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八十二章三英斩恶鬼(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玄境终归还是强者,刚刚四招恐怖至极的对碰下,秦无忧三人以是重伤之体,再无气力。而无常鬼虽也遭受重创,但尚有一战之力。


        

此刻,无常鬼停步在秦无忧三步远处,眸子死死盯着秦无忧,誓要将秦无忧生吞活剥了一般!


        

“咳咳。”


        

秦无忧刚欲开口,却因为牵动伤体,咳了口血后,接着说道:“你的招魂幡又被我撕了,没机会称霸北洲了。”


        

“哈哈哈哈。。。”


        

无常鬼不怒反笑,笑的很是猖狂,并看着以是强弩之末的秦无忧三人,冷声道:“毁了又如何?本座能炼制一次,便能炼制第二次,可你们没有机会了。


        

你们三个以无力再战,只能乖乖等死!本座今日便废了你们,把你们做成人彘。叫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话间,无常鬼自怀中掏出三张符箓,抬手朝秦无忧面门而来。


        

秦无忧在启城曾见过此符箓,是赶尸符。连死人都可听命而行,自己若是被控制,结果可想而知。


        

眼见赶尸符愈来愈近,秦无忧想引动玲珑步法避开,但仅靠无名坐忘心法恢复的那点气力,根本躲不开无常鬼施为。便强化出一道紫竹,暗暗蓄力,朝出手的无常鬼刺了下去。


        

“啪。”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紫竹顿在无常鬼手掌前,被轻易拍散。秦无忧整个人也因为力有不支,倒了下去。


        

无常鬼越发得意起来,走近秦无忧,缓缓蹲下,朝其开口道:“尊主,看在你那日在山城时放过我一马的情分上,有什么遗言,现在可以交待了。”


        

“本尊说过要斩了你,你便活不过今日。不过你的遗言无需向本尊交待,我不会帮你完成的。”看着无常鬼手中的赶尸符,秦无忧依旧是全无畏惧的笑语道。


        

“看你嘴硬到何时!?”


        

被秦无忧的毫无畏惧而莫名恼怒的无常鬼不再废话,将赶尸符朝秦无忧眉心处按了下去!


        

“嗖!”


        

破空之音传出,杀意顿起,生出对死亡恐惧的无常鬼心底很清楚,自己顿在秦无忧面前的手,若真的将这赶尸符贴上去,那下一顺死的,一定会是自己。


        

无常鬼不敢有半点犹豫,急欲收手退开间,一道剑意先一步袭来,将其掀飞开去。


        

是木剑,可出手的却不是李轩,而是木剑本身。此刻,木剑正悬在无常鬼眉心处,再进一步,便可取无常鬼性命。


        

“谁?是谁?还请阁下出来一见?”惊恐之余,无常鬼环顾四周,高声问道。


        

无人应声,亦不见有人出现。秦无忧则是微微一笑,缓慢起身,走到一旁将陆羽与李轩扶了起来。


        

“轩儿。”那蓑衣老者之音突然传了出来,却不见其人出现,不知其身在何处。


        

“师父!”李轩应声回道。


        

蓑衣老者再度传音道:“做的不错,但还不够好。”


        

“请师父指点。”李轩施礼回道。


        

“你以尽学为师道统,为师没什么再能指点你的了。今日为师便授你最后一课,教你杀人。”蓑衣老者再度开口道。


        

“师父?”李轩疑问道。


        

“木剑无锋,心有慈悲。这没错,但这并不代表不能杀人。金刚怒目,所以降伏四魔;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佛怒,亦有杀人之时。你又何必执着于这慈悲之心?


        

不杀人,是慈悲;杀人,亦是慈悲。杀一人而救百人,这更是慈悲。走过去,拿起木剑,杀了他。”


        

李轩犹豫了片刻,终是施礼应下后,一步步朝无常鬼而去。


        

以是重伤的无常鬼,虽然能轻易对付秦无忧三人,却是战不过这木剑背后的蓑衣老者。眼见李轩一步步走近,无常鬼真的怕了,用恐惧的眼神盯着李轩,身子不自主的后退,却是无论如何也退不开木剑的威胁。


        

李轩驻足,木剑已被握于手中。不知是因为力竭,还是从未杀过人的原因,李轩迟迟没有落剑,手不住颤抖着。


        

秦无忧想开口,却被陆羽拦了下来,并摇头示意其不必多说,容李轩一人选择。


        

“啊!”


        

李轩吼了一声,终是下定决心,提剑便朝无常鬼刺下。


        

“尊上,等等!”旦夕之间,无常鬼急朝秦无忧开口道。


        

木剑停了,停在无常鬼皮肉之下,鲜血自伤口处不住滴落。


        

无常鬼冷汗直流,惊恐之余,朝秦无忧开口道:“尊上,给属下一个机会。属下定会鞍前马后,为我邪宗效毕生之力,再不敢生二心!”


        

秦无忧笑了,笑的让人捉摸不透。对上无常鬼乞求的眼神,沉声问道:“告诉我,那群神秘人事谁?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秦无忧所言“神秘人”无常鬼自是清楚,也知这可能是自己唯一保命的机会,自不敢有半点大意,犹豫了片刻,回道:“属下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又意欲何为?不过属下可以引他们出来,届时。。。”


        

“嘘。”


        

秦无忧做嘘声状,打断无常鬼之言后,出言道:“不好意思,没有你说的那个机会了。我说过,今日要斩你,而且不会给你说遗言的机会,你活不过今天的。”


        

“等。。。!”


        

话未说完,木剑以然洞穿无常鬼头颅,并在抽离的那一刻,夺走了无常鬼最后的一丝生机。


        

无常鬼双目圆瞪,眼有不甘的倒在这以是一片狼藉的古战场之上。对于那木剑带出的红白之物,陆羽不忍多看一眼,转过身去,安慰着第一次杀人的李轩。抬手拍了拍其因为大口喘息而不住起伏的肩膀,说道:“恭喜李兄,你出师了。”


        

李轩只是拍开了陆羽的手,没有多说半句,自顾自的迈步离去。却是被秦无忧叫住,问道:“李兄,可否带我去见一下尊师?”


        

“带他过来吧。”


        

不等李轩回话,蓑衣老者之音再度传来,李轩自也听命带路。


        

三人背后,一片狼藉的古战场之地,天地重获光明,阴风以然不见,只遗下无常鬼孤零零的尸体,自此世间再无无常鬼。


        

走了近一柱香时间,李轩方才将秦无忧带到那已经停在岸边的木船前。


        

“无忧见过前辈,谢前辈今日救命之恩,谢前辈雪月之夜那晚,援我秦家之恩。”秦无忧朝背对自己的蓑衣老者,施礼道。


        

老者没有转身的意思,依旧是自顾自的垂钓着,出言道:“有什么事要问便问吧,不必过多言谢。”


        

“前辈如何称呼?”秦无忧问道。


        

“名字记不得了,若是喜欢,就唤我渔翁吧。”蓑衣老者笑语道。


        

秦无忧再施一礼,也不做过多矫情,直言道:“具无忧所知,这玄界大陆有玄宗,禅宗,星派与邪教的存在,却唯独无佛!可前辈刚刚说了‘佛?’


        

敢问渔翁前辈,这佛,从何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