借东风,一把大火攻下天门关,斩敌三十万。


        

十日后,秦家军兵围北萧王城——蓟城。围城整整一月,萧王——萧元朗不战而降,萧国就此覆灭。


        

又三月,秦家军再起兵事,西征梁国。与西梁公主——梁珺瑶对战于青沙关外,战事陷入胶着,胜负难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