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六十六章乱世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元启二十年,岁次癸丑。六月丁亥朔。敢昭告于秦氏之陵。护国军候——秦氏,无忧!薨于贼人之手,年仅弱冠。山河同悲,苍天遗泪。


        

今宇王率文武百官祭军候英魂,昭告全国,守丧哀悼。臣民缟素,止宴乐婚嫁。呜呼哀哉!


        

一旨祭文通告整个帝国,秦无忧毙于审判王庭之事人尽皆知。宇王悲痛至极,诏令以天子之礼葬秦无忧衣冠,行国丧之仪。


        

国丧之下,几家欢喜几家忧愁。秦无忧身死,秦解语北征依旧,抽身不得。那被封山的长白岭当属最为欢喜。借此绝佳之机,得以重出江湖,重回六大世家之列。忧愁之处也多不胜数,秦川举丧哀悼,红秀坊不再制衣,天下阑珊苑尽数关停。光是这一项,便让那些无处快活的风流雅士头痛的厉害!


        

而迷惘峡一战后,大雪山,名剑山庄先后发声,一呼而百应。罗生堂,邪宗成了众矢之的,与六大世家带领的自诩正道人士已成不死不休之势。而那剑圣与天辰子两位江湖泰斗却是对此置若罔闻,全无动静,不知是何立场?


        

正邪之争,随之爆发。借此时机不达目的者亦比比皆是,一时间,江湖上冒出许多自称邪宗教徒,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以谋私利害人。当中自不乏那些正道人士,为报私仇,给他人扣上一个邪宗教众,罗生堂叛逆的帽子。整个江湖纷乱不止,处处腥风血雨。


        

江湖如此,国战亦不外如是。宇王挑起战端,一统北洲。梁,萧,越三国自不甘心灭国,合而谋之,共抗宇国。四边战事尽起,整个北洲自此处处杀戮,满地白骨,生民涂炭,唯恐避之不及。


        

乱世自秦无忧死后而起。。。


        

越国,楚州之西的天水郡,本该是热闹非凡的城镇,如今却因遭逢这乱世,显得萧条了许多。


        

为防宇国大军犯境,越国强抓壮丁充军,又横征税款敛财,已充军资。强征暴敛之下,民怨沸腾。落草为寇,打家劫舍者自频频滋生,让这份萧条又凭添了几丝恐惧。


        

如今这街上往来之人以是少之又少,仅有的那么几个也是行色匆匆,生怕招来无妄之灾。此刻,刚刚入城,在主街上随意游逛的两道悠闲身影的出现反倒是显得格格不入起来。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两道身影为一男一女,穿着虽算不上富贵,但也称得上光鲜亮丽。男的青衫着身,带着一副对任何事都无所谓的懒散之姿。女的一席白衣飘飘,又有轻纱遮面,更显飘逸气质,神仙风采。


        

自远处看来,两人仿若神仙眷侣,天造地设的一对。只是从两人一路走来,一直保持着三个身位的距离与彼此相敬如宾的态度来看,两人不过也只是看上去像是一对而已。


        

行过半个街面,两人方才在主街上最大的一家酒楼驻足。青衫男子一副懒散模样的看着眼前的酒楼,朝身旁女子出言道:“瑶光仙子,为何要选在此处?”


        

“他们家的八宝鸭很好吃。”云梦泽的瑶光仙子说过,便迈步走了进去。


        

男子微微一笑,迈步跟上。酒楼内客人少之又少,仅有的三桌也都是提刀带剑,一脸凶相的江湖侠客,各自饮酒吃肉,说着近日趣事,当中不乏将自己的威武夸大到极致,越说越是离谱。


        

跟着瑶光仙子寻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后,男子眼神四下随意张望间,见街边有一处以无人问津的酒肆下,自顾自的开口道:“我有个朋友,他很有钱,出门在外却偏偏要选那路边酒肆。明明很抠,还非要为自己找一个自命风雅的理由。”


        

点好了一桌子丰盛吃食的瑶光,示意小二可以离开后,方才轻笑着回答那男子之言道:“谁人不识玉枫扇,冠绝风华此天下。怕是只有侯爷您才把这份风雅,说成是抠门了。”


        

被瑶光唤作侯爷的青衫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被剑侍洞穿,坠入河中“身亡”的护国军候——秦无忧!此刻却是褪去天衣,与瑶光仙子在此谈笑风生。


        

当日一战,秦无忧自知不敌剑侍,亦无处脱身。也只能拼命上前,催动福伯所授暗影秘术中的形影不离,在借着雷光闪烁,目光受阻下偷偷换了个身位。不过是轻轻挪了半指,又在电光火石间,只是躲开那三尺古剑刺向自己要害之处,以重伤假死,换一个脱身的机会。


        

这般算计,虽是简单,但若是出半点差错,便是十死无生,因为对手是剑侍。好再秦无忧做到了,不然怕是便真的要毙于那古剑之下了。


        

只是未曾想到被一直躲在迷惘峡内的瑶光与星尘二人看破,并先所有人一步找到自己,将自己救了下来。


        

秦无忧身上的秘密,对星尘而言全无所谓,瑶光索要,自是乐得成人之美。星尘本还想随瑶光一同去那云梦泽,却是因为正邪之争以起,不得不受命回风岚山。而自岳夫人口中得知自己那个倒霉师父与云梦泽有过接触后,秦无忧便也不反对同瑶光走上这一遭,这才有了今日二人的这共赴云梦泽之行。


        

算上养伤与避开寻找秦无忧尸骨之人,二人此行走了近三月有余。这三月间,眼见乱世开启,正邪不再两立,争斗随处可见。二人虽是两不相帮,但无端祸及,被迫出手的次数同样是数之不尽。


        

云梦泽在越国之西,如今二人以行至越国,楚州,以然入了云梦泽势力范围。再不过也就剩下一日路程而已,不会再有什么变数。两人这才来此酒楼修整一番,饱餐一顿。


        

两人闲聊着晟风枫间,店小二以陆续将酒菜上齐。满桌的酒肉,八宝鸭,香酥鸡,好烧肉,酱肘子,四喜丸子。。。摞满了饭桌,无一素斋!


        

秦无忧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个本应跳脱凡尘,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竟如此爱吃肉食,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筷子停在空中,眼见着瑶光缓缓摘下面上轻纱,小心收好后,接下来便是完全换了个模样!没有了往日仙女之姿,换上了一个全然不顾吃相的吃货。一番风卷残云之下,一盘盘美味快速消失在面前的仙子嘴里。


        

“内个。。。仙子吃这么多肉,不怕胖吗?胖了可就不好看了,真的,特别不好看!”


        

待眼前只剩些残羹剩饭,面前的瑶光打了个饱嗝,重新恢复往日之姿后,咽了口吐沫的秦无忧,方才试着出言问道。


        

放下擦净嘴角汤汁的秀绢,瑶光笑语回道:“让侯爷见笑了,云梦生活清淡,二师父又逼我练辟谷之术,所以馋嘴了些。往日里若是寻得机会,瑶光便会偷偷来此大吃一顿。待回云梦清修上几日,便也就饿的胖不起来了。”


        

“这般暴饮暴食可不好,你们云梦泽太过分了!为了让仙子减肥,竟都开始练辟谷之术了?还是来我秦帅府吧,有的是好吃的,管够。而且胖点好,显得丰满,更有韵味。”


        

“侯爷说笑了,二师父他也是。。。”


        

“啪!”


        

瑶光话未说完,一柄巨刀突然落在秦无忧身侧,桌上碟子的碎裂之音也随之传来。


        

“唉,每次都是这样。”


        

知道又是因瑶光摘下面纱而引来好色之徒觊觎,秦无忧不自觉的叹了口气后,转朝那持刀之人看去。


        

来人以是近半百之貌,那一脸蛮肉上长满络腮胡子,再加上其猥琐的眼神,秦无忧很是确定来人没有自己好看后,便也就放心了。


        

跟着,先一步替他说道:“叫我识相一点,别再这里碍你的事,赶尽滚!对吗?”


        

秦无忧如此随意的将自己想要放出的狠话道出,络腮胡子一时语塞,又不想在瑶光面前丢脸,随之提刀驾到秦无忧脖子上,开口道:“瓜娃子,倒是蛮懂事的嘛,还不赶尽滚!”


        

秦无忧看也未看脖子上的刀,用很是为面前人惋惜的目光,开口道:“不是我不想滚,只是我若滚了,你便也死了。我可不想让长的比我难看的人都死没了,那样,我便没有那么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