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八十三章侠名辈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佛从何来?哈哈。。。。。。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啊。”渔翁放下手中鱼竿,转身看向秦无忧的同时,笑语道。


        

“额。。。!”


        

如此答案,秦无忧满是无语。知道自己不会轻易得到答案,却不想面前老者竟以佛理拒绝,这般敷衍自己。


        

对于秦无忧的表情,渔翁看在眼里,微微笑过,接着开口道:“你想要的答案,老头子我知道一些,却是不能告诉你。该你知道时,自会有人说与你听。”


        

“那北洲可有佛?”秦无忧依旧不放弃,再问道。


        

渔翁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却是没有多说半字,让秦无忧很是不爽。便也不再问‘佛’转而转向身旁的陆羽,再朝老者问道:“前辈与父帅有旧交,当识我秦家军师。鬼谷的玲珑道人,可是我秦家军师?”


        

秦无忧问过,不忘补充道:“关于此事,前辈不会也不可说吧?”


        

“没错,他正是你家军师。”渔翁没有半点犹豫的回过后,转向陆羽,笑问道:“玲珑旧伤可曾痊愈?如今近况如何?”


        

“死了,死好久了。”陆羽全无忌讳的回道。


        

对于死讯,渔翁不过也只是哀叹一声,并未做多少哀伤,反是看向陆羽的眼神多了一丝特别,朝其开口道:“轩儿从未出过饮马河,今日又是第一次杀人。日后行走江湖,还请小友关照一二。”


        

见陆羽点头应下,渔翁再转向秦无忧,问道:“可还有话要问?” 记住网址m.dzs5.com


        

秦无忧果断摇了摇头,不想再和渔翁多说半句,不给他机会云山雾绕,装隐士高人。


        

渔翁微微一笑,缓步走下木船,朝三人开口道:“这木船便送与你三人,权当代步之用。此去凉州,走水路可短半日路程。”


        

三人再度拜别,登船而去后,渔翁朝木船之上的李轩,做着最后的嘱咐道:“轩儿,此去江湖路远,前途未知。遇事不决时,但记心怀慈悲,顺心而为便可。”


        

“轩儿谨尊师命。”


        

“渔翁前辈,后会有期。”


        

。。。。。。


        

十五日前,月秋雨一呼而动江湖。沉寂于各地的罗生堂部众重出江湖,尽赴听雨山庄。


        

邪宗各分支也因为六大世家的追剿不胜其扰,不再分崩离析,重归邪宗,皆尊夫人之命,赶来听雨山庄助阵。


        

如今的听雨山庄,甚至于整个玉凉州境内,争斗随处可见。或是正邪之间的碰撞摩擦,或是对罗生堂的围杀。处处杀气弥漫,连空气中都满是血腥味道。


        

而六大世家一众,此番为报迷惘峡惨死之仇,维护六大世家江湖地位,还有其所谓的正派侠义之风,此来听雨山庄,精英尽出,分六路杀来!


        

此战还未做最后决战,北洲年轻一代以是人才辈出,造侠名无数。


        

借乱世出江湖,不再封山的长白岭御兽一脉子弟——白琼,年仅弱冠,便入了人玄之境,御座下一条三百年黑翼蛇。一路自北杀来,屠戮邪宗与罗生堂教众无数,手段凶残至极。誓要洗去被封山之辱,重跻六大世家之列。


        

大雪山——冷莲,自迷惘峡险死还生后,回山闭关苦修,武道修为更上一层楼!自西杀奔听雨山庄,沿路之上,寒冰绝脉之恐怖展露无遗,所过之处,尽被冰封,大杀四方。


        

名剑山庄,长房嫡子——肖言清,本就成名已久,此番剑指听雨山庄,自是不负其盛名。


        

藏剑山庄同样不甘视弱,除其大弟子——叶天心与武痴弟子——叶天辰外,再多一名剑出世,残阳剑——叶天决!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初露江湖,便声名大振!年不及弱冠,竟以是破境修为!


        

另有云梦——瑶光,仙子落凡尘。一人孤身奔听雨,一路不见半点血光,却无人可阻其半步。


        

风岚山——星尘,光是其玄门封号——天辰子的关门弟子名分,便以足够傲世。


        

更有柳叶刀——穆无华,连环枪——杨振天,清河四杰,龙溪双雄,玉溪书生——杜隐等一众江湖散修渐露峥嵘。。。。。。


        

第十五日,决战之期。


        

凉山之北,官道之上,空无一人。劲风阵阵,卷起风沙落叶而过。


        

风突变,自北而来,当中味道尽是血腥。惊飞林中之鸟,地下走兽更是蜷缩在角落处,不敢动弹半分。


        

又过半炷香后,官道上方才有动静传出,随之出现的是杀气凝聚的长白岭一众人。


        

白琼立身黑翼蛇蛇头之上,在队前开路。身后近百只猛兽,或露獠牙,或吐信子,等待着其背上主人的命令。当中最让人为之瞩目的是队尾一条看不到身长几许,头上长角的“龙”!


        

龙头之上,做着一位身材佝偻,瘦骨嶙峋的老者。微闭着双眼,察觉不到其半点气息,看上去仿若一阵风便能将其吹走一般,


        

走至山下,队尾那“巨龙”突然顿了一下,似是察觉出了什么?老者也随之睁开眼睛,四下看了看,见白琼以然登山,便也没有多说什么,继续闭眼休息,“巨龙”也随之前行。


        

“嗡!”


        

待长白众人尽数登上凉山之际,周遭一切突然骤变!凉山之景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各色带毒的浓雾。赫然是秦无忧在山城阴界时经历的那五毒绝命阵!


        

毒雾之中,不能视物,只是不住有呻吟或是惊恐声传出,随之发生的是长白子弟死于五毒绝命阵中。


        

接连倒地的长白子弟,或是七窍流血,或是全身显紫黑之色,他们直到临死前,都不知所中为何毒,因何而死?


        

队伍前方的白琼,五毒绝命阵展开的下一瞬,其座下黑翼蛇的那两道肥厚的肉翼便将其包裹其中。黑翼蛇本身就是剧毒无比,皮糙肉厚,自也不会中毒。


        

白琼立身肉翼包裹之中,对于这周遭的毒阵全然不屑一顾,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示意黑翼蛇继续前进,寻机破了这毒阵。


        

走出不远,黑翼蛇突然停步。挡在其面前的是一条比黑翼蛇还要大数倍的赤红色蛇影,正张开大口,朝黑翼蛇猛咬了下去!


        

“哼,装神弄鬼,看我破了你的毒阵!”


        

黑翼蛇不躲不闪,反在白琼说话间,主动朝赤蛇巨影口中冲去,反咬而上。


        

“轰!”


        

两道巨蛇相撞,巨响之下,毒雾四散。那皮糙肉厚的黑翼蛇不过也只是退了一退,丝毫不惧这毒雾,晃了晃蛇身,便继续吐着信子,冲了上来。


        

两道蛇影彼此纠缠撕咬,赤蛇巨影几次被冲散,随后便自行吸纳周遭毒雾补上,再度冲杀而上。黑翼蛇也是几番被击退,却没有半点伤痕,反而越战越勇,更顽强的冲上来。


        

如此混战持续不多时,赤影巨蛇便在黑翼蛇咬中其七寸下崩碎,再不能重聚。


        

一路杀奔此处的白琼,早以被其胜绩冲昏了头脑,对此结果,全不多做警觉,只当是自己实力所致,继续深入杀阵之中。


        

下一刻,自命得意的白琼脸上笑意还未退去,周遭逼人寒气便随着毒雾瞬时袭来。


        

蛇本惧寒,黑翼蛇虽强过普通蛇类,但终究难能发挥全力。在其不住退缩下,一道寒冰之力自天而降,打在其肉翼之上,瞬间将其轰开,白琼随之暴露在五毒杀阵之内。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白琼还在震惊之际,下一道攻击以然攻杀而上。


        

漫天冰刺形成,当中还有着数之不尽,密密麻麻的冰尾蝎,齐齐朝白琼射来!


        

“救。。。!”


        

“呼。。。!”


        

旦夕之间,白琼下意识的朝后面呼救。只是其刚刚开口,身后一道带着腥臭味道的热浪便先一步袭来,将冰刺与那冰尾蝎尽数化。整个五毒绝命阵也在这一道热浪中被吹散,眼前的一切重归凉山之景。


        

白琼捡回一条命,惊恐之余,看着出现在身前的一众拦路人,忙回返长白阵营之中。


        

拦路的是暗毒门五位长老与春夏秋冬四位虞美人,刚刚对付白琼的冰刺便是冬雪与暗毒门的冰蝎长老一动发动,却是在突然的热浪中付之一炬。若非箫夫人出手及时,两人恐也险死在那热浪之中。


        

“龙息?老妖怪——白阳!”


        

救下冬雪与冰蝎长老的箫夫人自邪宗一众人中走出,盯着长白队尾那瘦骨嶙峋的老者,开口道。


        

老妖怪——白阳之名一出,邪宗一众人眼中满是震惊,看向那“巨龙”与老者!


        

百年前就以名动江湖的存在,这本该被随着岁月消逝之人竟是赫然出现在眼前,又如何不去让人震惊?


        

闻箫夫人之言,“巨龙”身上的老者缓缓睁眼,看着箫夫人,出言道:“没想到这天下,对了,现在被称之为江湖。没想到这江湖中还有人知道老头子我的名字?小娃娃,你是何人?”


        

出言唤一代暗毒门掌教——箫夫人为小娃娃,箫夫人却没有半点不喜,反是依言回道:“邪宗,暗毒门掌教——萧月。”


        

“暗毒门的掌教不是天毒老怪吗?怎么,他死了吗?”老者回想一番后,问道。


        

箫夫人点点头:“先师故去以二十年了。”


        

白阳只是点了点头,朝箫夫人开口道:“既是故人之后,老头子我也不难为你们这些小辈。把路让开,你们自行离去吧。”


        

无人退半步,对于面前这老妖怪的恐怖全然不惧。箫夫人立身邪宗众人身前,对上白阳那沧桑眼神,正色道:“我邪宗教众,上下一心。纵是强敌在前,知必死之身,亦半步不退!”


        

“咚!咚!咚!”


        

三声钟鸣,自山顶回响八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