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六十三章剑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晟风枫一语中的,漫天冰刺急速朝孤舟之上射来。攻势凶猛异常,两人不敢有半点迟疑,各自施为,避开冰刺的同时,跃上岸边。


        

“砰砰。。。!”


        

冰刺落在孤舟之上,劲力瞬间将孤舟摧毁,化为乌有。落于案上的秦无忧二人看了那以是粉碎的孤舟一眼,转向那要自己偿命的冷莲。


        

面前的冷莲早以不复初见时的孤傲之气,此刻衣衫褴褛,满是伤痕,眼神中满是杀气的死盯着秦无忧。


        

那眼神告诉秦无忧,这次冷莲不再是贪图自己身上的秘密。而是真的要杀了自己,和自己拼命。


        

不过片刻的思虑,冷莲再度冲杀而上。那寒冰劲意汇于周身,近身与秦无忧拼命。招招杀手,且半点不顾及自身安危。


        

冷莲与自己并无生死之怨,本不该如此拼命,尚还搞不清楚发生什么的秦无忧自也不会痛下杀手,引动玲珑步法闪避的同时,紫瞳心眼开始四下搜寻,看能否找出些线索,以及其余大雪山之人。


        

然直到视线收回,亦是全无结果。冷莲依旧是拼命的朝秦无忧要害处招呼。若非有天衣护体,纵是玲珑步法在身,此刻怕也是伤痕累累。


        

“出招啊!你这个杀人狂魔,杀了我啊!来啊!”冷莲几番出手未果下,本就疯狂的脾气更加暴戾起来,朝秦无忧不住吼道。


        

“你若非要寻死,我也没有办法。不过在你临死前,我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杀你?”秦无忧躲闪间,依旧是往日的语气问道。


        

“你这个人面兽心的恶魔!怎么?现在装起好人了吗?”冷莲越发暴躁起来。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知道此刻的冷莲已经被对自己的莫名仇意冲昏了头脑,以然疯魔。秦无忧索性也不再发问,手中两根紫竹祭出,故意卖了个破绽,引冷莲朝自己下腹攻来的同时,借紫竹移形换影,另一只肆虐着雷蛇的紫竹,打入冷莲肋下,将其的狂暴逼停了下来。


        

“什么情况?”


        

冷莲被制住后,秦无忧终是松了口气,朝自上岸后便四下查看的晟风枫问道。


        

晟风枫面色沉重,走近冷莲的同时,回道:“不只是悲悯剑——肖弈,大雪山的冷无言,藏剑山庄的君子剑——叶开和他的两个师弟,他们的尸体也躺在一里外。


        

此次前来围剿罗生堂的人,除了冷莲,还有不见踪影的清风剑——肖云,云梦泽——瑶光仙子和那个星尘外,其余人无一活口。”


        

“尸体可告诉你是何人所为?”秦无忧再问。


        

不等晟风枫回话,一旁的冷莲挣扎间,再度吼道:“呸!你这大魔头,到现在还在演?要杀便杀,我大雪山定与你邪宗不死不休!现在装无辜给谁看?”


        

闻冷莲提及邪宗,秦无忧将询问的目光看向晟风枫。


        

晟风枫点了点头,算作确认冷莲之语后,解释道:“从他们的死状看,无一例外,都是被阴鬼派的手段所为。你在山城撕了无常鬼的招魂幡,想来他们的死,便是因于此。


        

听闻,制那招魂幡需以死人献祭才可。而那亡魂生前武道修为越是高,招魂幡便越强大。这些死人应该都被那无常鬼摄去,制招魂幡了。”


        

“二当家,你被摆了一道。”晟风枫说完,不忘补充道。


        

“无常鬼?现在我有点后悔,当初真该杀了他才对。”秦无忧不禁自语道。


        

睿智如秦无忧,自晟风枫与冷莲口中得来的消息,以然能拼凑出发生的所有事。


        

无常鬼设局引六大世家来此围剿罗生堂,不论如何,此谋以成。两方交战,死伤在所难免。一直未露面的无常鬼守在外面坐收渔翁之利,即可重置招魂幡,又可挑起正邪两派战争,给自己这个新晋邪王出难题,一举两得。


        

只是让秦无忧不解的是,凭他无常鬼一人,又是如何杀尽六大世家这么多高手?那可是六位破境高手,当中还有着三位地玄境的存在!


        

秦无忧思虑间,晟风枫从旁出言道:“看来我所虑没错,此次罗生堂之事。非是三当家触碰了罗生堂,而是罗生堂触碰了什么更可怕的存在?


        

以前六大世家只是贪图你身上的秘密,并未到不死不休之地。如今死了这么多破境高手,以然触碰到了各大世家的底线。接下来便是真真的正邪之争了。


        

如今,罗生堂与邪宗合谋,诱杀六大世家的局已成。罗生堂还未出世,便已经被扣上了与邪宗合谋,报复整个江湖的罪名。罗生堂出世本就是寸步难行,如今更是无路可走了。恐怕这江湖中,一场腥风血雨在所难免。这群神秘人,到底是谁?”


        

秦无忧不再多说半字,心下也在思索着这群神秘人到底是谁?


        

看透秦无忧心中所想,晟风枫从旁开口道:“与其考虑那群神秘人的身份,不如先想想如何应对眼下危局?”


        

晟风枫顿了顿,看着被制住的冷莲,接着开口道:“他们谋局很完美,结果以然注定。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掩盖这份‘真相。’如此,就算他们做的再好,没人知道,便也就不会。。。”


        

“杀人灭口么?非君子所为。我虽然不是君子,但也不会为。”


        

秦无忧说着,抬手将紫竹自冷莲体内拔出,并先一步按住还要朝自己拼命的冷莲后,朝其说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的你有伤在身,不是我的对手,也杀不死我。回大雪山去吧,随你怎么说?等你养好伤,大雪山再来找我报仇便是。”


        

冷莲眸子狠狠的盯着秦无忧,许久方才撤去杀意,安静了下来。秦无忧跟着露出笑意,松开冷莲。


        

“此仇不报非君子!秦无忧,你等着!我大雪山定要取你性命!”冷莲撂下一句狠话,便拖着伤体,奔大雪山而去。


        

“你当真不杀他灭口?”晟风枫确认道。


        

秦无忧摇了摇头:“连冷无言都死了,冷莲却能活下来。说明是冷无言拼死保下了他大雪山这个寒冰绝脉。


        

还有名剑山庄,祖训一诺,千古不违。肖弈死在这,却不见了悲悯剑。想来应该是肖弈拼死让清风剑活了下来,带那两柄剑回山去了。所以杀了他又如何?这个消息已经放出去了。


        

就算我能追上去,把这两人都杀了,那群神秘人也有别的办法将此间之事放出去叫众人知晓。杀人灭口根本行不通,杀不尽的。


        

最重要的是,我现在越来越好奇这群神秘人是谁了?这场局才刚开始,我若是不顺了他们的意,又怎么能想办法把他们引出来?”


        

知秦无忧在玩火,晟风枫却也无可奈何。心下长叹一口气后,出言道:“走吧,我们该出发了。不管发生了什么,我说过都要把你带去秦川同小花成亲的。”


        

秦无忧却是不为所动,依旧立身原地。晟风枫一脸不爽的欲上前强行带走秦无忧间,秦无忧面上却是突然露出笑意,先人一步,将晟风枫强推了出去。


        

“嗡!”


        

下一刻,刺耳的争鸣之音响起,一道强大波动自远方横空而来,爆开在秦无忧所在之地。


        

待劲力散尽,尘埃落定之后,倒地不起的秦无忧被那道劲力所波及,口中不住咳着鲜血,倒地不起。


        

劲力来源,一柄久违了的三尺古剑入地三分,出现在以被重创的秦无忧眼前。


        

秦无忧几次欲起身,尽数失败,反是因为牵动伤体而不住咳血下,便也放弃施为,静待后果。


        

不多时,那让人看一眼便难以忘怀的眼神再次出现。怀中捧着剑鞘的黑衣男子走近秦无忧的同时,朝其出言道:“这次,我来取你性命。”


        

“剑下留人!


        

晚辈晟风家主——晟风枫。恳请前辈承我晟风家一个人情,放秦无忧一条生路!”


        

知来人绝非敌手,秦无忧命在旦夕下,晟风枫急上前出言道。


        

男子看也未看晟风枫一眼,走向秦无忧的同时,那古剑自行离地,悬在空中,同朝秦无忧而去。


        

晟风枫越发焦急起来,无计可施下,试着出言威胁道:“前辈可否留下名号?今日你若杀他,他日晟风家定然上门寻仇!”


        

“千金一诺判生死,如约而至送魂归!时辰到了,没人能让他继续活下去。”男子说话间,以然剑指秦无忧。


        

“审判王庭?三尺古剑?你是剑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