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九十二章狗屁不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战事愈发惨烈,听雨可再战之人所剩无几,六大世家自也伤亡过半。双方早已杀红了眼,谁也不肯退去半步。


        

暗毒门五大长老中玉蟾与冰蝎两位长老力战之下,终是敌不过千年妖龙之恐怖,护体毒瘴被破去,不幸殒命在长白二领主——白彦亮之手。若非是春夏秋冬四美出手及时,青蛇,天蚕与毒蝎三位长老恐也未能幸免。


        

邪宗如此,冲在最前面的罗生堂自是比邪宗还要惨烈数倍。部众大部分身首异处,活下来的也重伤在身,拼死坚持着,只剩四大统领与月秋雨五人还在杀敌,踏血前进。


        

大雪山掌门——冷寒冰出手了,其寒冰劲气扩散之下,足可冰封千里!只是还未开杀戒,便被冬雪先一步出手阻住,一人将大雪山阻在战圈之外。


        

名剑山庄——肖玖宸却是并未下杀手,更是丝毫不在意这正邪之争结果,也不管名剑死活,只是守护在肖言夕不远处,不许别人害他性命。


        

唯剑家天子——叶辛对罗生堂出手了,剑指斩下,当中少了些杀伐,更多的是叹息,斩向离自己最近的大司命——楚三娘。


        

“嗡!”


        

只一道剑指,楚三娘手中落英双剑便以然脱手,整个人更是受不住那力道,倒飞出去,被震得嘴角溢血。


        

眼见第二道剑指再度袭来,楚三娘放弃了抵抗,用生命最后这一瞬光阴朝月秋雨背影看了过去,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当年初入罗生堂之景象。


        

曾几何时,岳阳老堂主出现在自己面前,一句“跟我走吧,入罗生堂。去证一个苍生正道,博一个太平盛世。”话语掷地有声,让自己毫不犹豫的拿起剑,去追随那个背影。虽然最后败了,但却无悔。


        

如今,罗生堂重生,楚三娘再度提剑,欲保少主完成老堂主遗命,博一个太平盛世出来。只是这条路,今天怕是要走到此处而终结了。 记住网址m.dzs5.com


        

无憾了,楚三娘缓缓闭上双眼,等待死亡的降临。然而剑指却迟迟不曾落下,楚三娘睁眼看过去间,整个人呆住了,泪水随之夺眶而出。死都不惧的楚三娘,在看见眼前这一幕后,落泪了。


        

“不。。。!”


        

楚三娘声嘶力竭的哭喊道。


        

眼前之景告诉自己,那剑指不是没有落下,而是被挡住了,被江枫用身体挡住了!


        

滚烫的鲜血自江枫身上喷涌而出,其生命也随之急速流逝。江枫却是全不在意,面上反而挂着微笑,朝楚三娘说了什么,只是被楚三娘歇斯底里的哭喊声盖住,没人能听见这最后一语到底是什么?


        

血流尽了,江枫去了。疾风战神,不败将军——江枫,去了。尸体缓缓倒在楚三娘怀里,笑容依旧还在。似是告诉生者,江枫此生入罗生堂,不悔!为三娘而死,不悔!


        

被哭声吸引的月秋雨停止了冲杀,也没人再敢对月秋雨出手,但是对他不再挥动刀剑而感到庆幸,任其提着刀剑走向江枫与楚三娘。


        

月秋雨朝江枫遗体深深施了一礼后,将杀气转向此刻与修罗枪战在一起的叶辛,沉声道:“战场之上,罗生堂部众百死亦不生怨。但老东西,你今天活到头了!”


        

说罢,月秋雨挥刀剑而上,欲为江枫报仇。


        

岳家刀法的确霸道,但此刻的月秋雨用之对上叶辛,却全如螳臂当车一般,对叶辛完全构不成半点威胁。


        

对于月秋雨那满是杀气的警告,叶辛更是全无所谓。于叶辛而言,那与自身实力不相符的言论,全部将其视为无用的聒噪之音,看都未看月秋雨一眼。只是在与宁羽对招的同时,朝其劝说道:“罗生堂四大统领,如今死了之一。老夫以断了你们胜算,不必再挣扎了,带罗生堂下山去吧,老夫可保你们不死。


        

罗生堂乃是真豪杰义士,莫要陪邪宗白白葬送在此处。”


        

“呵呵!”


        

一道让人很是不舒服的笑声传出,回荡在战场之上。


        

笑声所过,几人听来不爽,几人听来生怒,唯有旁观的星尘与瑶光两人面容不再紧皱,嘴角更是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笑声结束,那道声音继续朝叶辛说道:“按你道理,害罗生堂性命,反是为罗生堂好了?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


        

狗屁不通!”


        

“谁?”


        

不见其人下,叶辛出言道。


        

“听雨山庄——二当家!”


        

回答之语仿若自叶辛耳畔生出,如此绝妙传音之法叶辛正暗暗震惊间,方才发现身后不知何时生出一缕紫气飘动,一道极强的杀意也自后心处顿生!


        

此刻叶辛方才意识到,那声音不是仿若,就是出自自己耳畔!让自己震惊的不该是传音之法,而是这来人的诡异身法,竟是叫自己毫无察觉!


        

莫说是叶辛,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不解,来人是如何突然出现在叶辛身?


        

惊异之间,叶辛自不敢有半点耽搁。一生修习剑道的叶辛,早已是人剑合一,在那道杀气离自己仅剩毫厘之间时,整个人化作一柄剑,飞退至一旁。


        

重新落地的叶辛,此刻方才看清,一席青衫,周身泛着紫气,手中把玩着一根七节紫竹,自称听雨山庄——二当家的秦无忧。


        

秦无忧的突然出现,让死战的两方人罢手,尽数朝这边看来。只是眼神各有不同,或是仇恨,或是惊异。自也有心喜与希望。


        

“你是何人?”叶辛再问道。


        

秦无忧却不做理睬,而是将此刻听雨山庄之惨烈尽收眼底后,朝月秋雨开口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你没死就好。”月秋雨回道。


        

肖言夕走了过来,没有过多言语,只是双手持剑,站在两人身侧。


        

邪宗,罗生堂部众也随之先后集结,站在秦无忧与月秋雨两人身后。


        

秦无忧身后的方向,两位少年缓缓走来,停步在秦无忧身侧。当中一人一席白衣,很是放浪不羁。另一位粗布麻衣,手持木剑,不苟言笑。


        

六大世家中,早有熟知秦无忧的人将其身份告诉各家老古董。


        

众人闻之,皆是对面前这名动江湖,在审判王庭手中还能活下来的秦无忧感到好奇,不免另眼相看。


        

对于众人的眼神,秦无忧全不顾及,将六大世家一众览毕,继续朝身旁月秋雨问道:“他们当中都有谁该死?”


        

“长白!还有刚刚那老东西!”月秋雨回道。


        

秦无忧点头应下后,才将目光放在叶辛身上,周身撑开紫竹虚影的同时,朝其说道:“为老不尊,那便从你先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