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八十五章生死战(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咚!咚!咚!”


        

闻钟鸣而罢战,山南,山北皆是如此,其他上山道路自也不外如是。


        

此番上听雨之战,正邪两方底牌尽出,那些随时间长河而消逝,“作古”多年的老古董接连出现。上山之路,处处惊心动魄!


        

凉山东路,昔日名震江湖的罗生堂四大统领之一,大司命——楚三娘!手中落英双剑,一剑主生,一剑掌死。在钟鸣之前,硬是将岚羽所带的六大世家之首——风岚山一众阻住了去路,寸进不得。


        

北洲本就少侠,女流更甚,大司命——楚三娘更是当中之最!年少时行侠仗义,见贪官欺压百姓,路见不平,冲进官府,手刃贪官。后遭官府通缉,入罗生堂,为四大统领之一。虽为女流,然巾帼不让须眉。战场之上,半步不退!


        

除宁羽与楚三娘外,罗生堂另外一位统领,疾风战神——江枫。一杆方天画戟,纵横天下,手中追风箭更是百步穿杨。一生纵横杀场,大小共五十四战,未得一败!


        

今日守凉山东南一路,追风箭连发,夺走名剑山庄十数条生命,将名剑山庄杀退。生生逼出了六大世家另外一位“作古”之人,名剑山庄——肖玖宸!


        

名剑山庄上一任悲悯剑护剑人,与叶辛同一时代的老古董。虽然无甚生平流传于江湖,但其一生与叶辛五战!两胜两负一平,此战绩足以令人为之折服!


        

肖玖宸出手,与江枫力战上百回合不分高下。直到那钟声响起,两人方才各自退去。


        

此四路举步维艰,而守西南方,罗生堂最后一位新晋统领,那带秦无忧三人入墓林的岳盈,一人对上同样独自一人上山的瑶光。


        

两人未战,不过寥寥数语,岳盈便将路让了出来,云梦倒是第一个登上听雨。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事唯败在西方之路,大雪山掌事人——冷寒冰亲自带队,身负寒冰绝脉的冷莲在前。被血仇染红双眼的冷莲杀伐果决,不过一个照面,便将负责守住西路的天地盟与日月教两方人马杀退,冲上听雨山庄。叫月秋雨不得不三鸣警钟,收拢各路人马回返听雨山庄,做最后的决战。


        

凉山算不上名山,听雨山庄本也不过是个普通山寨而已。虽是有月秋雨苦心经营,让这普通变为不普通,但终究还是个弹丸之地。钟鸣过后,各路人马回返自也在盏茶之间。


        

如今的听雨山庄,正邪两方势力对峙,站满了听雨山庄之地,没有半分宽裕。


        

双方列阵以待间,刀剑出鞘,月秋雨自听雨走出,立身于六大世家一众人身前,高声道:“不是正邪不两立吗?不是要报仇吗?不是势灭邪宗与罗生堂,不死不休吗?


        

那就来吧!我邪宗与罗生堂之人就在此处!画出条道来,小爷我今日奉陪到底!”


        

本就要树正道之威,更有迷惘峡六大世家一众惨死之仇怨在,最先受不住月秋雨如此嚣张的冷莲第一个站了出来,寒冰劲气弥漫间,朝月秋雨开口道:“血债血偿!还我大雪山族人命来!”


        

“嗡!”


        

话音落,两人以然战在一起。凝聚着寒冰劲气的一掌打在挥出离水剑式的刀剑之上。


        

两道劲力对撞下,离水剑意与寒冰劲气立时凝出漫天冰晶,并随着能量涟漪扩散开去。在阳光照耀之下,显得分外闪耀。


        

这份闪耀的中心之处,两道互不相让的目光隔着刀剑与寒冰魄的较量下,彼此仇视,谁也不肯退让半步!


        

“破!”


        

冷莲爆喝一声,阻住刀剑攻势的寒冰魄立时变招。那寒冰魄顷刻之间崩碎,碎片所过之处,触碰之物尽数结为寒冰,月秋雨手中的刀剑亦难幸免。


        

眼见寒冰朝自己蔓延,月秋雨不敢有半点耽搁,再度蓄力,变换剑招,将那层寒冰震碎后,改换刀法,朝冷莲斜劈而来。


        

岳家刀法,力可捍山。刀未至,势以发。冷莲眼见匆匆凝成的寒冰魄在顷刻之间粉碎下,依旧是不躲不闪。双掌齐出,化出万仞寒冰,阻住刀势的同时,反刺向月秋雨。


        

冷莲仇怨难解,誓杀尽邪宗之人,攻势自是迅猛无比。月秋雨更是个不怕事大的脾气,敢一人挑衅整个六大世家,又何惧他冷莲一人?


        

自也是硬刚上去,彼此接连换招。两人招招拼命,纵是被对方所伤,亦半步不退!


        

冷莲战到疯魔,月秋雨越战越勇。大雪山掌事——冷寒冰却是不敢放任冷莲如此发疯下去。百年难遇的寒冰绝脉,岂能有所损伤?遂急引动寒冰劲气冲上,朝月秋雨打来的同时,欲将二人的硬战分开。


        

冷寒冰出手的同一时间,听雨阵营中亦有一道寒冰劲气引动,先一步对上冷寒冰,将其震退的同时,把月秋雨护在身后。


        

双方各自退开,冷寒冰收起寒冰劲气,看着刚刚对自己出手的冬雪,眼中情愫百生,嘴角几番蠕动,但终究是忍了下来,一句也没有多说。


        

冬雪却是全无所谓,眸子中满是恨意的盯着冷寒冰,沉声道:“大雪山何时沦落到这般不顾江湖道义?以大欺小,未免太不要脸了!?”


        

“寒衣。。。?”


        

“住口!我的名字叫冬雪,不是冷寒衣!”不待其说完,冬雪厉声呵斥道。


        

涉及大雪山内事,冷寒冰自不好在江湖众人面前多说,便也将其忍下,反朝冷莲开口道:“莲儿,你太鲁莽了!”


        

“冷莲知错!”


        

冷莲看着身上几处渗血的刀伤,引动寒冰劲气将其冰封下,朝同样被自己的寒冰劲气冻伤的月秋雨看去时,满是不服气的朝冷寒冰回道。


        

月秋雨则是全然不顾,迎上冷莲的眼神,倒竖了个拇指后,便不去理睬,继续向六大世家一众人嚣张。


        

不见六大世家再有人站出,身为六大世家之首的风岚山,自知此刻该出面主持大局。岚羽虽不情愿,却也不得不在此刻站出来。


        

“在场的诸位前辈,各家道友!我等同为江湖中人,虽各自立场不同,但也当遵从江湖规矩行事。邪宗不仁,屠戮我江湖侠义之士,罪不容恕。但我辈。。。”


        

不等岚羽说完,受不住岚羽场面之语的月秋雨不耐烦的打断道:“你有完没完?到底想说什么!?要不就直接打一架!”


        

“就是。师兄,你话确实有点多了。”星尘也在一边跟着附和道。


        

岚羽冷眼瞪了下星尘后,收回目光,转向月秋雨,语气有些不爽的省去场面话,直言道:“与我六大世家逐一决斗,死生不论!你们若胜,我等甘愿退去。你们若败,那这世间便不会再有邪宗与罗生堂存在了!”


        

对月秋雨说完,岚羽又转向六大世家一众人问询道:“诸位以为如何?”


        

双方默认下,一道声音自山下传出,打破了这份沉默:“三当家,即要生死战,那便有我来为听雨打这头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