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七十六章就是个白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闻红苏秀会留下来,任北忘二话不说便应了下来,入云梦泽而去。


        

“原来您来此的真正原因就是要您的仰慕者授我那疏狂玄功?那到底是什么功法,能让秀姨不惜搭上自己也要我去学?”秦无忧没有急着跟上去,而是上前朝红苏秀问道。


        

“看来刚刚那一拳打的轻了,还敢在这里说老娘的闲话?要不要老娘我再补上一拳啊?”红苏秀恢复了往日的语气,朝秦无忧笑语道。


        

回味着刚刚那一拳之力,秦无忧急摇了摇头,但依旧是从旁出言道:“其实他人不错,就是人木讷了一点,像个白痴。不对,就是个白痴!


        

不过傻子都能看的出来,这白痴对您可是一片痴情。而且父帅他也故去那么多年了,您也该。。。哎呦!您轻点,我错了,错了!”


        

说到一半,被秀姨揪住耳朵的秦无忧忙住口不言转而开始不住求饶道。


        

红苏秀不过也是小惩一下,便松开秦无忧,笑语道:“臭小子,老娘的事用不着你来多嘴,赶紧跟上去!你要是想杀无常鬼,就必须学会那疏狂玄功!”


        

“神了!连我要对无常鬼下手您都知道?这可是我刚刚才有的想法?”


        

“少废话!还不快点跟上去?”红苏秀笑骂道。


        

不多时,玲珑步法便追上了先行一步的任北忘。二人穿过云梦泽,走向毗邻鬼谷的另一处山谷之内。


        

此处山谷内比之鬼谷要小上许多,灵韵更是不及。但却有一汪清泉潺潺,自深谷处喷出,形成一道丈于宽的水潭。水潭边,古树下还有一处破败茅屋,当中便是任北忘酿酒所在。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我那无名烈酒,你可喝过了?”


        

二人一先一后停步在水潭前后,恢复大家风范的任北忘,朝秦无忧问道。


        

“饮了一口。”秦无忧点头应下。


        

“感觉如何?”


        

“不好喝。”秦无忧摇了摇头,直言道。


        

“你懂个屁!你会喝酒吗!?”任北忘转身朝秦无忧骂道。


        

“我更喜欢喝茶。”


        

见任北忘怒瞪过来,秦无忧识趣的不再开口,转而试探着问道:“您教情敌的儿子玄功,不会故意毁我吧?”


        

“噗通!”


        

落水之音传出,秦无忧再度被扔进水潭后,朝岸上的始作俑者开口道:“就知道你会针对我!自己没本事获得秀姨的心,你拿我秦姓人撒什么气?”


        

“在里面冷静冷静,等你不再聒噪,再上来找我。”


        

不知是秦无忧戳到了任北忘的痛处,还是任北忘本来就不喜欢废话,朝秦无忧扔下一句话后,便走进那茅屋,开始弄他的酒。


        

人在矮檐下,但也绝不能低头!秦无忧爬回岸上,不顾湿透的衣衫跟着走了进去。却也是小心站在一旁,不好再多说半句。


        

屋子虽处处破败不堪,但里面却是出奇的闷热,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与外面完全隔绝了。


        

任北忘自顾自的在一个大缸前调和着什么,时而加些东西进去,时而不住摇头,像是对自己做的东西并不满意,对一旁的秦无忧倒是不闻不问。


        

“嗡!”


        

停下动作的任北忘抬手间,一道凭空生出的热浪便朝秦无忧袭来。不待秦无忧有所反应,便以被热浪包裹,只是这次自己安然无恙,身上湿透的衣衫却是被快速烘干。


        

“疏狂玄功?”


        

如此神效,秦无忧来了兴致,试着发问道。


        

“滚到那边去烧火!”


        

“哦。”


        

秦无忧很是扫兴的应下后,按任北忘要求,走到一旁的烧酿美酒用的火炉前,不住往里加柴,让火焰熊熊燃烧着。心底不住嘀咕着,一定要向秀姨告状,整整这个小心眼。


        

“火不够大。”


        

不知何时出现在身旁的任北忘,朝秦无忧出言道。


        

秦无忧听话的拼命加柴,甚至动用自己的紫竹之力为辅,很想让眼前的火大到烧了他这个破屋子。可不管秦无忧如何努力,任北忘始终是一句“火不够大”来回应秦无忧。


        

“我忍你很久了!你还有完没完?”不厌其烦下,秦无忧终是爆发道。


        

任北忘却是全然不顾,只是冷哼一声后,便又是刚刚那一掌朝火焰处打出。瞬时间,火焰猛然暴长。若非秦无忧躲的及时,自己就得主动跳到外面的水潭去灭火了。


        

“倒还没有笨到家。”


        

任北忘只是丢下一句话,便继续研究他酿酒的工序。


        

秦无忧将其算作是对自己刚刚躲闪的夸赞后,朝其问道:“前辈打算何时授我疏狂玄功?”


        

任北忘看了秦无忧一眼后,指着火堆,极不客气的说道:“等你可以做到这般。”随后又指了指外面的那棵古树,继续说着:“再把那树下埋着的酒喝尽,再来问我!”


        

“好!这是你说的,到时可别赖账!”


        

秦无忧同样放下狠话后,便跑出屋子,按任北忘刚刚的指点,将古树下尘封的酒坛挖了出来。


        

一坛,两坛,三坛。。。三千坛。一棵其貌不扬的古树下,竟是埋着整整三千坛酒!自己还要将其喝尽!秦无忧想哭,可却只能发出三两声苦笑。


        

“醉笑陪君三千场,不诉离殇。大哥的酒原来一直藏在此处,让我好找!师弟,你有福了。”


        

不知何时出现的陆羽,看着被秦无忧堆成山的酒坛,从旁很是羡慕的开口道。


        

“呵呵。。。滚!”秦无忧全不客气道。


        

陆羽也不恼,更没有拿走一坛偷喝的意思。用脸上的微笑告诉秦无忧,若学那疏狂玄功,眼前这三千坛酒躲不过,而且一滴也不能少。


        

“疏狂玄功到底是何妙法?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不准背诗!”秦无忧朝这云梦泽内最是闲散的陆羽问道。


        

陆羽微微一笑:“疏狂玄功是大哥他自己所悟出来的功法,催动之时可以让人凭白提升一个境界,身体却毫发无损,这就是它最玄妙之处。


        

江湖中人之所以传说大哥他若是喝醉,可以和剑圣比肩,就是因为这疏狂玄功。”


        

提升境界的方法有很多,据秦无忧所知,光是邪宗,就有不下五种方法。可凭白提升,事后又对身体安然无恙。这般功法,确是足够称得上玄妙!


        

“你会吗?”秦无忧再问道。


        

陆羽摇了摇头,很是随意道:“什么提升境界,其实就是酒壮怂人胆,我不学。”


        

陆羽虽然说的轻巧,但秦无忧心底清楚的很,提升整整一个境界意味着什么?一生一死的结局,谁人不想学?


        

“砰!”


        

秦无忧想着,随手拿起一坛无名烈酒,朝嘴里猛灌下去。


        

第一坛,第二坛,第三坛。。。破屋里的任北忘停下手上的动作,看着不远处的秦无忧出神间,莫名自语道:“秀娘,你要的,我都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