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八十九章生死战(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冰雪狂舞,飞沙走石,将众人视线扰乱。肖言夕与冷莲两人最强一击之对撞足足持续了半炷香世间,方才渐渐淡去。


        

一切归于平静,战场中心肖言夕与冷莲两人以然不见踪影,反是换上了藏剑二庄主——叶琛,其手中之剑正被肖玖宸以指夹住,并反将其死死压制,动弹不得。


        

两人不远处,冬雪身前凝成的寒冰魄正将白琼座下那黑翼蛇张开的巨口冻结,无论如何都无法闭合。而消失的肖言夕与冷莲两位,以是重伤之体,各自被接回己方阵营,难说此战谁胜谁负?


        

“叶辛!藏剑何时这般下作?”


        

肖玖宸按住刚刚欲趁乱结果肖言夕的叶琛,朝藏剑山庄处刚刚护住一众子弟无恙的叶辛出言问道。


        

“老夫管教不当,是我藏剑之错,还望玖宸兄勿怪!”叶辛没有半点借口,只是赔笑朝肖玖宸道歉,求得原谅。


        

肖玖宸自持长辈身份,自不会对叶琛下杀手,只是冷哼一声,便将叶琛放还,转而朝此刻已被月秋雨接下,护在身后的肖言夕看了一眼,见其只是重伤,并无性命之忧后,方才放下心来,拂袖回去。


        

江湖纷争,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六大世家为各自身份地位而明争暗斗,众人自是心照不宣。如今两位少年英杰瞩目江湖,自是引来其他世家仇视。


        

趁乱结果了两位重伤之人性命,以免去日后会为自家带来麻烦。如此行为纵是下作且易落人话柄,脏心之人也不得不出手一试。


        

另一边,出手相救冷莲的冬雪冷眼盯着同样欲趁乱偷袭冷莲的长白一脉,狠声道:“做这般见不得人的勾当,枉你们自诩名门正派,心竟如此脏污!”


        

“邪魔外道,为恶江湖,人人得而诛之!也配在这里说教我长白?”白琼站出,对自己下作行为全无所谓,反是朝冬雪恶语道。 记住网址m.dzs5.com


        

“那我大雪山呢?也是邪魔外道吗!?长白岭莫不是连我大雪山也要一同株连?”救下冷莲的冷寒冰恶语朝白琼质问道。


        

白琼换上虚伪笑意,先朝冷寒冰施了一礼,再开口道:“冷掌门误会了,晚辈本是想助冷莲兄弟一臂之力,同斩那肖言夕。只是刚刚视线模糊,飞龙他野性又还未尽除,所以才险些误伤了冷莲兄弟。好再冷前辈出手及时,不然晚辈可真就百死莫赎其罪了。”


        

“哼!还请长白岭日后擦亮眼睛,免得做错事,再被封山!”冷寒冰冷哼一声,出言暗讽道,却也没有拆穿长白那无耻嘴脸。


        

提及封山之事,长白岭一众人自是面露不悦。但自己做错事在先,也只能忍下,装作什么都没听见。


        

两方唇枪舌战间,月秋雨将肖言夕转交给岳盈后,提剑走了上来,指着白琼道:“小爷我管你是故意还是有心?既然站出来了,就别再回去了!做错事,总得付出代价才行。”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白琼冷笑一声,回道。


        

说话间,黑翼蛇不住抖着它头上那两个肉翼,在白琼身侧盘下的同时,朝月秋雨不住吐着信子。


        

“看我扒了你这长虫皮,拿回去给夫人做鞋垫。”月秋雨说着,便欲出手,却是被长白阵营中先一步出声叫住。


        

开口的人是那老妖怪——白阳,叫住白琼后,朝其出言道:“琼儿,你的飞龙累了,还是叫蛟龙陪你为长白岭打这一战吧。记住,要打出我长白威信。”


        

白阳座下那条“龙”听话的自长白阵营中爬出,趴伏在白阳脚下。


        

“琼儿定不负老祖宗期望。”


        

白琼一脸得意之色意朝白阳施了一礼后,便飞身跃上龙头,扶着那“龙角”御座下蛟龙起身,战在一众人头顶,俯视着眼前渺小如蝼蚁的月秋雨。


        

蛇头长角,化而为蛟,少说也是一千年以上的凶兽。或者说不能再称之为兽,而是该呼其为妖,更为合适一些。


        

蛟龙吐信!莫说月秋雨,此刻在场所有出世的老古董,也没一人敢言可胜过这千年妖兽。


        

见月秋雨身处险境,宁羽,江枫,楚三娘与岳盈,罗生堂四大统领齐齐站出,将月秋雨护在身后,提防着眼前蛟龙。


        

出战的是小辈,座下所御之兽却是千年妖兽。对于长白岭如此不要脸的明着玩赖,月秋雨全然嗤之以鼻,分开四大统领,上前依旧笑语道:“还真是麻烦。千年老妖,一身是宝,不知道该选哪处来为夫人置办些东西才好?不过,这蛇肉倒是可以拿来为听雨此次庆功!”


        

“不自量力!看我先吃了你!”


        

说话间,蛟龙以然出手。朝天狂吼一声,随即口中喷出“龙息,”自天而降,朝月秋雨与听雨一众人袭来。


        

“龙息”恐怖至极,灼人热浪之中,带着可荼毒万物的剧烈毒气。所过之处,一切生灵尽数泯灭。


        

月秋雨嘴上虽然全不在意,却是不敢有半点托大,龙息袭来的前一瞬,便急向前翻身避开。在躲过那灼热且带着剧毒的龙息后,靠近蛟龙那巨无霸的身形,提刀斩下。


        

“钪。。。!”


        

刀剑砍在坚硬无比的蛇鳞之上,发出一震长长的争鸣之音。刀剑劈砍之处,蛇鳞安然无恙,连一丝痕迹也不曾留下。月秋雨却是被自己所挥出的反弹之力生生震了回来。虎口火辣辣的痛感,险些致手中刀剑脱手而飞。


        

月秋雨刚刚稳住身形,便感觉头上天突然黑了下来,一道庞然大物正猛朝自己压来。自也不敢耽搁半分,再度抽身退开。


        

蛟龙虽是庞然大物,却半点不影响其速度,反而快的出奇。月秋雨还是慢了半步,被蛟龙砸落震出的巨力波及,整个人倒飞出去。不等爬起身,蛇尾便再度扫来,打在月秋雨匆匆引动的刀剑之上,整个人再被抽飞,刀剑也随之脱手而出,掉落在月秋雨身旁。


        

“哈哈哈。。。!一群蝼蚁尔,自不量力,也敢与蛟龙对抗!”


        

站在龙头之上的白琼,俯视着底下疯狂逃命,全无反抗之力的一众人,不住狂笑,尽显张狂之意。


        

“站住!干什么去?”


        

风岚山阵营中的星尘见瑶光以然出手搭救听雨山庄被“龙息”波及的无辜者下,也欲站出来想帮,却是被岚羽先一步喝住。


        

“师兄,这不是正邪之争,这是屠杀!如此凶残,到底谁才是邪魔外道?”星尘指着白琼的所作所为,朝岚羽开口道。


        

“住口,别忘了你的身份!此事与你无关,给我站回去!”岚羽何尝不知白琼做的太过分,但碍于身份,只能选择置若罔闻。


        

星尘全不听劝,飞身上前的同时,不忘朝岚羽开口道:“师兄放心,星尘心里有数。我去帮白琼‘对付’这些邪魔外道。”


        

“唉。”


        

眼见星尘说着帮忙,却是将月秋雨自蛟龙凌空砸下的尾巴上救出,岚羽除了叹气外,别无他法。只能寄希望于其他世家碍于师尊面子,将星辰所作所为无视。


        

战场之上,被星尘救下的月秋雨,自星尘手中取回刀剑的同时,回身看向听雨山庄方向。


        

听雨以被恶龙摧毁,手下兄弟大部分惨死,只有罗生堂几位统领以及邪宗掌事人还有些战力,想办法与恶龙缠斗,试着转移其注意力,以减小伤亡。


        

奈何这千年妖龙太过恐怖,其座上白琼此刻以然杀戮成性,龙息所过之处,邪宗与罗生堂教众丧命无数。


        

“找死!”


        

月秋雨被怒气染红了双眼,随手擦去嘴角血渍,提刀便欲冲上去拼命,却是被星尘按下道:“冷静!这么胡乱冲上去基本等同于送死,屁用都没有!”


        

“起开!这没你事!”月秋雨反手打开星尘,恶语道。


        

星尘也不恼,再度按住月秋雨后,用眼神示意“龙头”上的白琼,说道:“要想救人,得先想办法先制住那孙子,用他要挟长白岭那老东西。我不好直接出手,我们一起,我帮你。”


        

“要挟?不存在!血债血偿,小爷我现在就要弄死他,再屠了这恶龙!”


        

刀剑挥出,岳家刀法引动,刀锋所指,诸神退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