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八十六章生死战(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顺声望去,身背玄铁,永夜,冰霜,离火四剑,看上去大小不工,很是别扭的肖言夕自山下缓步而来,渐渐出现在众人眼帘之内。


        

“老四?你回来了!”


        

待肖言夕跃过六大世家一众人,落在月秋雨身前后,月秋雨出言道。


        

“听雨有难,言夕又怎能不在?”肖言夕算是回答道。


        

危难之际,兄弟来援,月秋雨自是笑意难掩。将这份慷慨赴义之言记在心底的同时,面上笑问道:“在剑冢这些时日如何?那老家伙可有祸害你?”


        

“师尊他一切都好,三当家放心。师尊此番准我出剑冢,一为听雨之劫,二,为取剑!”


        

肖言夕的答非所问,前半句很是平淡,主动转告月秋雨想关心,却不肯明说的剑圣近况。后半句突然加重语气,那双失明的眼睛也转向名剑山庄所在。


        

“逆子!还不跪下受死!?”


        

名剑山庄众人中,肖擎第一个走出,依旧是自以为是的以父亲身份朝肖言夕怒骂道。


        

名剑山庄,此番上听雨,除了那老古董——肖玖宸与肖言清外,另有两剑来此。肖家长子,极少出山的明月剑——肖朗,还有刚刚开口怒骂肖言夕,如今手持悲悯剑的肖擎。


        

对肖擎从未有过父子之情,反尽是仇恨的肖言夕,自不管其对自己的怒骂,只是用那已经失明的眼睛,感应着其手上悲悯剑的同时,语气中带着恨意道:“你不配用他!” 记住网址m.dzs5.com


        

“你!。。。你个逆子!”


        

在江湖众人面前失了面子的肖擎怒意更甚,握剑的手不住颤抖着,最后却也只是再度怒骂了一声,没有做其他举动。


        

没人会在乎肖擎的盛怒,反是如此行为,让外人看起来,他更像一个小丑。


        

月秋雨则是上前拍了拍带着哀伤之意的肖言夕,出言道:“你七叔的遗体,我以安排人葬在墓林了。杀他的人是无常鬼,二当家已经去替你报仇了。”


        

肖言夕缓缓点了点头,算作应下,没有多说什么。跟着,抽出背后玄铁重剑,指向肖擎,说道:“名剑山庄,可敢一战!?”


        

如此被当众挑衅,本就盛怒的肖擎自是再也忍受不住,立时拔剑冲了上去。


        

肖家第四子,玄铁剑护剑人,虽然玄铁剑早被夺走,但有着名剑山庄的底蕴在,其武道修为如今又是入了地玄境。自也高人一等,不同凡响。


        

肖言夕虽名声在外,但终究是人玄境。自己引悲悯剑出手,又靠着一个等级的实力,自是不难将这逆子制服。肖擎是这般想的,也是因这般而出手。但当两人真正对上,结果却是全然不同。


        

让人为之震惊的是,玄铁剑初一对上悲悯剑,便将其死死压制,全然不给肖擎半点机会!肖言夕入剑冢练剑三月,此刻竟以然入了地玄境!


        

玄铁剑对上悲悯剑,又是父子当众决生死之战。如此场面,本就是千百年难得一遇。


        

玉马铁剑的身世,再加上后来秦无忧兵犯名剑山庄,江湖中人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这当中昕秘。只是碍于名剑山庄的地位,无人敢多说半字。如今父子打架的场面出现在眼前,自是让众人对这段秘闻,赚足了眼球!


        

名剑山庄阵营中,肖玖宸同样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朝身旁的肖朗说道:“言夕的事,你们做错了。若是当年没有那般狠绝,名剑也不会致今日地步,更不会后继无人。”


        

肖朗无言以对,如今名剑山庄,苍山七剑失了四剑,肖家七子亡了四人。年轻一辈中,倾尽家族之力方才使肖言清踏入人玄境,虽有侠名,但真正与其他几家对上,难有几分胜算。正如大伯所言,以是后继无人。


        

肖朗毁了,名剑毁了。若是当年未将肖言夕逼至绝路,而是悉心教导,那名剑今日在江湖中或许会是另一番面貌!


        

奈何一切都晚了,名剑以至如今这步田地,肖朗除了将其归结为造化弄人,又能作何解释?


        

一旁肖言清看出父亲心思,自是心中不服。又见四叔被肖言夕连番压制,败局已定,不过碍于其身份,苦苦支撑着,不肯退下来。


        

肖言清手以握在剑柄之上,欲上前为自己正名,为名剑正名。却是被肖玖宸先一步按了下来,并在玄铁剑将悲悯剑震飞,剑指重伤倒地的肖擎的下一刻,飞身而上,接住悲悯剑的同时,出剑将那刺向肖擎的玄铁剑挑开,分开父子二人。


        

“谁都可以杀他,唯独你不行!他是你亲生父亲,无论他犯下何等不可原谅之错?身为人子,你都不可弑父。”肖玖宸不顾重伤不起的肖擎,以长者的口吻朝肖言夕说道。


        

“我没他这样的父亲,他不配!”


        

肖言夕强压着刚刚因为与肖玖宸对了一招而不住发颤的手回话间,朝被人扶回名剑山庄阵营中的肖擎看去。


        

重伤的肖擎依旧是端着父亲的身份,带着盛怒之意,叫骂着肖言夕这个逆子,丝毫不肯悔过自己所犯之错。


        

夙仇扎根已深,不分生死,断难除去。肖玖宸无奈摇头暗叹一声后,说道:“回来吧,你体内流的是我肖家血脉,终究还是要认祖归宗。


        

名剑山庄有愧于你,老夫会亲自出面为你主持公道。你想要什么,都可拿去,哪怕是庄主之位?


        

苍山七剑也可归于你一人,老夫还会亲自授你剑道。但子不可弑父,你无论多恨他,也不可杀他。老夫会将他送入剑炉苦修,你何时消去仇怨,便何时放他出来。”


        

“呵呵。。。”


        

闻肖玖宸之言,月秋雨冷笑一声,先一步站了出来,指着肖玖宸骂道:“如今老四他名扬天下,你们想起他是名剑子弟,肖家血脉。当年他被挖去双眼,害他娘亲性命时,你们为何不言他是名剑子弟!?双目失明,在外飘零之时,你们为何不言他是肖家血脉!?


        

如今一句‘有愧于你?’便想抹去他日血仇?你个老东西,也好意思说出口!?


        

现在想起在这里充好人?你白活了这百岁光景!也配授人剑道?”


        

月秋雨同肖言夕站在一起,剑指名剑山庄的同时,再度出言道:“他会回去的,但不是做什么狗屁庄主?而是去报仇!名剑山庄,不配存在于这世间!”


        

肖玖宸无言以对,看着不发一言,却是表明态度的肖言夕,心下长叹一声。转身退去的同时,将手中悲悯剑竟是扔向了肖言夕!并随之出言道:“错在人,而不在名剑。无论结果如何,苍山七剑在,名剑便永远都要在。祖训一诺,千古不违!但愿这悲悯剑,可以化去你三分仇心,生出一丝悲悯。”


        

名剑退了,草草而退。肖言夕紧握着手中悲悯剑,心中百味杂陈,呆立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