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百零一章白马禅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马禅院,我北洲第一座禅院。


        

相传古有位禅师号为摩羯,以白马驮经入北洲传教,在阳州建了第一座禅院,取名白马禅院。自此香火不断,信仰延绵。


        

在龙渊禅院还未出现时,白马禅院一直是我北洲第一大禅院。后来禅宗出了个奇才——龙渊禅师,其禅法奥妙,天下无不可度之人。


        

据说龙渊禅师还是白马禅院主持继承人,就是不知道是何原因叫龙渊禅师离开了白马禅院,自立龙渊禅院,反是超越白马,成了北洲第一大禅院。”


        

立身信徒往来络绎不绝,香火凝聚为禅烟经久不散的白马禅院前,手摇玉枫扇的晟风枫如往日一般将自己所知朝秦无忧三人卖弄道。


        

“怪不得要选绿林盟代为传话,两地相隔不过一座山的距离。看来这群神秘人也不喜欢麻烦。”听晟风枫说完,秦无忧看着白马禅院,自话自说道。


        

看着眼前禅宗信徒人挤人的往里进,只为上一柱香,求一个心愿的景象,秦无忧再朝晟风枫问道:“你确定他是第二大禅院?看这香火鼎盛之状,不像啊。”


        

“一山更比一山高,那是你没见过龙渊禅院的鼎盛之时。不过今日之景象,说到底还是拜你们秦家所赐。”晟风枫回道。


        

“我秦家?”秦无忧好奇道。


        

晟风枫点了点头:“宇王挑起了北洲战事,你秦家军开始征战四方。战乱说到底,苦的还是这些黎民百姓。他们可不像你这般随意,只能默默忍受。来这禅宗尽一份香火,得一份福报,求一个心安,总归没有坏处。”


        

起国战是为一统北洲,重建一个新秩序。此决定是对是错,秦无忧不想多做纠结,便也沉默的跳过,迈步向里面走去的同时,开口道:“人流这么密集之地,他们就不怕一不小心暴露吗?” 记住网址m.dzs5.com


        

“唰。”


        

晟风枫收起玉枫扇,跟上去的同时,回道:“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或许一直悄悄存在于众人眼前,才是最好的隐蔽。”


        

“废话真多!看小爷我把他们找出来,然后剁了他们。”


        

月秋雨很是不客气的说着,三步并作两步超过两人,第一个迈进白马禅院内。


        

四人费力挤进白马禅院之内,方才好受了些。宽阔的院落内生有四棵古树,观其树龄,怕是以数百年光景。正当中是一座白马驮经的塑像,周围则是满池莲花,开的很是茂盛。四周围墙上则是各种壁画,尽是禅宗典故,教人向善,度人出苦海。


        

秦无忧四人寻了个靠墙边的古树底下立住脚步,观察着把守禅院的小禅师们以及这白马禅院布置,思索着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枫老大,你刚刚不是很能说吗?说说吧,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月秋雨抱着刀剑,朝晟风枫问道。


        

“叫我枫三公子或者大当家,听明白了没有!?”


        

晟风枫纠正过后,方才朝秦无忧三人开口道:“其实白马禅院我也未曾来过,唯一的接触还是当初在龙渊禅院时与侯爷一起的经历。


        

而且他们禅宗除了广传教义之外,其余一切都很神秘,我所知与你们差不多。”


        

“那便找一个什么都知道的人问一问便是。”秦无忧说着,先一步朝正中的大雄宝殿而去。


        

“他干什么去了?”


        

晟风枫看着秦无忧,朝月秋雨和肖言夕问道。


        

月秋雨全无所谓的回道:“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倒是自己猜啊?”


        

“咱俩以后还是别再聊天了。”


        

晟风枫很是无奈的说完,快步跟上秦无忧的脚步,生怕他一不小心惹出什么麻烦来。


        

晟风枫走进禅院中间的大雄宝殿,见秦无忧正在不远处朝一个小禅师打听着什么,那小禅师却只是不住摇头下,晟风枫很是无奈的用玉枫扇敲了敲额头,走了上去,自怀中掏出百两银钱,递给那小禅师后,说道:“一些香火钱,不成敬意,还需麻烦小禅师辛苦一下,带我等去见一见白马禅师。”


        

那小禅师收了银钱后,不再如刚才一般摇头,很是认真的施了一道禅礼后,带秦无忧四人穿过大雄宝殿,朝后院禅房而去。


        

“禅宗也讲究这个吗?这个世道是怎么了?”秦无忧很是不理解道。


        

晟风枫却是习以为常,也不多做解释。


        

在小禅师的引领下,四人穿过数之不尽的禅象与参禅的信徒,在后院一间幽静的禅院门前停步后,引路的小禅师朝晟风枫开口道:“敢问施主姓名,小僧好进去通报主持禅师。至于能不能见到禅师,那便看四位施主的禅缘了。”


        

“晟风枫,启城晟风家——晟风枫。”晟风枫摆开玉枫扇的同时,朝小禅师开口道。


        

闻晟风枫之名,那引路的小禅师明显愣了愣神,朝晟风枫多看了一眼后,便急进去通报。


        

大约半盏茶时间后,小禅师方才打开禅院大门,露出那小光头,语气也恭谦了几分,朝晟风枫开口道:“晟风施主,主持禅师有请。”


        

四人步入一间会客禅房,早有小禅师奉上清茶。而当初在龙渊禅院对秦无忧出手的那白马禅师正盘坐在主座,手中拨弄着一串念珠,闭目念经。就算四人进来,也丝毫没有想要睁眼的迹象。


        

“秦氏——无忧,见过白马禅师。”秦无忧上来便表明身份道。


        

白马禅师依旧没有睁眼的意思,但手中的念珠却是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方才沉声道:“施主可是来奉还我禅宗舍利?”


        

“禅师怕是念经念傻了,我的舍利是邪宗之物,不属于禅宗,更不会有奉还一说。”秦无忧全不客气的回道。


        

对于秦无忧的不敬,白马禅师全不在意,睁开眼看了看眼前的四人后,不再纠结舍利之事,而是开口道:“四位施主来我禅院,所为何事?”


        

“找一些人,他们曾经在白马禅院待过,或者说一直藏在白马禅院。”秦无忧同样直言不讳道。


        

“我白马禅院乃是清修之地,不惹俗事,除了参禅念经之人便是信徒香客,没有施主要寻之人,怕是要让施主失望了。”白马禅师回道。


        

秦无忧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一般,依旧自话自说道:“他们曾经出现在龙渊禅院,又曾三番两次坏我好事。。。”


        

“实际上是你坏了他们的事。”晟风枫从旁纠正道。


        

“这个不重要。”


        

秦无忧全无所谓的说完,继续朝白马禅院开口道:“后来我查到了些他们的踪迹,有人闻到了他们身上带有香火气味,白马禅院的香火气味。”


        

秦无忧话音刚落,白马禅师眼神突然认真起来,朝外面看去,似是感应到了什么?


        

秦无忧正诧异间,禅房门被人自外面猛地推开,一个小禅师神色慌张的跑了进来,语气惊恐的朝白马禅师开口道:“主,主持,大事不好了!大殿里的十六尊禅像与八大金刚,活,活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