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六十七章鬼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特么的!敢耍老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一番品味之后,方才知道自己被耍的络腮胡子,由怒生恶,怒骂下,手起刀落,朝秦无忧剁了下来。


        

刀起的那一刻,感觉不到秦无忧有半点反应,依旧还是个不入流的小角色。络腮胡子的微笑以然洋溢在脸上,剁了面前这话多的瓜娃子,那美人便是自己的了。今天晚上,就可以在此好好快活一番了。


        

以然开始幻想着接下来美人在自己身下那无力的挣扎,而自己可以肆意云雨快活,络腮胡子手中的刀便落的更快了。


        

“嚓!”


        

刀以落地,没有半点阻拦,连秦无忧身前的桌子都被劈的粉碎。以为得手后的络腮胡子很是得意,更是迫不及待的朝瑶光伸手而上。但当眼角扫过,见秦无忧不知何时已退到不远处后,方才意识到自己的刀虽劈碎了桌子,却是没有半点血迹,叫他躲开了。


        

“你是谁!?”


        

以络腮胡子的眼界,如此近的距离,有人竟能让自己毫无察觉的躲开那一刀,面前之人绝不简单!如此一想,秦无忧刚刚的那些戏言,络腮胡子瞬间感觉有道理了很多。


        

秦无忧耸了耸肩:“我是谁不重要,你刚刚让我滚,现在我滚了。你,可以继续了。”


        

见秦无忧这般好说话的把美人让出来,以为他是个怂货的络腮胡子又莫名的放心起来,满脸淫笑的朝瑶光一步步靠近,不住搓着双手,想着该先搂这美人的哪里?


        

秦无忧乐得自在,欣赏着那络腮胡子接下来会如何倒霉?但当那双肥手以然触碰瑶光白衣,瑶光却依然无动于衷,只是看向自己这边间,秦无忧莫名慌了,不好再继续看戏,手中刚要化出紫竹,正欲出手间,耳畔忽的一道劲风猛然袭来,秦无忧下意识的侧身避开,看着那破空之物射向快要触碰到瑶光的肥手,并随之崩碎。是个酒杯,白玉的。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哎呦。。。!谁?谁暗算我?赶尽给老子滚出来!?”络腮胡子一边痛哭哀嚎,一边不忘四下张望着。


        

秦无忧也顺着瑶光的目光朝外看去。一位少年,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如瑶光一般,同样是一身白衣打扮,长得也算得上俊秀,虽然没有自己好看。


        

此刻白衣男子正依在门框上,一手拿着白玉酒壶,另一只手里的酒杯却是不见,便也就直接朝嘴里倒了许多,狂饮一口后,将还有大半美酒的酒壶摔了个粉碎,满是豪放不羁的朝瑶光走来。


        

“啧啧啧。。。多好的壶啊,太败家了。”如此行为,秦无忧不禁啧舌道。


        

看着眼前白衣少年做作耍帅的样子,秦无忧很是不爽的朝瑶光开口道:“瑶光仙子,这么臭屁的人,他要是敢调戏你,必须得杀了他。”


        

“瑶光仙子!?是瑶光仙子!?”


        

此处近云梦泽,自是无人不知瑶光名讳。刚刚那意图冒犯瑶光的络腮胡子此刻以是彻底慌了,双腿不住打颤,站都站不起来,开始不停的磕头求饶,以保自己一命。


        

“放心,你长得丑,可以不死的,快走吧。”秦无忧上前,很是礼貌的扶起络腮胡子,朝其开口道。


        

待那络腮胡子连滚带爬的逃离酒楼,整个酒楼也因为刚刚的闹剧空无一人,重归安静后,那后来的白衣男子与瑶光对视的同时,突然开口道:“停车坐爱枫林晚,何妨吟啸且徐行。大侄女,你又跑出来偷吃了。”


        

“小师叔的文采越发精进了。”瑶光也同样露出微笑,朝与自己一般大小的白衣男子回话道。


        

“大侄女?


        

小师叔?


        

他也是云梦泽的?”


        

对于两人的关系,秦无忧满是不可思议的自问道。


        

瑶光上前,为秦无忧介绍道:“侯爷,这位是鬼谷的陆羽,我的小师叔。”


        

“鬼谷?”又闻一处新地,秦无忧再度莫名重复道。


        

看着如此惊讶的秦无忧,瑶光反问道:“侯爷莫不是没听说过鬼谷?”


        

秦无忧点了点头:“枫老三不在,不然我马上便能听说了。”


        

瑶光微微一笑,随手拍了拍依旧坐在椅子上的陆羽,并迈步离开酒楼的同时,朝秦无忧开口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出发了。路上,瑶光来为侯爷介绍何为鬼谷?”


        

“山寺桃花始盛开,一枝红杏出墙来。这位侯爷,怎么称呼?”陆羽则是起身走进秦无忧,出言问道。


        

秦无忧干笑两声,也学着陆羽的样子,回道:“山高路远水长流,过客三千去无留。秦无忧。”


        

“近水楼台先得月,铁马冰河入梦来。好诗!好诗!敢问无忧兄弟,刚刚那绝句,出自何人之手?”陆羽不住捉摸着,朝秦无忧开口道。


        

“谁人不识玉枫扇,冠绝风华此天下。一个叫枫老三的贼寇写的。”秦无忧再度跟着赋诗回道。


        

“接天莲叶无穷碧,天下谁人不识君?陆羽此生若有机会,定要会一会这个枫老三。”陆羽依旧是带着那惺惺相惜之感,自语道。


        

“小师叔!别再卖弄了,我们得赶路了。”一旁对于二人如此,很是无奈的瑶光,用命令的语气朝陆羽开口道。


        

陆羽识趣的不再多说,朝秦无忧做了个请的手势后,终究还是没忍住道:“莫使金樽空对月,飞扬跋扈为谁雄。无忧兄,请!”


        

秦无忧很想同样回他一句,但想尽了自己读过的诗词,一时也难再找出一句,便也索性顺其意,快步离开。


        

出了天水郡,三人一路急行间,瑶光不忘为秦无忧介绍道:“侯爷初入江湖,不识鬼谷,倒也不足为怪。但侯爷定然听说过那剑冢与死人谷。”


        

“巧了,里面的人我都认识。”秦无忧回道。


        

瑶光微微笑过,接着开口道:“我北洲诸人尽知四大贵姓势力的恐怖。但这北洲内,依旧是有五处绝地是他们四姓不到生死存亡之际,绝不会去触碰的。


        

剑圣的剑冢,药神的死人谷,罗生堂所在的墓林,还有侯爷家的秦川。那最后一处,再便是这鬼谷了。”


        

闻言,秦无忧不禁对这鬼谷,生出好奇。那死人谷的药神强收了自己做徒弟,他的手段秦无忧早便体验过了。剑圣实力更是堪比玄门的存在,而自己家的秦川向来神秘,连自己都不知道。罗生堂的墓林,更不需多说,自己刚刚从生死间走了一遭,自知当中凶险。而这鬼谷又与那四处齐名,又是何等存在,自是不言而明。


        

“天生我材必有用,人生何处不相逢?鬼谷——陆羽,见过秦侯爷。”秦无忧正思虑间,陆羽莫名的诗词开场又传了出来,再一次朝秦无忧介绍道。


        

秦无忧疯了,不想再和这怪胎多说半个字,转朝瑶光问道:“瑶光仙子,鬼谷不会是个书院吧?”


        

瑶光深知被陆羽那无厘头诗词洗脑的无奈,便也苦笑着摇了摇头后,认真道:“依山观天澜,栖谷动风云。鬼谷,是个可波动天下风云的存在。”


        

“嗯,嗯。”


        

听罢,秦无忧用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点了点头后,转而独自低语道:“没错,一定没错,就特么是个书院!全都是背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