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六十八章云梦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江春水向东流,此地空余黄鹤楼。无忧侯爷,我们到了,此便是云梦泽。过了云梦泽,里面那处深邃幽谷,便是我鬼谷所在了。”


        

一路行来,已经对陆羽的无厘头诗词和每次都对自己换个不一样称呼而免疫的秦无忧,只当没听见。驻足看着远处山光水色合为一体,脚下则是百里彼岸花开不败。那腥红色的彼岸花看上去如同血海一般,将宛如仙境的云梦泽隔绝。


        

“侯爷可知,这彼岸花为何开的如此妖艳?”瑶光朝正在观赏彼岸花的秦无忧问道。


        

“山好,水好,还有光。”秦无忧随口回道。


        

瑶光摇了摇头,语气有些让人捉摸不透的出言道:“因为这每一株彼岸花下面都曾被埋下一具白骨,只是如今都化成了那滋养彼岸花的肥料了。”


        

“唉,曾经沧海难为水,半江瑟瑟半江红啊。”陆羽在一旁莫名跟着感慨道。


        

对于二人如此,秦无忧一时不知该作何表态,便也就笑语着打断道:“仙子,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进去吧,我再也不想听这货背诗了。”


        

瑶光掩面轻笑一声,正欲引路间,不远处那由远及近的打杀声突然传来,打断了三人的脚步。


        

“非是我云梦泽之人。”瑶光侧目看去的同时,主动出言道。


        

秦无忧不禁生出好奇:“谁这么大胆子,敢在六大世家之一的云梦泽门口闹事?”


        

话音落,那交战的两方人已经出现在三人眼界内,并没有半点停留,入了那彼岸花海。 记住网址m.dzs5.com


        

两方势力,一方独自一人,是个女子,红衣裹身,且撤且打。那两道红色袖幔偶尔射出,伴着娇喝之音朝围追截杀她的十数人攻去。


        

另一方尽数黑衣,更有黑巾遮面,不露真容。众人实力不等,多为顶流之境。不过当中那一直缠着红衣女子的两人,观其打斗,武道修为以是入了人玄境,想来这二人便是带队的头目。


        

“秀姨!”


        

第一眼看见那红衣女子,秦无忧不禁脱口道。


        

瑶光闻声,转向秦无忧,问道:“那人是红秀坊的坊主——红苏秀?”


        

秦无忧点头应下间,手中紫竹以然化出,正准备上前帮忙时,却是被瑶光拦了下来,并出言道:“侯爷刚刚伤愈,不宜劳累。既然入了我云梦泽的地界,还是由瑶光代劳吧。”


        

瑶光说过,并没有急着出手,而是朝还在围杀红苏秀的一众人高声道:“何人敢擅闯我云梦泽?再不退去,命丧于此!”


        

“我邪宗办事,岂会惧你云梦泽?若是敢多事,将你云梦一脉尽数灭去!”那群黑衣人全不退去,反是更加嚣张起来,全不把瑶光放在眼里。


        

“自从侯爷殡天后,天下诸恶悉属邪。秦兄,你的教众,现正在围杀你亲戚。”陆羽只是从旁插言道,没有半点要出手的意思。


        

瑶光没好气的白了胡乱说话的陆羽一眼后,脚尖轻点,整个人便真如仙子一般腾飞而起,那三寸金莲点在彼岸花海之上,几个起落间,绰约多姿的瑶光以然近身那一众自称邪宗之人。


        

黑衣人语气虽然嚣张,出手却是不敢有半点大意。瑶光刚一纵身,两人便以注意到,分出半数上前阻拦的同时,对红苏秀的围杀更加狠辣起来。当中一人纵身而上,趁势拉住红苏秀的红色袖幔与其僵持间,另一位人玄境强者手中附着深绿色剧毒气体的弯刀,当空朝红苏秀劈下。


        

本就只有三个身位的距离,由人玄境强者手中落下的弯刀自也在瞬息之间。


        

毒气以然烧掠身上红苏秀红纱,事急从权,红苏秀急欲自断袖幔,退开间,那弯刀却是突然顿在了空中。持刀之人眼神满是惊恐,缓缓低头,极度不可思议的看着心口处那被洞穿的紫竹。肆虐着的丝丝雷光,将持刀男子最后一丝力气抽离,整个人随之坠入彼岸花海中。


        

还在与一众黑衣人缠斗的瑶光,见秦无忧出手下,眼神中杀气也随之生出。身形旋转舞动,脚踩彼岸花借力飞身跃上空中。风动白衣,如诗如画。


        

瑶光双手合于一处,手中法决不住变换下,整个彼岸花海亦随之呼应。一阵风生出,彼岸花瓣随风而起,飘浮在瑶光周身。随着瑶光玉手点出,便如离弦之箭一般射出。


        

“砰砰砰。。。。!”


        

一道道洞穿肉体之音响起,围杀瑶光的一众黑衣人没有半点脱身机会,也如那持刀的人玄境强者一般,坠入彼岸花海之中。


        

“天若有情天亦老,化作春泥更护花。”眼见那一众黑衣人命丧于此,陆羽不禁从旁感慨道。


        

没人在乎陆羽之言,所有人尽数盯向那唯一的活口,最初开口与瑶光叫嚣的黑衣人身上。


        

见瑶光如此手段,知事不可为,恐还有性命之忧下,那黑衣人自不再出手杀人,只是逼退了红苏秀的袖幔后,寻脱身之计。


        

“砰砰!”


        

又是两道花蕊射出,那奔逃的黑衣人身形一个踉跄,但终究还是靠回身一掌稳住了身形后,更加拼命奔逃起来。


        

“留下他。”秦无忧出言道。


        

瑶光会意,正欲飞身追赶间,一直旁观的陆羽却是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朝秦无忧开口道:“入了这彼岸花海,滋要我不同意,他便没机会脱身。”


        

“啪!”


        

陆羽朝那黑衣人脱身的方向打了个响指后,花海中便突生三道旋风出来,并迅速朝那黑衣人逼近。不给其半点机会,三道旋风便合为一体,将那黑衣人卷起,朝秦无忧的方向送了过来。


        

“噗通!”


        

旋风散去,被转的七荤八素的黑衣人坠在秦无忧脚下,再无半点还手之力。


        

秦无忧上前将那黑衣人踩在脚下,低下头满是笑意的朝那黑衣人淡然开口道:“我只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为什么要追杀秀姨?”


        

许久,自眩晕中缓过来的黑衣人恶狠狠的看了眼秦无忧后,轻蔑一笑,嘴角便溢出毒血,服毒自尽。


        

如此结果,一旁陆羽无奈摇头道:“仰天大笑出门去,只是当时已惘然。刚才我可以留下他,不过现在我救不活他了。”


        

想到了黑衣人可能会自尽,却没想到黑衣人连一个假消息都不肯给自己。如此结果,秦无忧淡然一笑,不再管其他,本欲朝走过来的红苏秀见礼间,云梦泽深处一道浑厚之音突然传出,先秦无忧一步出言道:“贵客临门,我云梦泽招待不周,还望海涵!丫头,还不请两位贵客进来?”


        

“瑶光遵命。”


        

瑶光朝云梦泽深处施了一礼后,转朝红苏秀与秦无忧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不见其人,只闻其声。秦无忧便以然察觉到那开口之人修为深不可测,自己此生少见。便不自觉的朝与自己亲近的红苏秀问道:“秀姨,刚刚是谁在说话?”


        

不待红苏秀开口,瑶光从旁回道:“瑶光的二师父,我云梦泽二主人——曹擎皇。”


        

“那另一个呢?”


        

“醉鬼——任北忘!有人说,他若是喝醉,可与剑圣战个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