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百六十二章不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道不同,不相为谋!看来是老身看错人了!既然秦侯爷不愿意,那还请侯爷早些离开我罗生堂!”


        

沉寂了许久后,岳夫人终是收回目光,下逐客令道。


        

秦无忧微微一笑,没有急着离开,反是施了一礼,并出言道:“无忧所言不愿,非是不顾罗生堂安危和那苍生正道。我平日里虽然讨厌麻烦,但秋雨他是我兄弟,他的事便是我的事,再麻烦也要去做。


        

罗生堂安危,无忧拼了性命也会去保。苍生正道,秦帅府承袭父命,更是义不容辞。


        

无忧之所以不愿,是您不该只顾留存天理而灭绝人欲。


        

从秋雨见您到现在,您从未关心过他半字,亦不过问剑圣近况。这般狠绝,扪心自问,您心下可又受得?


        

七情有何错?人若无情,谁又会去在乎他人?谁又来证苍生正道?”


        

“老身执掌罗生堂数十载,几经飘摇,经历风浪无数,何时轮到你这小辈指手画脚?”岳夫人越发生气道。


        

“秦无忧!还不闭嘴?这没你说话的份!”月秋雨也从旁喝止道。


        

秦无忧不以为然,继续开口道:“无忧所料不错的话,岳阳老堂主在世时,罗生堂并无断情绝生这道规矩吧?我相信父帅他不会与没有人情味的人结交。


        

至于岳夫人为何要加上这条规矩,无忧大概也猜得出来。您谋局不肯动情,怕的就是会重蹈岳阳老堂主覆辙。当初他因顾及您而败北,封禁罗生堂。可您有没有想过,岳阳老堂主就算是不顾性命,也要。。。” 记住网址m.dzs5.com


        

“够了!请秦侯爷出去!”岳夫人近乎发狂道。


        

“秦无忧!给我滚!”月秋雨从旁开口道。


        

秦无忧施礼赔罪,撤步离开祠堂,但打开门离开的最后一刻时,突然顿住,回身再言道:“敢问岳夫人,岳阳老堂主为证苍生正道,挺身而出,可悔?”


        

“不悔!”


        

“就算是举世皆敌,亦要搏一个太平盛世出来,可悔?”


        

“不悔!”


        

“败局已定,拼死以百年之身护妻小,部众周全,可悔?”


        

“不。。。悔!”


        

三个不悔,岳夫人泪水终是再难抑制,决堤而出。


        

秦无忧长吸一口气,缓了缓后,叹道:“可您悔了。您偏执于老堂主遗志,却悔了老堂主创立罗生堂的初衷。”说罢,便再不停留,径直离去。


        

祠堂内,月秋雨忍着眼泪,上前劝慰泪水决堤的母亲。祠堂外,罗生堂部众聚集,默默无言,守候着岳氏母子,守候着罗生堂。


        

缓步走出的秦无忧,走近晟风枫与最初带路的女子身侧时,那女子冷言道:“罗生堂内事,与你无干。秦侯爷多事了!”


        

秦无忧淡然一笑:“你为罗生堂尽忠无怨无悔,我为父帅尽孝,为兄弟尽责,自也是应当应分。”


        

女子将目光锁定秦无忧,不再出言。秦无忧却是换上了往日全无所谓的态度,问道:“还未请教女侠芳名?”


        

“岳盈。”


        

“关于那白发老翁,岳盈姑娘可否。。。?”


        

不等秦无忧说完,岳盈便出言回道:“你还不配知道。”


        

“嗯哼。”


        

秦无忧耸耸肩,不再多说。两人陷入沉默后,一旁晟风枫这才插言问道:“里面什么情况?你刚刚那一番义正言辞的三句不悔,可说动了岳夫人?”


        

“你指哪方面?”秦无忧回问道。


        

“当然是罗生堂出世之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晟风枫回道。


        

秦无忧没有急着回话,只是扫了眼一众人那坚毅的眼神后,方才朝晟风枫开口道:“你猜,我能说的动吗?”


        

“当我没问!”


        

知事已无回旋余地,晟风枫没好气的说完,便展开手中玉枫扇,不住扇着,思虑着罗生堂出世后,自己该如何摆平乱局,不至于再起无畏的纷争。


        

“吱嘎。”


        

半晌后,祠堂门终是再度打开。岳夫人同秋雨走出,立身于众人面前。恢复往日仪态的岳夫人看了眼秦无忧后,方才朝众人开口道:“罗生堂上下!”


        

“在!”


        

“堂主英灵在上,今送我罗生堂少主归来,乃是天佑我罗生堂!自今日起,罗生堂破除生死誓约,重出江湖。证苍生道,守太平世。百死不悔!”


        

“不悔!不悔!不悔!”


        

众人齐声高唱,声震整个墓林。秦无忧在旁观如此风貌,不禁朝晟风枫感叹道:“大当家,他们说的这个江湖,我也想去看看。”


        

“别扯淡!你就是想逃婚,我告诉你,不可能!有我在,就算绑,我也把你绑到秦川去和小花成亲!”晟风枫很是不合时宜的拆穿秦无忧之言道。


        

“唉。”


        

秦无忧习惯性的叹了口气,离开的同时,朝晟风枫念叨着:“小人之心。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当以大义为先,岂能因儿女私情废了天下大事。”


        

“还没脸?你秦无忧是心系天下的人吗?你放心,我会看死你的!”晟风枫快步追上去的同时,回道。


        

“我保证你追不上我。”


        

“我保证你跑不了!”


        

。。。。。。


        

竖日晨起,天刚亮透。


        

昨日的慷慨激昂以然淡去,寨子里再度回归往日平静。一席青衫的秦无忧独自一人,敲开了岳夫人的房间。


        

“秦侯爷有事?”岳夫人依旧没有放下昨日的芥蒂,朝施礼过后,落座的秦无忧问道。


        

对于岳夫人的生分,秦无忧本想解释一番,但还未出言,就嫌麻烦,省了下来。直接步入主题道:“听秋雨言,罗生堂知尽北洲事。无忧心有一问,敢请夫人赐教。”


        

岳夫人注视着认真的秦无忧许久,方才开口道:“当年罗生堂声势浩大,部众遍布整个北洲。罗生堂虽是被封禁,但也只是我这总堂一部。其余部众尽数隐在北洲各地,除了那柳浑以外,无一人叛变,这北洲往日里大小消息自是比他人灵通些。可若是你父帅之死,罗生堂亦无能为力。”


        

秦无忧摇了摇头:“无忧所问,乃是一人。他名为玲珑,不知可曾出现在这北洲过?”


        

“你家军师?”夫人认真起来,回问道。


        

见岳夫人如此,秦无忧眼前一亮,急开口道:“就是他!他现在何处?”


        

岳夫人却是摇了摇头:“这是第二件罗生堂无能为力之事。”


        

“。。。”


        

刚刚提起的希望被夫人瞬间熄灭后,秦无忧本欲起身离开,岳夫人却是再度开口道:“不过,传闻你家军师与云梦泽有过接触。你若是在意,可去那里试着寻些线索。”


        

“无忧谢过岳夫人。”


        

秦无忧礼罢,退出门的步子再一次停住,转朝岳夫人回道:“罗生堂出世,无忧及我秦帅府定会鼎力相助。但请夫人莫要再起乱世。真若是到了那时,又是征伐不断。最终祸及的还是无辜百姓。”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今日苍生涂涂,明朝便是大好光明。”岳夫人算是回答道。


        

秦无忧心知岳夫人所言破立为何?如今宇王虽是广施仁政,但百姓依旧是水深火热之中,其实并未有半点改变。


        

对这苦世,秦无忧心下长叹一声,不想去做过多解释,只是开口请求道:“三年,给无忧三年时间。也给他宇王三年时间。若届时结果让您不满意,无忧愿亲身上前,还罗生堂一太平盛世。”


        

“你凭什么?”


        

“凭我是秦无忧!凭父帅用尽一生拼出的这个姓氏!无忧愿赌上我秦家的姓氏!”


        

“侯爷修整好后,盈儿会送你出墓林。”岳夫人应下,朝秦无忧下逐客令道。


        

三日后。。。


        

寨门前,玉枫扇摆开之音传出,恢复完好的晟风枫与秦无忧走出寨门。晟风枫朝等候在外的岳盈,施礼道:“枫在此谢过岳盈姑娘送在下出墓林。”


        

“跟紧了,若是死在墓林里,莫怪我。”


        

岳盈朝墓林走去的同时,不管晟风枫那自认风度的道谢,丢下一句话后,便快步离开。两人自不敢有半点犹豫,急速跟上。


        

再入墓林,那白发老翁身影以然寻之不见。秦,枫二人陪着不喜多言的岳盈走出墓林,重回绿湖之上时,六大世家一众人以然不见踪影。但柳浑的尸首却依旧是孤零零的躺在原处,无人问津。


        

“岳盈姑娘不愧为女中豪杰,一人便可退去六大世家。佩服,佩服。”晟风枫从旁开口道。


        

“再若多言,便将你二人留在迷惘峡内。”


        

识趣的晟风枫急闭上嘴,不敢多说半句。直到孤舟快驶出迷惘峡时,岳盈方才主动打破沉寂道:“谷外有杀气,两位珍重。”说罢,人便消失在孤舟之上。


        

两人满是莫名的互看了一眼,便全无所谓的出迷惘峡而去。只是当孤舟驶出迷惘峡时,眼前的一切却是让二人大惊失色。


        

密密麻麻的尸体,漂浮在河水中,正是那曾在墓林石前围杀自己的一众人。六大世家子弟,天幕府官兵,江湖一众宵小,无一活口。就连那入了地玄境的悲悯剑——肖弈,竟也横尸在此!


        

“谁干的?”


        

对于旁人,秦无忧倒是全无所谓。可那悲悯剑是老四唯一的亲人,如今横死此处,秦无忧自是不得不去在意。


        

收起玉枫扇,不再顾及风度的晟风枫同样满是震惊,摇了摇头的同时,开口道:“谁干的不重要了,只怕活着的人会认为是二当家你干的。”


        

“嗖嗖嗖。。。。!


        

“秦无忧!我要你偿命!”


        

话音刚落,破空之音不住响起。杀气瞬时暴长。那暴怒之音,随之传来。