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六十五章噩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日后。。。


        

八百里秦川美景,一眼望去,尽是解语花绽放争艳,花香迎面飘香数十里,美不胜收。


        

美景之外,秦川北岸,晟风家夜幽骑往来巡防,为护卫一处临时行营,将方圆五十里范围内尽数肃清,连只飞鸟都入内不得。


        

夜幽骑这般严密防护下的行营内,更是有着一百位带着赤色鬼面的秦家解语白衣,护卫着居中大帐。此两大强军护卫,可谓北洲最严密之守卫!


        

军容森言,往来有序的行营内,受一品夫人之命,护送芊芊入秦川的福伯行走于当中,丝毫不将这肃杀之气放在眼里。


        

“花儿姑娘。”


        

福伯走至居中大帐前,很是礼貌的朝里面叫了一句。


        

声落不多时,大帐便被人自里面打开,那本是被虞美人护送来此,一席绿衣着身的晟风花挽着绝美天衣——云霓的芊芊一同走了出来。


        

晟风花没有往日半点大小姐脾气,同样礼貌的朝福伯回道:“福伯,小花都同您说过好多次了。您就同无忧和风风他们两个一样,叫我小花就好。”


        

福伯微微一笑,却也没有改口的意思,朝晟风花继续出言道:“花儿姑娘,我们已经在此候了许久了,我们还是快些动身入川吧。”


        

“无忧呢,他们到哪了?要不我们还是等他一起吧。”晟风花开口问道。 记住网址m.dzs5.com


        

“虞美人传来的消息,公子他们已经入了迷惘峡。想是此刻以与罗生堂汇合。罗生堂又被封禁已久,想是有些琐事缠上了,我们还是入川去等吧。”福伯回过,再度出言道。


        

晟风花临出启城前,受晟风枫多次警告,对谁都可任性,唯独对这位福伯半点不可耍大小姐脾气。


        

谨记此言的晟风花,不好太过忤逆福伯之言,便将目光转向身侧的芊芊。


        

本就乖巧听话的芊芊会意,便也跟着晟风花,朝福伯劝道:“福伯,要不我们再等两天?两天后无忧哥哥他若还没消息,我们再入川可好?”


        

福伯犹豫了片刻,便也点头应下,正准备离开间,行营外突然有动静传了过来,有人在行营外。


        

“一定是无忧到了!芊芊,我们去迎他!”晟风花说着,便拉着芊芊快步跑去。


        

福伯面色却是沉重起来,他知道,夜幽骑不发半点警报,来人便出现在营门前,那便只可能是晟风枫,而且公子并未跟来。因为解语白衣不可能阻拦自家少帅。


        

如今本该是要来秦川的秦无忧没有出现,只来了一个晟风枫,福伯自是不难猜到,秦无忧出事了。


        

如福伯所料不差,不多时,忍了许久,没耍大小姐脾气的晟风花那抱怨的声音终是释放了出来:“风风!无忧呢?你不是答应要把他给我带来的嘛!我不管,我要无忧!你快去把他给我找回来!”


        

“小花别闹!福伯在吗,我有急事要见他!”晟风枫声音跟着传了出来,想是对同去的芊芊之言。


        

草草应付过晟风花后,在芊芊的引领下,晟风枫步入行营,见到福伯后,两人一起进入福伯军帐中。


        

“枫三公子,我家公子呢?”待确定无人能听见后,福伯出言问道。


        

提及此事,晟风枫脸上不免挂上落寞之情,如实回道:“枫最后一次见他,是他被剑侍那三尺古剑洞穿后,坠入了湍急河水之中。”


        

“然后呢!?”


        

沉着如福伯,闻“剑侍”二字后,出言也不免激动的颤抖起来。


        

“好消息是我动用了家族在云州的所有势力,也没找到他。。。的尸体。”依旧是不相信秦无忧会这般丧命的晟风枫,将所谓的好消息告知于福伯。


        

见福伯没有发问的意思,晟风枫便主动将此番前往罗生堂的一切事宜,从头到尾,简明扼要的说与福伯知晓。


        

待晟风枫讲完,自思虑中走出的福伯方才开口道:“烦劳枫三公子帮忙,我家公子的死,老夫希望整个北洲人尽皆知。这份情,老夫一人承下。”


        

“福伯客气了。此乃枫分内之事,在来之前便已经着手安排了。邪宗那边,我也通知过虞美人了,想来夫人自会有应对。”晟风枫施礼回过。


        

福伯不再开口,转身离开的同时朝晟风枫嘱咐道:“此入秦川,不过十里。接下来的路,解语白衣会送芊芊入川。剩下的事,就靠枫三公子安排了。”


        

“您老欲去何处?”


        

“会一会老朋友,讨个说法。”福伯说过,人便以消失在帐内。


        

不待晟风枫缓一口气,晟风花跳脱的身影与一旁乖巧的芊芊便一同走了进来。


        

“小花,别多问了,我们回家吧。”晟风枫满是疲惫的语气,先一步朝晟风花开口道。


        

意识到事情有变,晟风花有些慌张的问道:“三哥,无忧他。。。?”


        

“对不起,小花。秦无忧他,来不了了。”


        

“什么意思?什么叫来不了了?他不想见我吗?不会的!他其实是喜欢我的,不会不来见我的。”晟风花算是安慰自己道。


        

晟风枫不想打破眼前这个妹妹的美好,却是无可奈何的出言道:“有人向审判王庭买了秦无忧的命,时间到了。他在,在走出迷惘峡后,就被,被审判王庭的人,刺杀了。”


        

“三哥,你在开玩笑的,对吧?哼,一点都不好笑!我知道,无忧他一定是藏在某处,想给我个惊喜。”晟风花依旧是不肯相信,只是说话间,泪水止不住的在眼里打转,并不住摇着头,自话自说道。


        

“我也希望是在开玩笑。可是三哥亲眼看见他死在我面前,我。。。”


        

“不!我不听!我,我不听!。。。”


        

一向古灵精怪的晟风花,这一刻彻底崩溃了,歇斯底里的哭嚎着打断晟风枫之言。


        

晟风枫快步上前,将小花抱在怀中,任她发泄。想出言安慰,又不知从何说起?便也就任他哭湿衣衫,陪着她慢慢接受这份噩耗。


        

一直沉默不言的芊芊,此刻也是不住落着泪,身子不自主的后退,直到退出营帐外,险些栽倒之际,才被解语白衣及时接住,便也昏死在解语白衣怀中。


        

三个时辰,足足三个时辰。哭累了的小花终是在晟风枫怀里入睡。晟风枫小心将其安置后,方才走出营帐,朝解语白衣开口道:“福伯有事离开了,烦请诸位解语白衣送芊芊入川并告知一品夫人,护国军候——秦无忧,殒命于云州迷惘峡外。尸骨——下落不明。”


        

“唰!”


        

周遭空气瞬时凝结,解语长剑齐齐出鞘。兵锋所指,杀气披靡下,当中一道声音传出:“害我秦家少主者,何人?”


        

“害他秦无忧的,是审判王庭,福伯已经去做事了,临行前嘱托诸位送芊芊入川。


        

至于小花,不好意思。身为晟风家主,小花与侯爷的指婚,怕是不能再作数了。


        

烦请军使,将枫的意思带入秦川告知一品夫人。无论如何,敢请秦川为秦侯爷戴孝举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