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七十一章紫微命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紫微命盘,决人生死!


        

秦无忧默念自竹叶之上所悟法决,自身如同一根紫竹扎在原地。周身紫气翻腾下,竹叶开始自身体脱落,并化作利箭射向老者,在其周身爆开。


        

以老者为中心,一道命盘油然而生。命盘之上十二宫位分列,十四颗主星沉寂当中。


        

秦无忧口中“七杀!”喝出,十四颗主星之一的七杀主星随之不住闪烁,并开始波动命盘,紫气也随之汇聚于此命格之中。浑厚紫气之中,一道将军身影化出,双手持巨锤朝那老者砸了下去。


        

“嗡!”


        

万钧之力砸下,巨锤应声崩碎,能量涟漪席卷着紫气瞬时爆开。那老者的身影却不过是晃了晃,便再度回归原状,没有半点动作。


        

新悟之功法这般轻易被化去,秦无忧自是不甘心。一击不中,那便再来!


        

“我的梦,我作主!紫微命盘!破军!”


        

又是一颗主星亮起,命盘再度波动,紫气当中人喊马嘶声不住响起,仿若千军万马冲杀而出一般,朝老者虚影冲上。那道将军身影手中也凝出一杆巨枪,再度朝老者攻杀而上。


        

还没完呢!


        

惊鸿——天惊! 记住网址m.dzs5.com


        

给我破!


        

三道攻杀之力齐齐落下,立身远处的秦无忧亦受不住这肆虐扩散的恐怖力道,连退了三步,方才稳住身形。


        

能量中心,那老者身影终是动了。不再只是视若无睹,起身的同时,双手高举于头顶。以老者为中心,另一道命盘生了出来。


        

此命盘同秦无忧所化紫微命盘全无二致,但命盘当中所化之力却是玄妙至极,恐怖无比!


        

十四颗主星齐齐闪烁,不住演化下,那十二宫位也随之不住变化,生生不息,连绵不绝。不光将秦无忧雷法吞没,更是生生将秦无忧所化之命盘搅乱,直至崩碎。


        

老者动了,一步步走向秦无忧。每一步落下,那命盘都随之扩大一分,当中更是不住演化着。每一次主星的变化,相连,都生出不一样的威力,化出秦无忧见所未见的恐怖!


        

秦无忧想退,却是做不到。朝脚下看去间,方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以然入了老者的命盘之中,被其随意掌控,让秦无忧再一次感觉自己离死亡如此之近!


        

再朝老者看去时,那道身影以然近在眼前,却怎么也看不清楚其面容。秦无忧下意识的化出紫竹朝其射去间,那道身影又像是距自己万里之遥一般,无从发力。


        

“七杀!”


        

同样的紫微命盘,同样的七杀引动。老者施展下来,那化出的将军身高万丈,胯下骑着一头五彩神牛,手中巨斧更是有着可以开天一般的力道,朝秦无忧当头落下!


        

“呃——啊!”


        

眼见巨斧落下,命在旦夕之间,秦无忧猛地吼了一声,再睁眼间,眼前一切却是换了另外一番模样。


        

那万丈将军不复存在,眼前也不再是一片虚无,而换成了一处天然生成的山洞之内,自己则是盘坐在一座蒲团之上。


        

梦醒了!秦无忧缓了缓心情,方才发现额头满是冷汗,衣衫也以被汗水浸湿。


        

“呵呵,还是个噩梦。”


        

秦无忧自嘲着,正欲起身离开时,抬眼扫过面前事物,不禁打了个冷颤,险些跌回原位。


        

一具枯骨,盘坐于身前,那骷髅离自己不过半指的距离,说是贴在脸上也不为过。


        

“梦,这一定还是梦!”


        

秦无忧自话自说着,向后挪了挪身子,准备再度起身间,方才察觉身后不知何时竟还站着一人!自也不及思索,化出紫竹朝那人攻去。


        

“砰!”


        

紫竹射空,炸在不远处一座钟乳石上,腾起一阵烟尘。


        

“山外青山楼外楼,花自飘零水自流。秦兄弟,且慢动手!”


        

陆羽之言传出,秦无忧自也化去手中紫竹,不再进攻。只是慢慢走进朝自己微笑的陆羽,仔细看了看后,抬手便朝其打了下去。


        

以然洞察秦无忧所想的陆羽,挡下了秦无忧出手,第一次没有背诗的出言回道:“不是梦,你已经醒了。”


        

“这里是鬼谷?”收回手的秦无忧,问道。


        

陆羽点了点头,算作应下。


        

“那他是?”秦无忧指着那具枯骨,再问道。


        

陆羽也朝那枯骨看去,并朝秦无忧回道:“你刚刚梦里之人。”


        

“我刚刚梦里是在和一个死人打架?”秦无忧满是不可思议的再问道。


        

陆羽改而摇了摇头:“不完全是。与侯爷在梦里相见时,他老人家还没死透,尚有一缕神念在。不过现在死透了,我也可以离开这鬼谷,不用再守着他老人家了。”


        

“他这个样子多久了?”


        

秦无忧听着陆羽那满是不可思议之言论,但心底却是深信不疑的发问道。


        

陆羽想了想,模棱两可的回道:“三年了吧?也可能是五年,记不大清了。他老人家一直有旧伤在身,其实早就该死了。”


        

“他是你师父?”


        

“正是家师,不过现在也是你师父了。师弟!”陆羽笑着回道。


        

“那紫微命盘星术是他教我的?”


        

陆羽耸耸肩:“不然呢?师弟还真以为随便喝了口酒,做了个梦,就能悟出这么玄妙的星术吗?别闹!”


        

“你是说,他这么多年还没死透,就是为了等我来授我那道星术?”秦无忧再度确认道。


        

“嗯哼。想不通吧?我也想不通,不过这是他老人家的遗言,我想不明白也得听着。”陆羽耸耸肩,回道。


        

“你师父是谁?”


        

“鬼谷之主——玲珑道人。不过他是上一代的,这一代的鬼谷传人,是咱们两个。”陆羽说完,还不忘补充道。


        

“玲珑?你说他是玲珑道人?”


        

“你们以前认识?怪不得他老人家非要等你来后才肯死。”陆羽算是应下的自话自说道。


        

“呵呵,呵呵。”


        

秦无忧干笑两声,不知该作何回答,也不想回答。自己是追着“玲珑”这条线索才来的鬼谷,如今却是寻到了一具以是白骨的玲珑道人。


        

自己本要寻的玲珑,是前世的那个倒霉师父——玉玲珑。前世的父帝曾经说过,玉玲珑掌握了轮回之道,永远都不会死,所以才同意自己入玲珑楼,拜他为师。可面前的玲珑道人已经是具白骨,死的不能再死了,那他便不可能是自己的那个倒霉师父。


        

面前这具白骨若就是秦家军师,还有那个十二年前救自己起死回生的玲珑道人,那自己目前追寻的唯一可以回到前世的线索,便也就成了一场误会,断在这枯骨之上了。


        

归家之路断了,秦无忧想哭,却是哭不出来。千万愁绪涌上心头,对着枯骨不知作何态度。


        

一旁的陆羽见状,以为秦无忧为师父之死而哀伤间,便带着豪情,宽慰道:“逝者已逝,生者如斯。师弟,无需太过伤悲,当放眼这江湖乱世,陪师兄闯荡江湖,扬我鬼谷之名,流芳百世!


        

百年后,叫后人记住,让史书留笔。终结此乱世者,鬼谷诗侠——陆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