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七十八章君请拔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竖日,晨起。


        

叩开秀姨房门的秦无忧,见礼过后,直入主题道:“秀姨找无忧有何吩咐?”


        

红苏秀示意秦无忧入座后,发问道:“打算去往何处?”


        

“想办法找到无常鬼,杀了他。然后去听雨山庄,一切结束后便回秦川。”秦无忧将自己计划说了出来。


        

“无常鬼为炼招魂幡,暗害了六大世家之人。为躲避寻仇,已经藏了起来。在听雨山庄这场正邪之争没有结果前,他是不会出来的,你去何处找他?”红苏秀再问。


        

“所以我才来找秀姨您。”


        

红苏秀笑了笑,没有急着回答,反是发问道:“你怎知我交待你之事就是那无常鬼的下落?”


        

“猜的。”


        

对于秦无忧的敷衍,红苏秀全不在乎,开口道:“饮马河,无常鬼人在饮马河。”


        

“那是何地?”


        

“自古兵家必争之地,也是你父帅最后一战之地。饮马河这个名字便是你父帅所起,那一场生死之战,秦家军斩东赢五十万主力于马下,饮马河岸埋骨有二十余万。那一战,彻底终结了北洲乱世。”提及父帅,红苏秀面上满是回忆与不舍之态,出言道。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招魂幡?”


        

古战场葬骨,秦无忧第一个想到了无常鬼的招魂幡。


        

红苏秀点了点头:“无常鬼若想祭练他的招魂幡,除了收集亡魂,还要选一处阴气聚集之地为最佳。他的阴鬼派本是最佳选择,但此刻有六大世家盯着,他有家不能回,那便只能去饮马河。”


        

“秀姨可还有其他要交待的?只是指路的话,您不会叫我特意来找您。”秦无忧应下后,再问道。


        

红苏秀看向秦无忧的目光多了三分赞许,没了往日的“调戏”笑意,认真道:“饮马河一战过后,河水一连被血染红了三个月而不得退色。


        

你父帅念既所造杀戮过重,曾立下一道规矩,饮马河自那以后不得染血杀生。”


        

“所以我不能在饮马河杀他,要等他出来?”秦无忧试问道。


        

红苏秀摇了摇头:“事有可为,有不可违。规矩是人定的,你为终结乱世杀人,你父帅英灵自不会怪你坏了他的规矩。


        

更何况那无常鬼武道修为早以入天玄境多年,借此番炼制招魂幡机会,自会更上一层楼。一旦炼成,到时凭你,杀他绝无可能。所以一定要在他招魂幡未成之时,杀他的把握才大些。


        

只是你父帅当日托旧友留守饮马河,叫他日后无论何人何事,都不可再让此处生出杀戮。所以你要在饮马河杀人,需过他那一关。”


        

“呵呵。。。秀姨是说,无常鬼现在受父帅旧友护持,我要杀他还得先解决掉父帅旧友?”秦无忧干笑道。


        

红苏秀点了点头:“那便看你本事了,你若能说动他,反而还会有人助你成事。可若是他太过执拗,不肯坏了规矩,你便只能自求多福了。


        

秀姨能告诉你的是,那人以木剑为兵,武道修为远在你之上。不过木剑无锋,从不伤人。你对上他,不会有生命危险。”


        

秦无忧勉强将其定义为好消息后,朝红苏秀再问道:“秀姨接下来可有事要办?还是回秦川去?”


        

“老娘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小子过问!我会留在此处小住几日,以还你这凭白得了人家那天大的好处!”红苏秀没好气的开口道。


        

知红苏秀肯留下,秦无忧便也不再多说。毕竟两人多年情事,自己说多了反倒不好。便也在听过秀姨几番叮嘱后,退出了房间。


        

“莫愁前路无知己,同是天涯沦落人。师弟,我与你同去。”守在门外的陆羽,一席白衣迎风潇洒飘动间,朝秦无忧开口道。


        

秦无忧只是挤出一丝笑意算作回应,便朝站在陆羽身旁,一身出行打扮的瑶光问道:“仙子可是要去听雨山庄?”


        

瑶光点头应下:“云梦身为六大世家之一,自不能缺席。不过侯爷放心,云梦知道该如何行事?倒是侯爷与小师叔,此去万事小心,瑶光在听雨山庄静候二位佳音。”


        

“师弟,我们去哪?”陆羽跟着问道。


        

秦无忧迈步朝云梦外离开的同时,朝跟在身后的瑶光问道:“仙子,饮马河怎么走?”


        

瑶光像是并不意外秦无忧会去饮马河,出言相告道:“饮马河属宇国济州境内,侯爷此去可与瑶光同路,待入宇国后,你二人沿官道向东,大概五日路程便能赶到饮马河。


        

自饮马河去往听雨山庄大概也要三日路程,算上我们走出越国的脚程,侯爷此行当抓紧时间,莫错过了听雨山庄之战。”


        

一路无话,秦无忧,陆羽与瑶光三人出了云梦泽,一路急行,按瑶光所言一般,在第八日午间,两人终是在饮马河对岸驻足。


        

遥望草木葱盛,山花烂漫的对岸之景,陆羽正欲出言赋诗间,秦无忧先一步开口道:“直接说事,别扯淡。”


        

“师弟,你确定这是亡魂聚集的阴森之地?此处山水看上去虽不及云梦,但也不失为一处风景秀美之地。”


        

“葬下二十余万具白骨,又有十八年的蕴养。土地肥沃,自不会亚于云梦的彼岸花海。白骨可化尘土,冤魂又为何不能聚于草木之中?”秦无忧搜索着河上船只间,朝陆羽回道。


        

陆羽很是赞成的应下后,见河面并无渡船,又朝秦无忧问道:“师弟可有渡河之法?”


        

秦无忧不语,手上紫竹化出,朝河对岸掷出下,借移形换影朝河对岸而去。如此动作,三两个纵身下,便以然落到对岸。


        

见秦无忧招呼都不打,便出现在对岸,陆羽耸了耸肩,也迈步朝河对岸而去。


        

陆羽走的很是随意,看不出其引动半点功法,可走在河面之上却是如履平地一般,更是缩地成寸,三两步间便停在秦无忧身侧。


        

“怎么做到的?”


        

未见周遭有何动静,秦无忧转朝陆羽问道。


        

“星术。师弟若是想学,日后教授与你,我鬼谷无不传之秘。”陆羽笑语回道。


        

“用一下你的星术,想办法找到无常鬼所在。”看着面前以满是生机绽放的古战场,秦无忧朝陆羽开口道。


        

“我试试,但不确定能找的到。”


        

陆羽说话间,双目微闭,双手法决引动下,三只似有若无的幻蝶生出,在陆羽周遭盘旋了一圈后,便朝古战场深处飞去。


        

陆羽睁开双目,刚欲开口间,自古战场中突生三道剑气,下一瞬,那幻蝶便被尽数斩灭。


        

“现在我可以确定,一定找不到了。”自己的手段瞬间被人破去,陆羽从旁自话自说道。


        

秦无忧全无所动,只是看着剑气发出的方向。、


        

三息之后,草木开始隐隐波动,一位身着粗布麻衣,手持木剑的俊朗少年出现在二人眼前,剑指秦无忧道:“杀气太重,此处不可过。请原路返回。”


        

少年面容坚毅,看上去与自己差不多大,可其所露姿态却是明显成熟了许多。再看其手中的木剑,秦无忧自不难猜到面前这少年是父帅故友后人,便出言道:“秦氏,无忧。进去杀一该死之人,敢请让路。”


        

“既是秦氏后人,当知此地规矩。请回吧。”少年没有半点通融之意,开口道。


        

“没得商量?”秦无忧再度确认道。


        

“此地净土,不可妄动杀念,请君返回。”少年目光决绝道。


        

秦无忧无奈一笑,也不去做过多解释,手中紫竹化出的同时,朝少年笑语道:“既如此,请君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