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九十四章星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启城,天官府。


        

入夜,明月高挂,繁星满天。天官府内的观星台顶,掌星使立于群星之下,周身九个童子依宫位而立,守在一个大星盘内,等候掌星使指令。


        

掌星使背手仰望观星,不时口中念出几句星象术语,那九个童子便依命波动星盘,对应天上星象。


        

如此场景,重复了足足一个时辰,方才结束。九位童子起身施了一礼后,退到星盘之外。


        

掌星使则是继续仰望北方星象,时而又看一眼星盘,方才出言道:“紫微垣将星赤芒,往小还大。在娄北,主武兵。中央大星,天之大将也。大将星摇,兵起,大将出。”


        

掌星使念完,方才收回目光,朝执笔守候在一旁的童子开口道:“徒儿,告诉王城。北征大吉,诸事已定,捷报不出十日便可传回。”


        

童子记下掌星使所言后,将消息转给身后一位侍者,消息便在第一时间朝王城而去。


        

完成了宇王所请,掌星使正欲离观星台而去间,脚下星盘突然开始颤抖,大小星位自行波动,整个星盘混乱不堪,群星齐齐向北。


        

掌星使急停步,朝北方望去。整个紫微垣闪烁异常,天边北斗越发明亮,势与明月争辉。


        

如此异象,掌星使正欲占卜间,突然出现在其身侧的张天官急出手按住,同样看着星象,开口道:“天机不可轻泄,师弟小心无端遭到反噬。”


        

能惊动天官出面,更是道出此等话语,掌星使自是心下大惊!呆呆的看着如此星象许久,方才出言问道:“师兄,此异兆何解?”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天官不答,只是静静的看着异象持续半响,并渐渐恢复如初后,方才感慨道:“太上浮沉星万象,日月俯首向北斗。师弟,得麻烦你跑一趟听雨山庄了。”


        

天官府有史以来,历代掌星使与天官便从未出过天官府,更别说这启城以外。如今异象竟是能惊动掌星使出府,自是不同凡响。


        

“太上星宫!?”


        

掌星使闻之,惊骇而语。并急朝在场众人命令道:“此间之事,不可对外传出半字!违者,处以死刑。”


        

“谨遵星使法旨。”


        

众人施礼应下后,各自退去。待观星台顶层只剩天官与星使二人后,掌星使方才出言道:“师兄,此去听雨,该如何行事?”


        

“唉!”


        

张天官长叹一口气后,出言道:“乱世由我天官府而起,自也该由天官府而终。命定之数,顺势而为便可,我只要有一个结果出来,无关好坏。”


        

“那这北斗。。。?”掌星使试问道。


        

星使未把话说尽,天官心下自是明了,回道:“同属一脉,又怎忍心看新星陨落?若是能帮,便帮一把吧。至于最终结果如何,就看他们各自命数了。”


        

。。。。。。


        

北征战场,萧国,天门关。


        

宇国北征大军的中军大帐,帐外有解语白衣镇守。大帐内,一身银甲的秦解语立于居中的沙盘之前。沙盘之上是天门关地形,以及两军布阵情况。沙盘周围,秦家军十二字营,六先锋来了半数,静候秦解语发号施令。众人之中,唯有一位沉稳少年身着布衣,并未披甲。


        

“军师,我军自北征以来七战七捷,连挫敌军气势。若是再拿下这天门关,北征之路便再无险可守,大军可直抵北萧王城——蓟城脚下,一举灭国。”一身银甲的秦解语朝那并未披甲,而是羽扇纶巾,面上沉着稳重与其年龄极度不符的少年,开口道。


        

被唤作军师的少年,名为陆流苏。北征大军刚开入萧国境内时,由青衣带入秦家军,得了这军师之位。


        

一路北征下来,陆流苏处处料敌于先,为秦家军减免许多伤亡,已在军中多有威信。故而秦解语每次用兵,都会问计于陆流苏。


        

陆流苏手中羽扇指向天门关,回道:“将军,我军虽七战连胜,但萧国主力依旧还在。天门关三面环山,居高临下,易守难攻。更有三十万主力军驻守其中,他们若是坚守不出,我军要想攻下天门关,怕会损失惨重。


        

就算最后攻下天门关,萧国主力也有足够时间撤退。蓟城尚还有十万羽林未动,届时两军会合,我秦家军怕是难有机会一举攻灭萧国。”


        

“军师可有破敌良策?”秦解语闻言,再问道。


        

“若想一举灭国,必须全歼敌军于天门关内,不能给其撤走的机会。


        

萧王——萧元朗之才谨慎有余,魄力不足。我军此番若能一举歼敌,即可为后续进军省去麻烦,又可震慑萧元朗,或还有不战而降的其效。”陆流苏开口道。


        

“三十万大军闭关不出,末将以叫阵三天都没反应。军师说的轻巧,我们又如何破关歼敌?”向来脾气火爆的牛贺听过陆流苏之言,从旁出言道。


        

陆流苏不急回答,反是看向秦解语,出言道:“将军可信流苏?”


        

看着陆流苏看过来的眼神,秦解语沉声下令道:“众将听令!”


        

“罪将在!”


        

“秦家军上下,包括本将在内,此次天门关之战皆听军师号令。敢有不从者,军法从事!”


        

“罪将领命!”


        

众人接下军令后,秦解语将令箭交给陆流苏,开口道:“军师,请下令吧。”


        

陆流苏上前,接过令箭后,朝众将开口道:“幽州营——牛贺听令!”


        

“罪将在!”


        

“命你部今夜子时拔营,带足干粮,绕路至天门关山后。抵达后,多举旗帜,以作虚张声势,定要关内所有人都知晓,我军以围城。


        

待我军攻城后,败军若是从你部退走一人,便斩你部一人性命!”


        

“罪将接令!


        

用不着你斩!若是放走一人,我牛贺便死在战场之上!”牛贺接令后,不忘说道。


        

“冀州营——张远,上前听令!”


        

“罪将在!”


        

“命你部丢盔弃甲,同将军一起上关前叫阵。记住,一定要丢盔弃甲,并叫将军置于敌方箭羽射程之内!敌军若是放箭,不可轻退。即要保证将军安全,也要尽可能拖住敌军,并尽量消耗敌方箭矢。


        

命解语白衣守在将军身后,敌军若不出城,解语白衣便不可出手!”


        

“这。。。?”


        

闻秦解语有生命危险,张远自不敢急着接令,秦解语却是上前应下道:“解语接令!”


        

“将军不可!您的安全。。。”


        

众将齐声劝阻还未说完,便被去秦解语打断道:“住口!本将说过,有违军师之令者,军法从事!”


        

众将不再开口,陆流苏也未多说什么,继续下令道:“其余各部,分别准备好柴草火油。三日后,东风起为号,烧山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