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百零二章吹笛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轰隆!”


        

听雨四位当家与白马禅师走出禅院时,远处禅烟萦绕,威武雄壮的大雄宝殿刚好轰然倒塌,被夷为平地,只剩阿弥托大禅师的金身法相矗立在废墟之中。


        

“快救人!”白马禅师急开口道。


        

身旁赶来报信的小禅师应下,如来时一般急跑出去,通知院内禅师们前往大雄宝殿处救人。


        

秦无忧看着如此局面,朝身旁白马禅师出言道:“现在禅师可相信我说的了?”


        

白马禅师自没了与秦无忧闲聊下去的心思,急引动大龙相术,飞身朝“活”过来的禅象而去。


        

“我们也去看看。”晟风枫收起玉枫扇,朝秦无忧三人开口道。


        

“用你说!?”


        

月秋雨全不客气的说着,跃上眼前禅院屋顶,几个起落间,追上白马禅师的脚步。


        

数个呼吸过后,秦无忧四人先后落在发生祸事不远处的偏殿屋顶,看着脚下十六尊禅象与八大金刚各持自己法器与白马禅院的人纠缠在一起。


        

血肉之躯对上石像,白马禅院那些护院禅师自如同送死一般,起不到任何作用。若无白马禅师与另外修为高深的八位老禅师在,这白马禅院怕是已成为人间地狱。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眼看着这些活过来的禅象滥杀无辜,又是晟风枫先开口道:“这样下去恐怕死伤会更多,得想办法让他们先远离人群。”


        

“别废话,直接说怎么做?”月秋雨不客气道。


        

连白马禅师都拦不住这些禅象,晟风枫一时自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自是不再开口,只是盯着这些禅象,试着找出当中端倪。奈何不管如何探查,就是寻不到任何结果。


        

一旁引动紫瞳心眼的秦无忧,同样也未能看出什么结果。禅像只是再普通不过的石像,当中没有任何玄机,亦找不到这些禅象有何被操控之处。


        

“有声音!”


        

三人束手无策间,一旁沉默不语的肖言夕侧着耳朵,突然开口道。


        

自幼目盲的肖言夕,一直靠耳朵来认知这个世界,听力自要比普通人强一些。


        

晟风枫闻之,急朝肖言夕问道:“是什么声音?来自何处?”


        

“你闭嘴!别影响老四。”月秋雨从旁不客气道。


        

晟风枫自懒得与月秋雨争吵,只是等着肖言夕辨别这声音是什么,来自何处?


        

稍顷后,肖言夕剑指白马禅院深处,一间不起眼的小禅院方向,开口道:“是笛声,在那里!”


        

“明白!看我劈了他!”


        

确定了地点后,月秋雨第一个忍不住,拔出刀剑朝肖言夕所指而去。依旧是离水剑式斩出,漫天剑气扫过如剑雨落下,那小禅院尽数被覆盖其中,只一剑便将其摧毁。


        

“呜呜。。。”


        

笛声不再被隐藏,一曲不住起伏,扰人心神的笛声自废墟中传出。紧跟着,一身黑袍遮身,看不出是男是女的黑袍人自当中跃出,遥望秦无忧四人所在方向。


        

“他为何要主动暴露身份?藏得这么隐蔽,他若不想出现,再偷偷溜走,我们根本发现不了他。”


        

找到了危险源头,晟风枫反而不着急起来,而是摇着玉枫扇朝秦无忧问道。


        

秦无忧则是不以为然,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的同时,摇了摇头回道:“谁知道呢?说不定又是个被惯坏了的傻子,给他狂的。”


        

笛声停了,但那些禅象却依旧在与白马禅院众人纠缠,但却没有了刚刚的霸道,以然被白马禅师的大龙相术轰的残破不堪,离开了人群。


        

秦无忧三人上前,与最初出手的月秋雨站在一起,看向不远处的黑袍人。


        

“好奇几位是如何寻到此处的?”黑衣人率先开口问道。


        

“就你自己吗?其他人呢?你们不是有很多人吗?上次我在龙渊禅院还杀了三个。”秦无忧不答反问道。


        

“难道是太上星宫?”


        

黑袍人自问道,不过立时便被自己否掉,自话自说道:“不会,我自信隐藏的很好,他们就算能算到我的存在,也找不到这里来。”


        

“很难吗?只要你存在,总能有办法找的到。”秦无忧耸耸肩,回道。


        

“哈哈。。。”


        

黑袍下传出一声莫名笑意后,再朝秦无忧问道:“几位来寻我,不知所为何事?”


        

“这正是我好奇的,你偷偷摸摸的,又想要干什么?”秦无忧反问道。


        

黑袍人没有回答,那黑袍下的双眼注视着秦无忧,似是自语般开口道:“本以为此来北洲做事会很无趣,没想到在离开之前竟能遇见太上星宫的传人?


        

秦无忧?


        

期待你我下一次碰面,刀势最好不要令我太失望,不然就变的无趣了。”


        

对于黑袍人的自话自说,秦无忧全不在意,倒是“太上星宫”四字让秦无忧心下生出好奇,但也只是片刻时间,便不去过多在意。疏狂玄功加身后,手中紫竹引动,指向黑袍人,笑语道:“不好意思,恐怕没有下次了。不管你来干什么,和我有没有关系?光是你的衣服就让我很不爽,特别想杀了你。”


        

“哈哈哈。。。


        

想杀我的人很多,不过你们是当中最弱的一个。”黑袍人再度笑语道。


        

秦无忧也笑了,因黑衣人之言笑了。口气张狂之意丝毫不亚于自己,让秦无忧不禁生出一丝好奇,好奇黑袍下的吹笛人是何模样?


        

“嗖!”


        

秦无忧出手了,紫竹飞射而出的同时,早以按捺不住的月秋雨与肖言夕同时拔剑而上。唯有晟风枫手摇着玉枫扇立在原地,很是玩味的欣赏眼前的打斗。


        

紫竹转瞬即至,当中蕴藏的雷蛇不住肆虐,第一个打向黑袍人。身后两道剑气更是杀意肆虐,相继逼来。


        

对上三道凌冽的杀招,黑袍人全然不顾,没有半点动作。更不知道黑袍下面容如何,只是缓缓抬起手再度吹笛。


        

笛声扩散之下,有疏狂玄功加持的紫竹竟是在空中顿住,连同那两道剑气一起,爆开在黑袍人身外不远处。


        

“近不了身吗?那再试试这个!”


        

见黑袍人笛声如此强大,反是激起秦无忧斗志,嘴角笑意更浓,掌中雷法引动,一掌落下时,天惊雷法也瞬时朝男子袭来。


        

“轰!”


        

雷法炸开在来不及逃开的黑袍人身上,恐怖的毁灭之力将其所在的偏殿轰的粉碎。但秦无忧紫瞳心眼看的分明,雷法打到的只是黑袍而已,而黑袍下的神秘人却是不知何时消失不见,躲到了何处?


        

“人呢?”


        

雷法散尽,月秋雨警惕着周遭的同时,出言道。


        

“在你后面。”一直观战的晟风枫朝月秋雨提醒道。


        

月秋雨闻声急转身看去间,被毁的大雄宝殿处,那尊最大的阿弥陀大禅师的法相金身不知何时活了过来。金身头顶,依旧是一身黑袍的吹笛人正操控着庞大的金身法相朝秦无忧三人攻杀而上。


        

“钪!”


        

刀剑不退反进,斩在盖来的巨大手掌之上。月秋雨没有丝毫意外的被震飞开去,倒在晟风枫脚下。


        

“那可是石像啊,你砍它干什么?它知道疼吗?砍人啊!?”晟风枫从旁不痛不痒的开口道。


        

“闭嘴!不帮忙就别废话!”


        

月秋雨说着,便再度冲杀而上。这次指向的是黑袍人,可惜还未近身,依旧被金身法相拦住,轰了回来。


        

对于如此结局,晟风枫像是意料之中一般,轻摆着玉枫扇,笑语道:“没用的,人再多也留不下他的,何必白费力气?”


        

“秦无忧,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后会有期。”


        

如晟风枫所言一般,那黑袍男子丢下一句话后,黑袍便跳下禅象头颅离去。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当月秋雨绕过金身法相,急追上去时,那黑袍人以然不知所踪,只剩一席黑袍随风飘荡,缓缓落向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