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八十七章生死战(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心,天辰,天语。”


        

此番带队的藏剑山庄二庄主——叶琛,朝三人叫道。


        

“在!”


        

三人上前,齐声应下。


        

叶琛看着身挂五剑的肖言夕,出言道:“名剑败了,该是我藏剑一展身手,证我藏剑才是这江湖剑道第一世家的时候了。你们三个,不要令藏剑蒙羞!”


        

“遵命!”


        

三人应下后,挥剑上前,指向肖言夕的同时,叶天心朗声道:“藏剑领教玉马铁剑高招。”


        

“三打一?又一个不要脸的世家,难怪你们搬不动镇剑石。”月秋雨满是不屑的说着,引动刀剑,与肖言夕一同对敌。


        

戳到藏剑痛处,叶氏三剑自是面上挂不住。便也撇去剩下的虚礼,三人亮剑移位,一道剑阵出现在众人眼前。


        

叶氏三剑对上剑圣两位弟子,除去正邪之争外,又是一段江湖恩怨藏于此战之中。


        

众人翘首以盼,月秋雨自不会令人失望,离水剑意先发而出,携刀剑而上,强闯三人剑阵。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离水剑意刚被三人剑阵化去,刀剑以然对上叶天心之剑。两剑你攻我守,彼此纠缠间,另外两剑自不甘落后,将月秋雨围在中间。三剑齐出,封住月秋雨所有生路。


        

叶天心,叶天辰二人一守一辅,将月秋雨逼至叶天语的残阳剑下。三人配合很是默契,残阳剑第一时间便引动那迫人的杀气,朝无路可退亦无法可招架的月秋雨斩了下去。


        

“嗡!”


        

两道剑气相撞,惊起扰人的争鸣之音。而残阳剑下的月秋雨则是毫发无损。


        

肖言夕的玄铁重剑及时出现,将残阳剑挡回去的下一刻,肖言夕另一只手上那携着无尽黑暗剑意的永夜剑,以朝叶天语腋下刺去。


        

快!永夜出剑快的惊人!


        

叶天语眼角看见了一片黑暗朝自己袭来,当中所携的恐惧之意让自己生不出半点对抗之意,只想躲开那片黑暗,却是来之不及。


        

千钧一发之际,两道剑光出现,划开了那片黑暗剑意,将永夜剑逼停在叶天语腋下毫厘之间。


        

叶天语来不及擦去额头冒出的冷汗,残阳剑变招,朝肖言夕刺去的同时,脚上蓄力,踢向月秋雨。


        

从来不知道退步的月秋雨提刀剑横档,残阳剑也定格在玄铁重剑剑身之上。


        

肖,月两人合力下,将叶天语整个人挤压在中间,置空横卧,脱身不得。


        

叶天心的剑慢了一步,永夜再度挥出,先是破去叶天辰出剑后,带着无尽黑暗再朝叶天语腰斩而下。


        

“砰!”


        

又是两道极强剑意相撞,并在劲力扩散下,五人各自分退两边。刚刚那混战之地,只剩落叶与飞沙独自凌乱着,久久无法安息。


        

刚刚永夜斩下的最后一刻,叶天心迟来的那一剑终是赶上,转向了月秋雨腰心处。叶天语自也借机扭转身形,脱身的同时,残阳剑倒背,挡下永夜。跟着,剑随身转,散出强劲剑意将永夜逼退。


        

一切在电光火石之间,不过是刚开始的对碰试招,便以是处处险死还生,剑剑取人性命。


        

“是三才归元剑阵。”肖言夕开口道。


        

“很厉害吗?”月秋雨全不在意,笑问道。


        

肖言夕也跟着露出笑意,收起玄铁与永夜,将新得悲悯剑握在手中的同时,回道:“三当家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好主意。”


        

月秋雨说着,再度飞身而上。引动的依旧是剑招,却不再是离水剑意,而是当年剑圣留在镇剑石之上,至今藏剑无一人能撼动的春秋剑式。


        

当年剑圣与御剑山庄大庄主——叶渊比剑,一道春秋剑式挥出,剑式之下可度三载春秋,将叶渊生生困在其中。


        

叶渊落败,更是种下心魔。山庄自此而更名,自己立誓,不破春秋剑式,终生藏剑,不出山庄。


        

如今春秋剑式被月秋雨当着江湖众人所引动,虽那剑式远不及剑圣,但所拉的仇恨值却是比剑圣要强数倍不止。


        

叶氏三剑怒不可遏,全力引动剑阵,迎上月秋雨的春秋剑式。这次不再是将月秋雨围在中间,而是三人合而为一,朝月秋雨攻杀。


        

三才归元剑阵,三剑可归于一,一剑又可分而为三。月秋雨一人时而对三柄剑,时而对一柄剑,又时而对上九柄剑。自己所引春秋剑式被强行破去的同时,更是步步紧逼,被杀退回来。


        

“如何?”


        

风岚山中,看着眼前的打斗场面,岚羽朝星尘小声问道。


        

星尘全不看好的摇了摇头:“没机会的,这三人中也就那残阳剑还有点能耐。可惜带了两个废物,白白浪费了这玄妙剑阵。藏剑这次又要败于剑圣之手了。”


        

“何以见得?”


        

眼见月秋雨步步退却,几乎无招架之力下,岚羽再问道。


        

星尘朝肖言夕怒了努嘴:“诱敌而已,真正的杀招还没开始呢。他们三个看似步步攻进,站尽上峰,实则剑阵的路数已被月秋雨与旁观的那个瞎子摸透。他们两个一旦还手,剑阵必破。到时那残阳剑就算再厉害,也做不到以一敌二。


        

不过是一道春秋剑式,他们三个就这么轻易被激怒,失了方寸。想来他们三个以后也没多大出息,还不如师兄你呢?”


        

“咳咳。”


        

岚羽咳了咳,警告星尘不可胡言乱语后,再问道:“若是叫你以一敌二,可有把握?”


        

星尘摇了摇头:“保证不会输。不过能不能赢,还得等那瞎子的五把剑都用过后,我才能清楚。”


        

见星尘心中有数,岚羽便也不再多言,将心思重新转向战局间,肖言夕也在下一刻出手了。悲悯剑引动,刺向叶氏三剑的连接之处。没有任何招式,只是单纯的提剑刺下,竟是轻松破了那三才归元剑阵,将三柄剑分开来。


        

同一时刻,月秋雨也不再退步,突然强势了起来。刀剑引动间,所过之处似是化出千万道剑光一般,朝三人反攻上去。


        

“轰!”


        

悲悯,刀剑两道剑意斩下。剑气爆开间,结果如星尘所言一般无二。叶天辰,叶天心重伤,无力再战。残阳剑虽是避开,但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尝试了几次下,便也借势划出一道剑气,自己抽身退了下来。


        

月秋雨,肖言夕二人也随之收剑,不再追杀。


        

结果分晓,听雨连败名剑,藏剑两大世家,自是士气大涨。月秋雨剑指群雄,高声道:“下一个,还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