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九十八章尘埃落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久,跪坐在地,恢复如初的白阳方才起身,擦去嘴角血沫,朝突然出现的掌星使施了一礼,却是没有多说半字。


        

掌星使微微一笑:“本星使救你一命,不损你命数。你卖我天官府一个面子,饶了他们可好?”


        

“白阳谢过掌星使救命之恩,全听掌星使作主。”白阳心口不一的回道。


        

掌星使本就未想过多介入此事,自也不去过多在意白阳的态度,转而向秦无忧与其身旁一众人看去。


        

白阳之语与掌星使刚刚出手搭救自己,再加上六大世家对掌星使的态度,秦无忧自是不难猜想这为掌星使的修为,自己打不过。


        

秦无忧同样迎上掌星使的目光,两人对视许久,掌星使露出莫名笑意,并点了点头后,为多说一句话便将目光转向六大世家一众人。


        

众人起身后,掌星使朝在场众人开口道:“诸位,江湖纷争,徒增伤亡,于人于己不利。本星使在此做个调停,哪家有仇怨尽管道来,于今日将其化解,一笑泯恩仇。日后不再起纷争,可好?”


        

“全听掌星使作主。”六大世家一众人,齐声道。


        

“不好!”


        

对于六大世家之态度,掌星使面上露出的微笑还未尽展,一道突兀之音便传了出来。


        

出言道出“不好”之人除了秦无忧,自无他人。对于秦无忧当众顶撞,众人纷纷朝其看去,等着接下来的好戏开场。 记住网址m.dzs5.com


        

掌星使轻摆了下拂尘,同样朝秦无忧看来,试问道:“秦侯爷觉得哪里不好?大可说来。”


        

秦无忧干笑一声:“哪里都不好!你一句出面调停,便想罢了此番争端,那我邪宗还有罗生堂的血债谁来还?你吗!?”


        

“那秦侯爷认为此事又该如何解决?”对于秦无忧的不敬,掌星使全然看不出喜怒的发问道。


        

“很简单,血债血偿!哪家欠下的,都给我还回来!”秦无忧全不客气的开口道。


        

“侯爷如今以是强弩之末,又如何朝六大世家讨要?”


        

“山高路远水长流,过客三千去无留。我虽然没力,但还没有死!我身后还有听雨,邪宗与罗生堂,他们也都还没有死。只要我们有一口气在便誓报此仇,十倍讨还!”秦无忧再度开口道。


        

“冤冤相报何时了,侯爷明日要讨还血债,六大世家自不会听之任之,或是今日除去后患,或是他日再起纷争。不论如何,都是死伤无数,侯爷又何苦执着于此?”掌星使再度出言劝说道。


        

“呵呵。”


        

秦无忧笑了,被面前突然出现的掌星使逗笑了。笑过,朝其开口道:“所以今日我邪宗与罗生堂那些死去的英魂就活该任命,再无人问津吗?


        

你跟我讲道理!不好意思,我只顺从本心,不喜欢讲道理。”


        

“无常鬼暗害六大世家在先,他们的命又谁来负责?侯爷不喜欢讲道理,正派人士又有自己的道理在,才有了今日之祸。侯爷执意不肯罢休,于人于己又有何益处?”


        

“谁说做事情一定非要对自己有利?有些事做错了,他就得付出代价。”秦无忧回道


        

掌星使点头应下,不再多说其他,只是出言问道:“侯爷当真没有调停的余地了?”


        

秦无忧果断摇了摇头:“没有。动了我的人,就是做错了事。既然做错了事,就得付出代价。”


        

掌星使长叹一声后,接下来之语却是让六大世家一众人都为之震惊。


        

掌星使没有半点动作,反是妥协了,朝秦无忧说道:“既然血仇无解,那便由尔等日后自行解决。今日此地涂炭生灵过多,侯爷可否暂息怒火,各自退去?”


        

“嗯哼。”


        

秦无忧耸耸间,算是应下。


        

掌星使再度转向六大世家,当中自是无人敢如秦无忧一般触犯掌星使之怒,纷纷施礼应下。


        

对于掌星使此来,与其说是调停,更不如说是相帮听雨,免遭覆灭。六大世家看在心里,却也是敢怒不敢言, 并在掌星使的目光中,各自收整门派子弟,依次下山。


        

老妖怪——白阳满是落寞,整个人如行尸走肉一般,没有了来时的世外高人之态,整个人苍老了许久,就算掌星使今日保住了他的命数,怕是也再没多少时日可活。


        

藏剑没了剑家天子——叶辛,同样一副失意之色的离开。名剑肖玖宸离开之前,注视了肖言夕许久,的方才长叹一声,径直离开。


        

正邪之争就此草草结束,掌星使也准备离开间,却是被秦无忧先一步叫住,朝其发问道:“星使,我的婚事是怎么回事?天官府为何三番两次找我麻烦?”


        

“此为天意,我等不可窥也。侯爷可还有其他事要问?”掌星使回道。


        

“好走,不送。”


        

。。。。。。


        

竖日,深夜。


        

六大世家各自撤去,听雨还活着的人收拾了整整一天,方才处理好一切。听雨大寨虽然毁了,好再虞美人财力雄厚,自山下运来临时帐篷,以作安顿。


        

有那无名坐忘心法支撑,一整天的休养,秦无忧如今以好了大半。此刻与青衣闲坐山间,遥望星空,彼此沉默不语。


        

远处,北方天边一颗流星坠落,秦无忧也终是出言发问道:“启城一别,你去了何处?”


        

“寻访故人。”


        

“那个墨言?”


        

青衣点了点头:“不光墨言一人,还有陆流苏,如今留在秦家军中做军师之位,助你弟弟征战。”


        

“你见过解语了?秦家军北征可顺利?”秦无忧再问道。


        

青衣点了点头:“一切顺利。刚刚北方帝星陨落,想来就在这几日,北萧亡国的消息便会传遍北洲了。”


        

“哦。”


        

秦无忧应下后,便不再发问。青衣也不多说一句,两人继续默默无言的看着星星。


        

又是一颗流星划过,秦无忧指着其划过的夜空,再问道:“这颗星又意味着什么?”


        

“只是正常的星象移位,没有任何寓意。”


        

青衣回过,这次主动开口道:“你心中想问的,不该我来告诉你。我能说与你听的,就是你所猜测的没错。陆羽,岳盈,李轩,墨言,陆流苏还有我都是十二年前,前往启城救助秦帅的故人之后。”


        

青衣如此回答,秦无忧便也就点头应下,将心中关于星术与陆羽那句“太上浮沉星万象,日月俯首向北斗。”之疑问咽了回去,继续看着星星,享受着大战以后的宁静。


        

这次轮到青衣发问:“此件事了,接下来准备去哪里?秦川吗?”


        

秦无忧摇了摇头:“谁说事了了?与那掌星使之言,我可不只是说说的。


        

今日仇怨,听雨必须一家家找上门去讨还。还要去帮老四去拿剑,对了,长白岭也得走一趟,我要重新封了他们的山。去秦川怕是要再等上一阵了。”


        

“既是要取剑,那怎么能少的了我听雨山庄——大当家?”姗姗来迟的晟风枫,轻摆着玉枫扇,打破了秦无忧与青衣二人看星星的恬静。


        

“我还以为你死了呢。”秦无忧算是朝晟风枫打招呼道。


        

晟风枫全不在意的回道:“这句话该我对你说才是。”


        

“有事?”秦无忧再问道。


        

晟风枫收起玉枫扇,同样遥望着星空,回道:“没事,听说老四出剑冢了,想着过来陪他取剑。”


        

“你来的可真及时!”秦无忧话里有话道。


        

晟风枫却是全不在意:“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来听雨的的路上,收到了两道消息,或许二当家会感兴趣。”


        

晟风枫说完,也不等秦无忧开口,便继续说道:“我们家的人见到了福伯,他老人家安然无恙,现在正赶去秦家军,去助护国大将军准备西征了。”


        

“另一道呢?”


        

“无常鬼的尸体于饮马河畔消失了,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