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七十五章任北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哎呦!我们无忧长大了,知道为秀姨分忧了。”候在云梦泽内的红苏秀,满是“调戏”之语,朝回来的秦无忧出言道。


        

许久没有被秀姨“调戏”的秦无忧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知道如此继续下去,自己在秀姨面前讨不到半点便宜,便不管其他,直入主题道:“自和秀姨碰面便一直被各种事耽搁,还没来的及问您,秀姨来找无忧可有事?”


        

“你个小没良心的,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了吗?还是你嫌弃老娘了?”红苏秀佯装生气道。


        

秦无忧只是不理,很是恭敬的等着红苏秀继续说下去。红苏秀便也娇笑一声,继续用着往日的语气开口道:“唉,果然还是年纪大了,人老珠黄,不招人待见了。”


        

“秀姨,我服了您了!您有事尽管吩咐,无忧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受不住红苏秀可怜兮兮的“调戏”之言,秦无忧认怂道。


        

“嘻嘻。。。”


        

红苏秀却是莞尔一笑,接着开口道:“秀姨还没老到需要你做事的时候,老娘是替青衣那小妮子过来看看你这个‘死’过一次的人,缺了什么没有?


        

快让秀姨看看,可不能让我们青衣后半生为你守活寡。”红苏秀说着,作势便要朝秦无忧那里招呼。


        

见秀姨玩笑开的过大,秦无忧急躲开她的“魔手”确定自己保持安全距离后,依旧是有些脸红的朝红苏秀回道:“秀姨放心,无忧一切安好,好得很!”


        

“还害羞上了?你小的时候老娘还为你换过尿布,什么没见过?”红苏秀依旧是随意调侃着,倒也没有真的朝秦无忧动手。


        

确定秀姨不会再向自己说正事后,秦无忧便准备告辞道:“秀姨若是没事,无忧便先入谷去了。还有些事情,无忧需要搞清楚。”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秦无忧说着,便要离开。红苏秀没有阻拦的意思,只是笑着打趣道:“都不愿留下来多陪老娘一会儿了吗?你小时候。。。”


        

“嗡!”


        

话未说完,一道自云梦泽内打出的劲力以然落在秦无忧丹田之处。秦无忧整个人便被那道劲力轰飞到身后不远处的一处湖泽内。


        

快!太快了,红苏秀来不及出手搭救,秦无忧也只是依稀看见一道白影闪过,下意识的想引动玲珑步法避开间,丹田处便以然传来剧痛。想要还手时,自己却已经在湖泽之内了。


        

“嗖!嗖!”


        

两道红色袖幔姗姗来迟,朝那出手之人而去。那道白影不躲不闪,任袖幔之力炸开在自己身体两侧,腾起一阵烟尘。


        

“任北忘!你又耍什么酒疯!?”


        

收起袖幔的红苏秀,朝烟尘中心站着的那道白影娇喝道。


        

被瑶光自湖水内扶出来的秦无忧,闻秀姨之言,朝瑶光问道:“几个意思?我怎么招他了,就打我?”


        

瑶光只是苦笑一声,勉强算是安慰被一拳轰飞出去的秦无忧。


        

烟尘散尽,秦无忧终是得见那莫名朝自己出手的任北忘真容。依旧是一身白衣,不过面容修饰的倒很是干净,没有一点胡茬,再加上那自带的洒脱之感,让其面容看起来要比其年岁小上许多。就算是被打的秦无忧,心底也不得不承认,任北忘不光长得年轻,还好看!


        

秦无忧打量任北忘的同时,任北忘也在看着自己,但眼神中明显带着一丝妒意。这怕就是自己挨这一拳的原因,只是秦无忧不知两人从未谋面,亦没有半点交集,这妒意又是从何而来?


        

“我的酒,秦姓人不准喝。他喝了,就得给我吐出来!”任北忘依旧是看着秦无忧,但却是出言回答红苏秀之言。


        

红苏秀笑了,笑的很是生气。指着任北忘高声道:“这么多年了,还是这般的没出息!你个小气鬼,给老娘我转过来,看着老娘说话!”


        

任北忘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朝红苏秀看了过去。只是当那眼神交汇下,最初那霸道冷峻之气全然不见,反是极尽温柔,光是眼神都可以挤出水来。


        

秦无忧明白了,明白了那妒意源自何处?明白了为什么秦姓人不准喝他的酒?明白了瑶光为何朝自己苦笑,也明白了自己为何挨这一拳?但却无可奈何,自己父帅造下的“孽”除了受着,没别的办法。


        

“那酒是你二弟请他喝的,你要打打他去?朝一个小辈撒什么怨气?”红苏秀开口了,继续朝任北忘训斥道。


        

传说可以与剑圣比肩的存在,江湖上六大世家之一——云梦泽的首座。此刻却如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小心的听着红苏秀训斥,并有些不服气的小声嘀咕道:“我的酒,秦姓人就是不准喝。”


        

“老娘要是非要他喝呢?你能怎么样?也来打老娘一拳吗?”红苏秀也耍起脾气来,朝任北忘开口道。


        

见红苏秀发火,任北忘不敢多说半句,却是将这分委屈转为怒意,朝一旁秦无忧瞪了过去。


        

“还看!给老娘转过来,看着我!”


        

任北忘乖乖的听话照做,转而直勾勾的盯着红苏秀。


        

“看什么看?傻啦?”红苏秀再度生气道。


        

“你让我看的!”任北忘倔强的解释道。


        

红苏秀更气了。因为生气,让那本就丰满到让大半男人垂涎的胸脯开始不住起伏着,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撑破外面那层薄薄的红纱,跳脱出来。


        

“你怎么了?”


        

搞不清楚状况的任北忘,依旧是什么都不懂的出言关心道。


        

“不用你管!”


        

“哦,知道了。”


        

任北忘小心应下,做回那听话的“孩子”后,两人便陷入了许久的沉默。任北忘几次想开口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红苏秀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怒气莫名小了许多,便也打破这份沉默,用不容决绝的语气朝任北忘说道:“帮老娘一个忙。”


        

“秀娘请说。”


        

红苏秀向秦无忧的方向怒了努嘴,开口道:“收他为徒,把你的本事教给他。”


        

“不教。秦姓人不准入我云梦一脉。”任北忘依旧是纠结着“秦姓人”回道。


        

“老娘一生没求过你什么?这次算我求你,你答不答应?”红苏秀用着命令的语气,请求道。


        

“他已经掌握了紫微命盘,秀娘刚刚也都看见了,一个小辈连地玄境强者围攻,都一时奈何他不得!他已经是年轻一辈第一了,已经不需要再向我学什么了。”


        

任北忘从不会拒绝红苏秀,更何况红苏秀如此开口。可“秦姓人”的情节,让任北忘依旧做着最后的坚持。


        

“地玄境强者确实奈何不了他,可他同样也杀不了地玄境!我只要你把疏狂玄功授予他,待他学成后,我会同他一起离开云梦泽,不入你门。”红苏秀再言道。


        

“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